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一文不值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田云浩回到自己家中,已经是深夜了,他步行了一个多小时才找到了一辆进城的货车,而货车仅仅只是将他送到了离他家还有几公里的一个僻静的街口,他在那里下车,以缓慢地速度走了回去,还故意绕了路,因为他不确定是不是还有人跟踪自己。

    回到那个不足十平米大小的家中,田云浩感觉到一身的轻松,焦急等待中的妻子陈玉清看到他之后终于松了口气,立即帮他解开围巾,脱下外套,挂在炉子旁边烤着。

    田云浩将布袋放在桌子上,坐下来后,看了一眼里面那张床,床上已经熟睡的是他的大儿子田克,他下意识问:“田克睡了?”

    “睡了。”陈玉清点头,将田云浩布袋中的饭盒等物件一一拿出来准备清洗,她不会追问田云浩去哪儿了,她很清楚自己丈夫的为人,并且十分相信他。

    田云浩喝着陈玉清为他泡的那杯清热下火的胖大海,缓了许久才开口说:“我又看到申东俊了。”

    刚将饭盒放在水盆中清洗的陈玉清停手,正扭头看向田云浩要问点什么的时候,田云浩又说:“然后他死了,好像是被我杀死的。”

    陈玉清的脸色瞬间变了,田云浩却看着她笑了:“我是说好像,我也不确定,我只是推测出了他的心理,他实际上是自杀的,但我起了一定的作用,我必须这样做,你知道的,我要复仇,不仅是为了当年被他杀死的那些人,还有我爹和我爹的师父刑仁举。”

    陈玉清点头,平静地继续洗着饭盒:“这么说,十年前,那个畜生找你去监督行刑,其实真的是为了以你做要挟,逼刑仁举将秘密说出来?”

    “对。”田云浩端坐在那,看着用塑料布遮挡住的窗户,只有这样才不会让冬日的寒风从窗户缝隙中吹进来。

    “这么说,当年你真的和刑先生瞒过他了?”陈玉清低声道。

    “对,我当时做了自我欺骗,这是反审讯的一种手段,说白了,就是自己欺骗自己对一切一无所知,能做到这一点很难,其实我是做不到的,我只是尽力在装,尽力对眼前的一切表现得冷漠,甚至是无情,也是因为这样,当年我才能在伪满的军队中潜伏下来。”田云浩呆呆地看着窗外,看到了窗外飘起了雪花,他觉得自己很幸运,如果走在半路上下雪了,他就麻烦了。

    陈玉清已经将饭盒清洗完毕了,然后小心翼翼放在碗柜之中,坐回床边掖了掖熟睡中田克的被子,拿起了针线缝着田云浩的外套上袖口裂开的地方,那是田云浩从医院离开时,翻越铁门时弄坏的。

    陈玉清清楚田云浩的一切,她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知道田云浩的事情,并且还活着的人。田云浩的父亲田兴安是在哈尔滨解放的那一年去世的。

    “我肯定被人盯上了。”田云浩许久后又开口道,“那个来找我的女人叫关芝青,她自称是申东俊的医生,但她的所有表现都不像是医生,我开始怀疑她与申东俊有密切的关系,说不定是申东俊的女儿或者下线之类的人,可申东俊死后,她的表现过于平静,所以,我推测,她要不是潜伏下来的特务,要不就是调查申东俊案子的公安,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一个好奇心太重又十分聪明的局外人。”

    说完,田云浩闭眼,又补充道:“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性,她也许是一个知道奇门存在,并且想找到的同行。”

    “噢——”陈玉清听田云浩说了那么多,只是简单应了一声,两人又沉默了好久,陈玉清才问,“那你觉得,哪种可能性比较大?”

