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0章 番外之占有欲(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萧恪看到喝得两眼发亮满脸红晕还搂着宁寅的肩膀一直在耳语的观生的时候,恨不得立刻上去抓了这不听话的熊孩子来狠狠打一顿屁股。

    身旁的萧佑比他还紧张,冲上去直接扒拉扒拉把宁寅给扒下来了,宁寅也醉得差不多了,直接就软在萧佑怀里,萧佑和他对视了一眼,各自将自己那不省事的醉猫拎回车上各回各家。

    观生说起话来口齿还清晰得很,逻辑非常清楚,还和萧佑告别:“好好待宁寅啊,别老哄他心疼你。”

    萧佑满脸漆黑,观生转过脸来自然地抱着萧恪的手臂,身体却开始自动往下出溜,萧恪一把抱住他的腰,将他往车上塞,观生笑嘻嘻地抱着萧恪的脖子:“你开完会了?”

    萧恪知道观生一贯就这样,喝了酒看着特别清醒,其实人早醉了,身体软得和面条一样,还在一句一句地说着,也懒得理他,把他塞进了车子里,就吩咐司机开车回去。

    观生一路还抱着萧恪的脖子,嘀嘀咕咕地说着宁寅:“我开着车呢,看到他就在路边走着,我想着萧佑不是说联系不上他么,就跟过去……他明明心里在意得要死,嘴巴偏还嘴硬,什么话都不说,憋在心里哪成呀。”

    萧恪没好气道:“他精明得很,哪用你这三脚猫去指点人家,你自己都是个傻子。”

    观生傻乎乎地抬了脸笑,萧恪看他白皙的脸上红潮一片,大概是酒后热了,有些烦躁地蹭着,整个身子又热又软的像只小猫在他膝上蹭着,便拿了毛巾替他擦汗,明知道他醉着,仍是忍不住数落:“临时不回家,为什么不打电话告诉我,萧佑过来找我,我打电话问,才知道你也没回家,开了定位才找到你们。”

    观生嘀咕着:“你管萧佑做什么,那人自己外头绯闻多多,居然还把醋吃到我和宁寅身上来了,不就几张照片,非要一口咬定说宁寅的初恋是我。这么疑神疑鬼的,谁受得了。”

    萧恪抿了抿唇,垂下眼皮,声音仍是很平静地追问:“那宁寅承认了?”

    观生道:“怎么可能啊,本来就什么都没有好么,他都有女朋友的,我不是和你说过的……”

    萧恪眯了眼:“没准是挡箭牌?”

    观生懒洋洋地闭了眼:“瞎说什么呢。”声音已经含糊不清,萧恪低下头,看观生侧了侧身子,将头枕着他腿上,瞬间就已睡沉了,睫毛长长地阖着,手当仁不让地放在耳畔,他的腿间,露出白皙而骨节分明的手腕,喝了酒从脸到脖子都是潮红的,均匀呼吸出来的热气,正对着他某个已经开始蠢蠢欲动的地方。

    萧恪有些无语地将手臂垫到他脖子下,将他转了个头,否则这一路回去,他倒是睡得舒服,自己可就折磨了,这不知死活的东西,白天先是给实习生献殷勤,晚上又跑去gay吧,他伸了手,取出观生衣领上钉着的一个小小不起眼的暗扣,虽然他的父亲已被判了无期,他们也不用再和从前一样戒严,但是必要的定位仪器还是要装的,观生也知道这是为了安全,每天倒是都记得在衣领上扣着,不过,他不知道的是,除了定位的功能,这暗扣还会录音。

    萧恪知道观生若是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都会有可能被他监听,大概会有些不自在,但是却不会真正对自己生气,他就是这样的,对自己一心一意的好,无条件的满足自己。

