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0章 番外之占有欲(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了手勾起观生的下巴,看他的眼睛里已经漾上了一层水雾,嘴唇微张,胸口随着呼吸起伏着,俨然正是动情难忍的时候,一想到刚才一路被人看到的是观生这个样子,他忽然又觉得后悔选择了这个法子教训他……本来还打算让他这样子去开会的,算了,但是,惩罚还是要继续的,一想到昨晚听到观生和宁寅说的那些私密话,他既感动……又有些不爽。以萧佑一贯的脾性以及对宁寅的了解,宁寅对观生当年的一缕情思,绝对是真的,就连宁寅当年小女友的照片萧佑都去弄来,长得和观生有相似之处,一想起观生和宁寅差点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自己就觉得后怕。这家伙懵懵懂懂,根本不知道自己当年招惹掰弯了宁寅,如今还和宁寅如此亲密的说着私密话,勾肩搭背,一起去gay酒吧,丝毫不避嫌,当晚就已被记者拍了照片,还是他和萧佑联手压了下来,这次不好好教训他一次,他以后还是会犯。

    他嗖的一下拉开了一面玻璃墙的窗帘,那一头的会议室已坐了不少人,观生吓了一跳,连忙坐了起来,却又腰下一阵酥麻,整个人软了一下,萧恪半扶着他将他按到了自己宽大的真皮座椅上,淡淡道:“紧张什么,是单向的玻璃镜墙。”

    观生果然看到那头的人毫无所觉,才放下心来,又有些紧张道:“不会还要我去开会吧……我真的知道错了,不要让我这样子了,让我取出来吧……”一边伸了手揽住萧恪的手臂,哀求的看着他,萧恪伸了手,将他继续按在椅子上,去脱他的衣服,观生看了眼玻璃墙那头的人,想着大概萧恪只是想要玩玩办公室情趣,玩完了兴许就解放了,也就配合着他将衣服解开,把裤子脱下。

    裤子才褪下,萧恪就意味深长地笑起来,观生满脸通红地扭过头去不看他,萧恪轻轻伸出手指弹了下那已经精神奕奕的小东西,将观生两只腿都拉上了座椅上,与两只手分别用领带和他的两只脚踝绑了起来,放在两侧,将他的衬衣往下褪到手臂上挂着,低头亲了亲他的唇,将座椅推到了玻璃墙前,正对着会议室里的主席台,萧恪轻轻道:“乖,在这里看着我开会,我开完会再来。”

    观生出乎意料地抬头,惊慌地看着萧恪,萧恪却轻柔地替他擦了擦汗,却伸手到口袋里,拿了个遥控器出来,直接拨到了最大档,有细微的嗡嗡声响起,观生原本挺直的腰身立刻弹了下,整个人靠在背椅里求饶道:“萧恪,你别这样,我知道错了,下次不会再喝醉了,去哪里一定告诉你。”

    萧恪听着他已经有些变调的声音,低下头看他被迫分开的腿间已经颤颤巍巍含珠吐露,他忍了这一路,也是挺不容易了……可惜,他还是没有认识到错误,萧恪将座椅更贴近了玻璃墙,观生的膝盖已经贴着冰凉的玻璃墙,嗡嗡的声音清晰了些,观生咬着唇看着他,眼睛里已有了水意,敞开的衬衣里头,从脖子到胸前,已经呈现出大片诱人的粉红,两只手用力地抓着脚踝,大腿肌肉紧紧地绷着,他快忍不住了。

    萧恪忍下了立刻将他办了的冲动,开了办公室门,将门反锁,然后走向了隔壁的会议室。

    会议时间不算长,而且是天阳部门经理以及总裁听取实习生们的一些意见和建议,类似于座谈会,气氛比较宽松和谐,免不了有人来来往往,在玻璃幕墙前走动,萧恪一直坐在主席台上,想象着观生被他放置在玻璃墙的后头,身上只挂着件衬衣,可怜兮兮地等着他回去解放他,所有的快乐和恐惧,都由自己一手掌控,心里得到了巨大的满足和愉悦。

    一个小时的会议很短,对观生来说却很长。

    那可恶的按摩器居然还带着震动功能,他根本撑不住多久。

    等萧恪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他已经瘫软在座椅上,身上和座椅上狼藉一片,脸上还带着泪水。

    萧恪过来将座椅转过来抵着玻璃墙,看了眼,笑了,去卫生间拿了湿毛巾来替他一边擦拭清理一边柔声问:“知道错了?”

