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章 二谁比谁狠(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严凉这一次没有带任何人,自己开着车,顾婴坐在后座上昏昏欲睡,顾一兮在副驾驶,有些不安。

    半个多小时后,三人来到郊外别墅区内的一家中式餐厅。

    严凉率先下车,亲自为他们拉开车门。

    顾婴已经睡着,顾一兮不忍叫醒他,但犹豫几秒,严凉已经不由分说地抱起了顾婴。

    顾婴正梦到怪兽袭击城市,猛地被一双大手抱起来,吓得睁开眼睛,慌乱之中搂住了严凉的脖子。

    高大的身躯、宽厚的胸膛、温暖的大手,这些都和妈妈不一样。

    “叔叔……”顾婴抬起头,揉揉眼睛,迷惑地看着严凉。

    严凉难得柔声道:“我姓严,严叔叔要和妈妈吃晚饭,你陪我们好不好?”

    顾婴干脆答道:“好,我刚才没吃饱呢。”

    严凉笑着揉揉他的头发,往餐厅走去,顾一兮沉默地尾随其后。

    坐下后,严凉让顾一兮点菜,顾一兮根本不饿,随意翻着菜单,没有任何想法。

    顾婴抱着册子,一个个指点过去。

    服务员一边记一边报出菜名:“糖醋排骨、青椒土豆丝、番茄炒蛋……”

    顾一兮听着,心中有些害怕。据她所知,严凉虽是北方人,但口味偏南方、甚至喜甜,而这三个平凡的家常菜,是他的最爱。

    果不其然,严凉瞬间将目光转向她,带着浓浓的怀疑。

    顾婴欢欢喜喜地说道:“这些都是我喜欢的!”他转而看着严凉,问道:“严叔叔爱吃什么?”

    “毛血旺、麻辣牛蛙、泡椒凤爪。”严凉嘴上说着,眼睛却是看着顾一兮,只见她安安静静看着菜单,仿佛对自己点的菜全不关心。

    顾一兮把饮料的那一页翻给他们看,意思是问他们喝什么。

    “芒果牛奶。”

    “芒果牛奶!”

    严凉和顾婴一大一小,几乎异口同声。

    如果刚才的点菜只是口味的巧合,眼下,严凉不可谓不震惊。

    顾一兮心中有些烦乱,但面上只是微微一笑,似有些意外。

    点菜的服务生忍不住笑道:“真是父子同心呢!”

    顾婴只关心着吃,没注意服务生的话;顾一兮是口不能言;却不知严凉,为何也没有解释。

    顾一兮面不改色,却心中暗道:聪明如严凉,却也绝对想不到,有一个孩子,从出生的那天开始,就按照他的喜好在生活。

    从前顾一兮只是想着,给这个没有父亲的孩子留一些关于父亲的印记,当时却没有想过,真的会有这么一天,这些相似的小习惯把严凉都惊住了。

    这顿饭吃得很沉闷,顾一兮只是喝水,而严凉也无声地吃着饭,只有顾婴偶尔会发出一些声音。

    顾一兮间或在顾婴手心里写字,严凉看不到她在说什么,只根据顾婴的回话,想着她大概写了些什么。

    如顾一兮所料,严凉点的那三个重辣菜,一筷未动。

    他只是试探而已,试探顾一兮当时是否会露出些许惊讶或意外的神情,当然,她不会。

    出了餐厅,三人上车,却不是按原路返回。

    待严凉在一栋别墅前停下车,顾一兮将编辑好的字给他看。

    “我们要回去。”

    严凉面无表情道:“我不是司机。”

    他说罢下车,自顾自往家里走去,顾一兮只好抱着熟睡的顾婴下车,却是站在原地止步不前。

    严凉回过头看她,淡淡说道:“我家不是森林,我也不是洪水猛兽,你怕什么?”

    不是不敢,是不愿。

    顾一兮不去看他,只是抱着顾婴,转过身往回走。

    严凉看着她的背影逐渐消失于视线,才转过身,走进别墅。

    客厅里灯光如昼,阿杰早在等他,见他回来,忙递上一份报告,道:“已经确认,是她本人的指纹,和身份完全对得起来。”

    严凉的眼睛微微眯起,顾一兮,难道真的是我多虑了?

    “还有件事情,”阿杰顿了顿,指着楼上,“时小姐在楼上书房等你。”

    见严凉表情有变,阿杰马上补充:“刚来没多久。”

    即便是六年前,严凉也不太带人来这里,更不允许别人踏入他的房门,这点倒是从来没有变过的……阿杰只好硬着头皮解释:“她怎么也不肯走,我们也不能把人往外赶。”

    正说着,时亦欢从楼梯上走下来,道:“还以为你会很晚才回来呢,我刚在厨房炖了雪梨,要不要现在吃?”

    严凉看着他,表情有些不善,“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来找你啊,不欢迎吗?”时亦欢向他走过去,笑道:“趁着今天没有我戏,过来看看你。”

    “现在看到了,回去吧。”严凉说罢,往楼上走去。

    时亦欢忙追上去,道:“我的司机回去了,这地方现在哪打得到车?”她习惯了严凉忽冷忽热的性子,不见得多伤心,却有些生气。

    “现在打不到车?”严凉停下脚步,喃喃说了一句,却还是往楼上走去。他忽然又想起什么事情,转头对时亦欢道:“我再次提醒你,我们并没有那么熟,以后不要来我家了。”

    时亦欢一时惊颤,还来不及说话,阿杰已经走到她身边,道:“时小姐,我送您回家吧。”

    时亦欢抿了抿嘴,深知送客的意味很明显。

    她有种想不顾一切冲上去问为什么的想法,但理智告诉他严凉绝对是一个不能硬碰硬的人,和他认识以来,她从来都没有自己做选择的时候。

    用了六年的时间,留在离他最近的地方、和他成为经常说话的朋友、甚至用了各种方式示好……但还是没有办法再进一步。

    她拿起沙发上的包往外走,不经意间,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道:长得再像又有什么用呢?他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啊。

    顾一兮实在走不动了,夜深人静,本就体力不支,外加抱着顾婴。本以为走几步就能叫到车,不料这别墅区根本没有出租车开进来。

    她完全力竭,小心翼翼地在路边坐下,将顾婴抱在手里。

    后方一辆车开来,她偏过头一看,是一辆黑色a8。

    车子开过她身边的时候,明显放缓了速度,但还是没有停下来,径直开走了。

    顾一兮看着怀中熟睡的顾婴,将他的头往自己肩上挪了挪。

    对他不是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