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疯人院长大的家伙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刑术早早关了自己的那间小当铺,去水果市场买了一车水果,然后开着他那辆二手市场买来的皮卡小货车慢悠悠地出城回家去了。刑术的家很大,是个地下室,紧挨着锅炉房,所以在冬季他所住的地方还算温暖,因为在地下室的原因,也不干燥,总体来说还算满意,用刑术的话来说,那就是接地气。

    但那地下室的上方,是这里历史最悠久的一家精神病医院,这家医院建立的时间是1927年,抗日战争结束之后,重新翻新过,地下室则是在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人挖的,传闻这里关了很多秘密处死的人,所以在解放后地下室一直荒废,连烧锅炉的都不愿意去。

    刑术就是在这间精神病医院长大的,这算是他的一个小秘密,但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并不多,田炼峰算一个。

    刑术的母亲是怀孕之后发疯的,然后住了进来,又在医院中生下了刑术,因为谁也不知道刑术的亲爹是谁,所以上户口的时候,帮刑术母亲接生的非妇产科医生,实际上是这间医院主治医生的刑国栋干脆想办法收养了刑术,直接让刑术跟着自己姓。

    从此之后,刑术就开始在这间和监狱差不多的地方茁壮成长,他在五岁的时候,就认识了比自己稍大几岁的田炼峰。

    田炼峰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间医院?原因很简单,他是来看他奶奶的,自从他爷爷田云浩死了之后,他奶奶就疯了,因为最早公安调查认为杀害他爷爷的凶手极有可能就是他奶奶,也就是陈玉清,虽然最终认定不是,不过陈玉清从那之后精神就有点不正常了。

    陈玉清将自己的大儿子田克抚养成人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在田克结婚之后的某天,突然消失了,田克四下寻找,终于在圳阳市找到陈玉清,而那时候陈玉清已经被民政局的人送到这间医院来了。

    田克是个孝子,只要有空就带着自己的儿子田炼峰来看陈玉清,一来二去,这个除了上学之外,剩下时间全在精神病医院的刑术就认识了田炼峰。

    田炼峰也是刑术这辈子唯一一个同龄的朋友,因为刑术其他的朋友,全都是这个医院的病人,或者可以说,这间精神病医院中不少人对于刑术来说,都是一种亦师亦友的关系。

    这种事传出去大概就是笑话,哪儿有找精神病当朋友当师父当老师的?但刑术恰恰就是在这间医院里面,跟着一群疯子学了一身的本事,后来他能开当铺成为朝奉也是因为拜了个自称是当年大东北头号朝奉徒弟的老头儿当师父,是这个老头儿在几十年中将自己所会的所有东西都教给了刑术。

    刑术将汽车停在医院外面的河边,这条河是松花江的分支,每年夏季如果松花江涨水,这条河也会升高,98年的时候直接将精神病院给淹没了,刑术第一次濒临死亡也是那时候,不过他活过来了,他师父说,这是每一个逐货师必须经历的阶段。

    刑术扛着那装着各异水果的蛇皮口袋,走到大门口,伸手敲了敲那扇铁皮门,随后小门上的窗口打开了,一双深灰色的眼睛出现在那,看了一眼刑术之后,目光直接落在了刑术肩头的那个口袋上面,随后眼睛出现了皱纹,刑术知道眼睛的主人笑了。

    “童大爷,开门吧,我给你带了火龙果。”刑术笑道。

    门开了,医院守门人童云晖站在小门前,朝着刑术笑着,问:“你有半个月没回家了,去干什么了?”