    东西仍然还在震动,观生有些呜咽着道:“知道了。”

    萧恪问:“错在什么地方?”

    观生眼泪汪汪看着他:“你说哪里错就是哪里错。”

    萧恪笑了下:“那我再去开个会?”

    观生连忙道:“喝酒错了,还有没有报备,还有不该和女孩子献殷勤,不该去gay吧,不该和宁寅说那些话。”

    萧恪低下头,看着观生泛着红潮的肌肤上薄薄的一层汗,白皙结实的胸膛上诱人的红点,淡淡道:“认错态度差不多了,那保证呢?”

    观生忍着那又再次卷上来的情潮:“下次一定不喝酒了,去哪里都要和你报备,不随便和年轻女孩子搭话,绝对不去gay吧了。”

    萧恪伸了手解开观生手脚上的领带将他翻过去趴跪着,他腰窝那簇蓝玫瑰在涔涔汗水滋润下鲜妍明媚,大腿处已经粉红一片,显然曾在座椅上难耐地蹭过,整个身体因为一直保持锻炼,跪伏下来的自背到腰臀的连线漂亮之极,萧恪一只手固定着他的腰,一边在他臀部爱不释手地揉了一会儿,直到观生又发出了难耐的抽气声,才用手替他慢慢抽出某个还在震动的小东西,观生伏下腰身,尽量放松地配合着,萧恪淡淡道:“还有呢?”

    观生一怔:“还有什么?”

    萧恪手一用力,又忽然推了回去,观生忍不住低呼了声,含着泪花转头看他:“还有不乱说话?”

    萧恪冷笑,轻轻低下头:“还有,以后不许和宁寅有身体接触,不许和他太亲密。”

    观生有些无语地呻/吟:“你不要听信萧佑啊,我们什么都没有的。”

    萧恪将那东西抽出丢在一边,换了自己亲身上阵来惩罚,一边道:“又不是不让你们做朋友,就是避嫌而已,不愿意?”

    观生无处使力,只能抱着椅背承受着后头来的冲击,呜咽着道:“我没有说不愿意啊,可是我们本来就什么都没有啊,本来就没什么联系啊……他那么忙。”

    萧恪一边握着他的腰一边冲刺道:“那就保证。”

    观生整个人都已经脱力,在萧恪的大力冲撞下,整个人瘫软地趴下了,连呻吟都失了力气,眼睛茫然没有焦点,喃喃保证:“都按你说的办。”

    萧恪低下头吻他,低声道:“这样才是乖孩子。”一个冲刺,满足地释放,又抚摸了一会儿他的玫瑰刺青,将他抱起来往浴室走去。

    观生足足好几天都没有缓过来,公司也没有去,就在家里休息,他反复思量,自己那天酒后肯定是没有对萧恪说什么按摩器的,怎么会那么巧萧恪就偏用这个东西来治他,萧恪哪里懂得这些东西,而且他一向都很克制自己的情绪,虽然容易嫉妒吃醋,却很少这样费了心思来整治他。

    想来想去,只有可能是宁寅那边漏了风,萧佑出卖了他,而且还瞎说了些谣言,害得萧恪误会自己。

    他咬牙切齿打了电话给宁寅,却又爱面子,绝不肯说自己被萧恪治得下不了床,只是一边打开了x宝,下单了一系列昂贵的用品,什么兔毛手铐兔尾巴,什么锁金龙什么按摩器等等,统统来了一套,发货地址填了宁寅的住址,一边诱惑着宁寅:“我那天说的那东西,你有没有给萧佑用用看?保证他再也不会喊痛,以后对你都服服帖帖的!”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