    “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只要我继续装傻,就行了。”田云浩看着陈玉清笑了。

    陈玉清却面带愁容道:“可是,你迟早有一天会将那个秘密告知给田克的,我不希望那样做,既然你要保护奇门,干脆就直接烂在肚子里,谁也不要告诉,你告诉田克,会害了他。”

    “那是爹临终的嘱咐,逐货师不传儿不传女,收的徒弟也必须和自己毫无关联,虽然我不是逐货师,但我背负着那个秘密,我也不相信其他人,只相信自己的儿子,只能代代相传了。”田云浩起身来,拎起炉子上的水壶准备烫脚。

    陈玉清放下手中的针线,问:“那这个秘密得守护到什么时候?”

    “我困了。”田云浩淡淡道,这等于是变相告诉陈玉清,他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陈玉清也不再说什么,只得低头继续忙活着。

    此时,田云浩和陈玉清并不知道,在对面的小巷口,有一个人正盯着他家的窗户,就那么看着,一直到田云浩家中的灯光熄灭,那个人才俯身在墙角上用石头画了一个记号,紧接着转身慢慢离开。

    10年后,也就是1965年的3月9日当晚,田云浩所住的这座旧式筒子楼中,发生了一件怪异的凶杀案,而凶杀案的死者就是田云浩本人,他被人杀死,随后尸体用绳索悬挂在了五楼厕所的门口,双手和双脚都被绳索绑死,拉伸向走廊的四个角,形成了一个诡异的“x”形……

    “这就是我爷爷的故事。”坐在方桌旁的田炼峰回忆完毕之后,又掏出一个木盒,将木盒打开后,推到桌子对面坐着的那个看起来年龄不过二十四五,但实际上已经三十来岁的刑术的跟前,“还有这双筷子,也是我爷爷留给我爸,我爸又留给我的,就是开头说的那个斗笠男子用一句话当掉的筷子。”

    刑术看着那筷子,抽着烟皱眉道:“你爸已经死了?”

    “没有啊!”田炼峰奇怪地看着刑术,“你什么意思?你咒我爸死是吧?”

    刑术抽了下鼻子道:“你爸没死,就把这筷子传给你了?”

    “我爷爷也不是在死的时候才给我爸这双筷子的好不好?”田炼峰没好气地说,看着一脸怀疑的刑术。

    “噢——”刑术点点头,仔细看着那双筷子。

    刑术是这座古玩城中唯一一间当铺的朝奉,也是田炼峰所知道在这座古玩城中为数不多有真本事的人,但不了解刑术的人都认为他是个古玩城中的串串,也就是那种整日游手好闲,能用次品骗几个刚上手玩收藏的雏鸟就骗,不能骗就只能站在门口张着嘴喝风度日的混混。

    因为刑术永远都是那几身衣服,每个月虽然都剃一次头,但每次都是平头,绝对不会有任何改变,每天早中晚吃的饭也都是固定的那几样,也极少与古玩城中的其他商户搭话,属于那种不想说话就直接当哑巴,要是想说话,一旦张嘴,你就别想让他停下的主。

    当然,关于刑术的传闻还有很多,最诡异的传闻就是——刑术是个在精神病医院长大的孩子。她妈是个疯子,在精神病医院生下了他,然后死了,他就被一个医院的医生带大,除了上学之外,其他时间都混迹在精神病医院之中。

    刑术看着那双筷子,问:“按照你先前说的,你爸田克是1954年出生的对吧?1955年,申东俊死的时候,你爸也就是一岁左右。你爷爷是1965年被人谋杀的,按照你爸田克的回忆,你爷爷田云浩是在他快满十岁之前将这筷子给他的,难不成你爸也是在你十岁的时候传给你的?”

    “不是,是五岁。”田炼峰伸出五根手指头。

    “五岁?”刑术很惊讶,“你爸是觉得这玩意儿有诅咒,想早点甩开这诅咒,才将这筷子在你五岁的时候就传给稀里糊涂,连字都不认识的你?”

    田炼峰又好气又好笑:“你说什么呢?我爸是压根儿就对这件事不感兴趣,甚至说不相信,他将这筷子给我,是因为我五岁那年开始学用筷子,不用勺子了,明白了吗?”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