    “做买卖。”刑术站在那,也没进去,知道他要回家,必须先过童云晖这一关,每次如此,即便是小时候他偷偷逃出去玩,回来也必须先告诉童云晖,只要他理由过得去,童云晖甚至还会帮助他圆谎。

    童云晖也是教刑术开锁闯空门的师父,当然,刑术极少干这样的事情,就算干了,也不是为了偷盗。

    童云晖年轻的时候,就是一个出名的三只手,用当年抓捕他的民警的话来说,只要童云晖愿意,他可以随时顺走你身上的任何东西,哪怕是你夹在腋窝里面的玩意儿。不过,童云晖的弱点就是嗜赌成性,因为赌博,他最终得罪了不少道上的人,后来被人抓住砍断了左手五指的指尖,从此之后戒赌并且洗手不干,安心当了一个守门人。

    童云晖用怀疑的眼光看着刑术道:“做什么买卖?”

    “去了趟长沙,帮人鉴定下一个夜壶。”刑术说着,故意作出恶心的模样,“盛情难却,算是还人家一个人情,最终发现那不是夜壶,而是一个开口大茶壶,早年西鲁马贼喜欢用的那种,也算值钱的玩意儿。”

    童云晖闪身到一侧,刑术进去放下袋子,将几个火龙果递给童云晖之后,趁着童云晖关门,拔腿就跑,他知道要是再不走,这个老头儿会拉着他喝茶聊天,一两个小时都无法离开。

    跑上那条碎石小路,刑术还没有走上几步,一支长扫帚就从旁观的灌木之中伸了出来,差点将他绊倒,他跳过刚要落地的时候,发现前面的地上竟然有一摊狗屎,立即在空中分开两腿躲开,但双腿刚一分开落地,右脚就直接踩进了一个飞过来的装垃圾的背篓之中。

    刑术苦笑着说:“美姐,别玩了,我输了,还有,你能不能告诉苦大叔,让他遛狗的时候带个东西,将狗屎都好生收拾了。”

    “最好你去告诉他!反正你等会儿就要去找他!”被刑术称为美姐,全名叫廖洪美的中年妇女从灌木丛中走了出来,看她这模样一眼就知道是少数民族的女人,原名叫做蒙优洪美,蒙优是她的苗族姓氏,她是苗族蚩尤拳的唯一传人。

    肤色黝黑的廖洪美皮肤却十分的光滑,看样子只有三十五六的模样,一点儿都看不出已经四十多岁了,一直盘着头,虽然个子不高,但身材比例极好,走起路来每一步都十分沉重。

    廖洪美上下打量着刑术,冷冷问:“又上哪儿疯去了?”说着,廖洪美自己打开袋子去拿水果,摸出一串香蕉后,皱眉道,“我要的是芭蕉,不是香蕉,香蕉没芭蕉好吃。”

    “美姐,你就将就下行不行?这才几月份啊?我上哪儿去给你找芭蕉去呀?”刑术苦着脸说,“我答应你,等芭蕉出来了,我第一时间给你买一车回来,让你吃个够行不行?”

    “嗯。”廖洪美点头,突然间出手,一拳袭向刑术的面部,刑术根本不躲,反而直接将脸凑向廖洪美的拳头,廖洪美立即泄劲收拳,左手提着香蕉朝着后方一退,问,“能耐了?你竟然不躲?”

    刑术笑道:“美姐,你根本没杀气,我干嘛要躲啊?你那么心疼我,你舍得揍我啊?你顶多舍得让我踩一脚狗屎,嘿嘿。”

    廖洪美看刑术那一脸贱贱的模样,忍不住笑了:“滚滚滚,该干嘛干嘛去,我还要扫地呢。”

    说着,廖洪美抓起自己的工具,拿着香蕉转身就跑。

    刑术背着袋子继续朝着那六层楼高的医院大楼走去,从平面来看大楼是“工”字型的,前面是所谓的办公大楼,后面就是住院部和病房了,其实所谓的办公大楼也只是个医生没事呆着的地方,因为这里压根儿就没有门诊,只要进来的人,一律都得往住院部送,所以时不时就能看到住院部和办公大楼之间的那道铁门前,站着不少穿着蓝条白底病服的病人,而且很多人都会在那进行自我角色扮演,大声喊着“冤枉啊!大人!我是被冤枉的!”、“我要见皇上!你们这是非法软禁!”等之类的疯言疯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