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为她挨刀的敌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司机很快就到,乔正芸也终于安静下来,只见她靠在后座的椅背上沉思,嘴角都若有似无地挂着一抹笑意。

    连眼角都染上了一层糖霜一样地甜蜜着。

    黎洛则面无表情看向窗外一点一点暗下去的鸦青色夜空,慢慢地合上眼睛。

    心里,翻涌成枯索的秋。

    十岁那年,外婆从告诉自己,她决定从孤儿院领养一个男孩回来,做自己的哥哥。

    原因无他,只因洛家没有男人。

    在外婆的观念里,一个家,总要有个男人来守护着,旁人才不敢随意地欺负她和洛凡诗这对孤儿寡母。

    黎洛自然是不肯的——洛凡诗给她的爱已经少得可怜,她凭什么还要同意其他人来分享?

    可不管她怎么反抗,洛锦书还是在第二天进了洛家的门。

    那时候洛凡诗身边还没有安建国的存在,所以黎洛把这个怯生生的,从孤儿院出来的,穿着白衬衫的少年当成了自己全部的敌人。

    她打他,骂他,将他的校服偷偷拆掉一条线,让他的裤缝在全校升国旗的时候绷开,成为全校的笑柄。

    可他却总是跟在她身后,像一只苍蝇一样赶也赶不走。

    黎洛有一次被他跟烦了,直接一口咬在他的小臂上,咬出了血,他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等到了家,外婆问起,洛锦书也只说是在学校跟人打架的时候被人咬的。外婆气得罚他跪在院子里跪了半夜。

    黎洛第二天气呼呼地问他,为什么不说是自己咬的,他很认真很认真地看着她的眸子,用青春期男生特有的鸭公嗓无比认真地道出一句,“你是我妹妹。”

    她记得自己当时噗嗤一笑,狠狠地将他的书包踩在了地上,“我是有妈妈的,你这个孤儿院出来的,怎么会是我哥哥?!”

    于是又毫不犹豫地继续开始了恶整他的日子。

    直到.......

    直到十六岁那年,她被一个社会上的混混瞧上了,那个混混追求不得,竟然起了狠心,想要在学校的后巷强要了她。

    洛锦书上前将人家打了一顿,可付出的代价,却是生生地挨了对方一刀。

    在他昏迷之前,他握住黎洛的手,看着哭得不成样子的她,也只坚定地说了那句话——“你是我妹妹。”

    那一次,黎洛没有再反驳。

    自那以后,一切仿佛都变得不一样了。

    她开始觉得穿白衬衫的洛锦书很顺眼,也不再反抗外婆将他们两个排在一起上钢琴班,她甚至觉得,洛锦书弹钢琴的样子,简直是天下无双地帅......

    少女青春期的情愫,就这样不知不觉地生长着。

    他们在母亲和外婆的眼皮底下情窦初开,偶尔拉拉手,晚上也会不约而同地到天台上,一起看星星。

    甚至,有了共同的梦想。

    那一刻的黎洛,觉得自己的人生和其他的人也没什么区别了,也一样完整了。即便后来有了洛倾倾,她也觉得自己有洛锦书就够了,至于妈妈.....,她有了自己的生活,自己这个做女儿的,也可以不那么计较。

    可这美好的一切,却在上大学前夕的那一晚,戛然而止——

    PS:这章是个小回忆。明天乔大少出场,明天见,么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