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章 发飙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宁林做了一个亢长的梦,梦里是白茫茫一片,天地之间只有他一个人,他不停地往前走,却走不到尽头,终于他看到了另一个人,只是一个背影,他伸出手,拍向那人的肩,那人转过头。

    他什么也没看见,因为他醒了,但看着坐在床边看书的许诚安,宁林舔舔有些干燥的唇,不知道怎么的,他就是觉得梦里的那个人是许诚安。

    “醒啦,感觉怎么样?饿不饿?”心思一直都没放到书上的许诚安随手将手上的书扔到了自己床上,探了探宁林的额头,似乎还有一点烫。

    “还好,就是,嘶~头有点疼。”宁林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头,他睡得晕乎乎的,有些提不上劲。

    “看到打你的那个人了吗?或者有什么怀疑的对象?”许诚安替他掖了掖被子,显得很‘贤惠。’

    被打了?宁林有些茫然,摸了摸脑袋,嘶~好疼,还绑着纱布,想起迷迷糊糊中的一阵闷痛,宁林有些无奈的说:“当时我迷迷糊糊的,感觉脑袋有点疼,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那没有觉得可疑的对象?还好这次伤得不重,但凶手一定要抓到。”许诚安看着宁林头上缠着的白色纱布,体内的暴虐在不停叫嚣着让他狠狠地帮宁林报复回来,许诚安微微避开宁林的视线,不让他看清自己的表情。

    “我会好好想一下的。”宁林看着许诚安放在腿上的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冒出了青筋。宁林伸出手覆在许诚安的手上,用轻松的口吻轻轻的说:“好啦!许大少赏小的两口吃的吧,你也不想我还没疼死就饿死吧。”

    许诚安有些怔愣的看着自己手上那只白皙修长的手,松开了拳头,翻转手掌握住了宁林的手“想吃什么?”

    “火锅。麻辣的。”宁林咂巴咂巴嘴,嘴里泛苦,真的好想吃辣的啊。

    “……”许诚安沉默一瞬,淡淡的留下一句:“我去给你打碗粥。”然后起身离开了宿舍,顺便还‘咔嗒’一声锁上了门。

    什么嘛?都决定好了还问自己想吃什么,这货是在逗我?

    宁林望着眼前的床板,陷入沉思。还是不肯放过他啊~萧鼎果然是萧鼎,一点都没变,像条毒蛇一样,潜伏在一旁,伺机而动。不过这次虽然和萧鼎脱不了干系,但应该不是萧鼎亲自动的手,不然,现在他就应该在医院病房或者太平间,而不是在宿舍。只是不知道他又是在哪里刺激到了萧鼎那脆弱的神经,才引出这一场祸事,宁林眯了眯眼,心计是硬伤啊,他的头就算破了也搞不懂萧鼎的心思。

    在宁林的困意再次席卷而来之前,许诚安带着粥和小莱回来了,因为离午饭时间已经过了几个小时,晚饭时间还没到,所以粥并不烫,温热而已,许诚安觉得委屈了宁林,宁林却觉得这样的温度更好下口,对于饥肠辘辘的他是再好不过了,三下五除二就喝完了粥,整个胃都舒服了,摸了摸肚子,不一会儿,吃饱喝足的宁林又睡过去了。

    收拾完碗筷的许诚安再回头就看到宁林熟睡的模样,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似乎已经退烧了。

    身体太弱,要好好补补。许诚安抿抿唇,认真的记下。

    一个下午过去,宁林他们晚自习也没有去上课,两人之间的气氛安宁和谐,似乎再坚持久一点,他们两个人就能迎来地老天荒。而程雅书这边的气氛可就不怎么好了。

    “这次宁林事件的性质十分恶劣,身为一班的同学,大家对宁林的为人应该很了解,据我所知,宁林并不是会与人结仇有怨的人,那么,这件事就不是普通的寻衅滋事,而是蓄意伤害,甚至可以说这是一场未遂的谋杀,大家要是有线索就大胆提出,为了学校的安定和谐,我们一定要齐心协力抓住这个凶手。”程雅书板着脸站在讲台上,旁边是这个晚自习原本任课的化学老师。

    化学老师除了是非常喜欢宁林的任课教师以外,他还是学校的教导主任,教训起学生来从不手软,最为痛恨的就是寻衅滋事的事了。

    “老师,我已经询问过三班的几位同学了,据他们描述,凶手应该是一个身高在一米五到一米六之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