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章 发飙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米六之间,体形削瘦的男生,皮肤暗黄,头发略长,穿的是高二学生的校服,再多就没有了。”林尔夏扶了扶黑框眼睛,一身深蓝色的校服显得她十分精明干练。

    林尔夏坐下后白长风站了起来,沉着冷静:“据推断,凶手的犯案时间应该是今天中午十二点二十到三十左右。”

    白长风坐下后文乐拿着一张纸站了起来:“今天是运动会,所以各班都是分批休息的,十二点二十到三十有机会做案的只有在十二点半之前休息的各年级的第一、二、三、十一、十二、十三班。纵然凶手穿的是高二的校服也不能排除高一和高三,所以我们几个班干部对十八个班级都进行了基本调查。高一年级一班和三班可以直接排除,因为做为目击者之一的胡同学并不认识凶手,至于二班我询问过二班班主任李老师,他们班今天中午是统一行动,不存在有人脱离队伍。而十一、十二、十三班的男同学们身高普遍在一米六五以上。至于高三年级因为是毕业班,所以各班班主任都是让食堂把饭送到教室,陪着他们吃饭学习,看着他们休息的,并无人员缺席。而高二年级只有一班和十一班因为是尖子班人员较少,基本去向比较清楚,其它四个班级则没有确切的去向说明。”

    示意文乐坐下后程雅书点了点头:“做得很不错。”

    这个时候李锐突然想起了什么,站了起来:“老师,我可能知道凶手是谁,不是高二的,是高一二十班的,今天我去找高二的学姐帮忙组织拉拉队的时候听一个学姐说昨天高一十七班有个男生朝她们班一个小个子女孩子借了一件校服外套,借的是高二六班的学姐的。学姐姓王,叫王莹华”

    “你确定?”程雅书扶了扶眼镜,二十班好像和他们班没啥仇啊。

    “确定,当时高二一到二十班每个班都有学姐在,她们都当笑话在传。”李锐点了点头,女人缘好还是有好处的,这一次不就帮上忙了吗?

    “好,那你们都在教室看书,我和你们班主任出去一下。”化学老师将教案扔到讲台上,给程雅书打了个眼色后就径直往外走。

    做错事,是要付出代价的。程雅书将眼镜摘下放到了胸前的口袋里。他虽然长了一张斯文有礼的脸,但很久之前,他可是用拳头打出一条血路的不良青年。

    很久很久,他都没有动过手了,但这次,他挽了挽袖子,其实比起当老师,他还是更喜欢当混混头子。不过当老师也不错,可以光明正大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欺负人,这次手底下的人被人给阴了真是奇耻大辱,做错了事,就必须要承受苦果,这道理,可是他十多年前就知道了的。程雅书的怒火,没那么容易被点起,可一旦点起,就没那么容易被扑灭。

    舒桐接到程雅书的电话的时候她在学校附近的茶室喝茶,对面坐着一个男人,她曾经很喜欢他,最后却断了所有对他的情思,她主修的是心理学,有些东西知道得多了,有些心思就淡了。对面的人以为她还放不下,殊不知她压根就没拿起过,不过是一场不曾宣之于口的暗恋而已,不过是很久以前淡淡的少女情怀而已,她已经二十八岁了,不会再被一些美丽绚烂的假象蒙蔽双眼。接到程雅书的电话后,她微微一笑,姿态优雅地留下一句“不用再联系了。”后付了自己的茶钱,自信从容地摇曳着及踝的裙摆朝学校走去,也是朝她新的生活走去。夜里的风有些大,扬、起了她及腰的长发,爱自己的女人最潇洒。

    凶手被抓住了,但所有看到这个凶手的人都知道他只是个执行者而已,主意并不是他出的。因为他很穷,他有一个重病在床的母亲,他需要钱,他并不知道到底让他这样做的人是谁,对方只在他的抽屉里放了一封信还有两百定金。他不是没有犹豫过,但最终还是病床上的母亲在他心里占了上风。学校给他记了一个大过,留校察看,程雅书对这个结果并没有多大异议,他之所以找舒桐过来是想让舒桐给‘凶手’做做思想工作,顺便了解一些细节,舒桐是心理学高材生,应该能够发现一些他们都没注意到的事。

    宁林受伤,一班的全体人员都表示愤慨,这群高材生们下定决心要找出凶手,他们可不是只有成绩没有能力的‘尖子生’,他们除了学习方面,在其它方面的才能也是很不错的,就连林尔夏都在心里对罪魁祸首模拟了明清十大酷刑,何况其他人,总之,有人要倒霉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