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章 二谁比谁狠(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你胆子倒是不小。”

    严凉的声线本就偏冷,这会儿越发的冷,听得出是生气了,他静静地看着她,看了很久,却再没说话。

    顾一兮往边上靠了靠,一手搭在门把上。

    “想下车?”严凉笑起来,“车速这么快,你敢跳下去?”

    顾一兮只好继续在手机上打字,“我不认识你,请让我下车。”

    “现在开始就认识了,顾一兮,我对你很有兴趣,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的,如果是,那么恭喜你,你成功了。”他说罢,对着开车的阿杰道:“往回开。”

    顾一兮放下手机,只觉得心里一阵阵冷热交替,她只知道,遇上这个人,是祸不是福。

    车子在宾馆楼下一停,顾一兮就拉开车门,却在下车前听到身边的人又传来一句:“一起吃晚饭,带上顾婴。”

    顾一兮略一停顿,下车,重重地关上车门。

    车子在她身后绝尘而去。

    严凉看着顾一兮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对阿杰道:“一会儿拿着这个手机,去查指纹。”

    阿杰忍不住问道:“老板,不会这么邪乎吧,六年前我一直跟着你,你身边真没这个人。你能记得她,可能是巧合,也可能是,病情好转了。”

    严凉微微皱眉,“我不相信巧合。”

    “如果还是什么都查不出呢?”

    “那就等。”严凉的手指碰到手机屏幕,屏幕亮起,还是刚才的页面,顾一兮打的几行字清晰地留在上面。

    他看着屏幕上的字,低低道:“不管隐藏得多好,终究会露出马脚。”

    顾一兮回到宾馆,就急匆匆赶回房间,果然看到房门打开着,顾婴正坐在沙发上,背对着她打电话。

    “对,半小时前走丢的……我不知道多高,反正比我高很多……特征?特征就是,我妈妈很漂亮……谁说天底下的妈妈都漂亮,我妈妈最漂亮!”

    顾一兮走过去,在儿子身边蹲下,顾婴看到她,顿时激动地对电话里的人说:“我妈妈回来了,再见!”

    顾一兮刚要问他是给谁打电话,顾婴就看出了她的心思,道:“我刚才给警察叔叔打电话,说你不见了。”他说着,伸出双手挂到了顾一兮身上,“妈妈你去哪了,怎么买牛奶要这么久?”

    顾一兮亲亲他的额头,将他放下来,转身去倒牛奶。

    顾婴跟过去,乖乖坐上椅子。

    他早就习惯于这样不会说话的妈妈,可每每这样的时候,还是很期待很期待,妈妈可以开口说话。

    当然他知道,这样的期待,永远都不会应验了。

    所以顾婴只能自己一个人在那里自说自话。

    “妈妈,我昨天给纪叔叔打过电话了,让他自己先回去,我在这边多陪你几天,还有五天的假期呢。我作业都写得差不多了,之后几天是不是可以出去玩?纪叔叔说你很忙的,但是我看你没有很忙啊,所以你会陪我一起出去玩的,对不对?”

    顾一兮也已经习惯了顾婴的多话,因为有了这个孩子,她的居住环境才有了声音,若非如此,这六年这样漫长,她一个没有声音的人,会把日子过得多么死气沉沉。

    她又想起那一年的寒冬,婴儿小小的身体缩在毯子里,冻得脸色发白,可就是不哭不闹,睁大了眼睛看着她,甚至固执地抓着她的手不肯放。

    顾一兮开始没有想过要独自照顾这孩子,那年她才多大,怎么有能力养活他?可就是那固执倔强的小眼神,让她又是心疼又是难过。她想起自己小时候养过的小狗,圆溜溜的眼睛,湿答答的鼻子。她能养活小猫小狗,怎么就养不活一个小孩?顾一兮这样想着,把孩子抱紧了。

    于是十七岁的顾一兮,有了一个名叫顾婴的儿子。

    这六年她没有少遇挫折、少遭白眼,但是看着眼下的顾婴,她毫不后悔当初的决定。

    顾婴吃完早饭,嘴里还是没有停下,“我们今天中午去吃楼下的小香锅,晚上去吃小香锅边上的烤鱼,明天到游乐园玩上次来不及玩的小风车和旋转木马……后天,妈妈,我后天答应唐叔叔,帮他去演戏了。”他说着,偷偷看一眼顾一兮,却见她坐在床沿出神,对他刚才所说的话,毫无反应。

    顾婴走过去,“妈妈,你说好不好啊?”

    顾一兮显然是没有听到他刚才说了什么,顾婴的唠唠叨叨,多数情况下,都被她当做了一种背景音。

    “我说,我答应唐叔叔了,去给他演一天戏,”顾婴声音低低的,唯恐她生气,再次补充,“就一天。”

    顾一兮想了想,最终还是点点头。

    她习惯于深居简出的日子,将自己关在屋里,不外出,也不认识人,更是一点也不希望顾婴涉足这个圈子。但对顾婴还是有种无法收敛的溺爱,想着,既然他喜欢,玩一天也无妨。

    她在顾婴手掌心里写字,“你要听唐叔叔的话,不准给他捣乱。”

    顾婴在她脸上亲一口,十分高兴,“不捣乱,我最乖了。”

    顾一兮揉了揉他的头发,她对这个儿子还是很满意的,相较之同龄人,他真的要贴心不少。就拿顾一兮不能说话这一点来说,顾婴为了能顺利和她沟通,从学习认字的第一天起,就一直在拼命努力,现在,一般的沟通已经完全不成问题。顾一兮在顾婴小小的手心里写字的时候,看着顾婴认真的表情,都会觉得这个孩子是上帝对她的恩赐。

    顾一兮很宠孩子,下午如他所愿,带着去吃了小香锅,顾婴吃完小香锅,还惦记着晚上的烤鱼,小眼睛亮晶晶的。

    顾一兮没说什么,心中却总是忐忑,严凉说今晚一起吃饭,该不是真的要来找他们?

    她躲了他很多年,却也对这一天做过充分的准备,花了很长的时间去研究这个人。

    她对他太熟悉,他喜欢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样的衣服、甚至用什么牌子的牙刷……她研究了他六年,不知不觉中,这个男人的脾性,已然深入骨髓。

    但是在接近他的这些天里,顾一兮却总有一种如履薄冰的感觉,她说不清楚自己在害怕些什么,就是有种莫名的抗拒。

    很久之后,她在知道自己眼下的这种情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