    自己的病,大概是好不了了,萧恪心里明白,他需要将眼前的这个人,牢牢都掌控着,他不喜欢看他和别人说话,和别人笑,他知道自己的占有欲比起从前更加极端,但也一天一天的压抑着,不许自己伤害了他,如果这个人变成别人的,或者不在了,他没办法想象自己会变成什么样,也许,会回到那曾经疯狂的世界里?声音和幻觉无数的扰乱,光线和色彩混乱,在那样的世界里,再没有人抱着他,低声安慰他,等待着他恢复清醒,他是他人生中的阳光和水,不可或缺。

    车子微微震动着,他轻轻抚摸观生的耳垂,睡梦中的人依然习惯一般地顺从着,将头微微偏着,将自己的修长白皙的脖子舒展,仿佛一只温顺的小猫,等待主人抚慰。他轻轻触摸那精致的喉结,拿起电话,拨出去了一个电话:“是我,你那边怎么样了?嗯,初恋那事,你怎么知道的?”

    车子仍然前进着,萧恪静静听着,眼神晦暗不明,一只手仍然轻轻抚摸着睡得不知死活的观生的头发。

    ==========我是睡得呼呼的分割线=====

    清晨,李子云站在前台那儿,有些焦虑地来回走着,终于看到了总裁那辆低调的车子停在了公司大门,车门打开了,她的心跳得飞快,果然她看到了总裁长腿一伸下了车,脸上是一贯以来的严肃沉稳,然而他下了车,却仍是微微欠了身,伸手向车里,脸上忽然带了个微笑,和车里说了句什么话,然后便扶着个年轻男子的腰下了车,果然!是昨天帮她发材料的那个年轻人!

    她简直欲哭无泪了,昨晚散了会,她的经理再三问她怎么会让总裁的总助发材料,她才知道,原来遇到的帮她发材料的,居然就是传说中的那个总裁的伴侣小萧先生!她简直要晕倒过去,想到自己在电梯里的嚼舌八卦,简直恨不得钻到地里去,今天一大早便专门候在了大门,等着道歉。

    传说中的萧总和小萧先生,果然感情超好,就连小萧先生下车都要伸手去扶,还揽着腰走路,脸上居然有从来没有见过的温柔笑容!真的是超级宠溺啊。李子云看得眼睛都直了,心里疯狂赞叹着,这时萧恪也发现了有视线盯着自己看,有些冰冷地抬了眼睛望过去,李子云被慑得震了下,但仍是想到了自己的目的,连忙冲上去鞠了个躬道:“萧总、萧特助,早上好!我是来道歉的!昨天我不知道是小萧先生,冒昧地请他帮忙发材料,真是对不住了!还有我有口无心,瞎说了一些话,我不是故意的!请萧总和小萧先生不要记在心上!”

    萧恪似笑非笑地低头看观生,观生脸上带着一丝潮红,神色十分不自在地对李子云道:“没什么事的。”

    李子云看他神色有些不自然,额上甚至微微有些冒汗,关心道:“小萧先生,您不太舒服么?”

    观生脸色变了变,勉强笑道:“没什么事。”却感觉到了腰间萧恪的手紧了紧,连忙道:“你先去忙你的吧,我没放在心上的。”

    李子云偷看了眼萧恪,萧恪仍然沉着一张脸,看她看他,淡淡道:“下次注意些。”

    李子云连忙道:“是!我下次一定注意!”

    萧恪揽着观生的腰,直接往电梯走去,李子云连忙过去替他按了电梯,一遍看着小萧先生有些不自然的步履,已是丰富地联想到了别的方面,难怪萧先生这样宠溺细心,嘻嘻。

    可怜观生几乎体重都要挂在了萧恪身上,被萧恪扶着,硬是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萧恪的办公室,一路还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和人打招呼。许多人看到萧恪难得的亲密举止,都忍不住打趣的笑着。

    观生勉强走到了萧恪的办公室,整个人几乎软倒在沙发上,他微微侧过身,屁股根本不敢坐实在沙发上,抬了头看萧恪,额头鼻尖上都冒出了密密的汗珠,有些哀求地道:“行了吧,我都认错了,也都这样坐车来颠了一路,你也折腾够我了,就饶了我吧?”

    萧恪锁了门过来,伸了手勾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