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不是家的娘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洛城的另一边,洛家别墅。

    结婚第三天,需得回门探望父母,可黎洛觉得这样的陈规陋习,不如不要。

    因为她和一脸勉强的乔司南刚一进门,便看到了洛倾倾一身素白长裙,从楼梯上施施然地下来,端端地惹人怜惜。

    见到黎洛,她亲亲热热地上前,挽住她的手臂,对着她和乔司南甜甜地笑着,“姐姐!姐夫!”

    黎洛不着痕迹地避开她,嘴角缓缓挂起一抹讽笑,“谁是你姐姐?”

    洛倾倾让人我见犹怜的小脸立刻瑟缩了一下,一双含了秋霜的眸子眼看就要泣出泪来,眼巴巴地看着她,嗫嚅着又喊了一声姐姐,脸上是生怕自己会被黎洛生吞活剥一样的惊惧……

    乔司南静静地站在一旁,精致五官无处不透着那股子淡漠与疏离,凤眸含了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仿佛一切都与他这个看客无关。

    厨房的门霍然被拉开,五十开外的安建国露出一张敦厚的脸,此刻他笑起来的时候让人联想起庙堂里的弥勒佛,他连忙上前,把鞋柜里的拖鞋拿了出来,十分讨好地放在黎洛脚边,“洛洛回来了,先换鞋吧!”

    洛洛?

    黎洛抬眸,环顾了一下四周。

    这个家里,到处都是她洛倾倾的痕迹——她做的手工画,她绣的手工抱枕,还有,挂在墙上那幅,她和安建国以及洛凡诗的全家福。

    仿佛她洛倾倾才这个家里的主人,自己只是一个外人而已!

    冷笑一声,刻薄地开口,“安叔叔的拿的鞋子太硬了,我怕不小心扭到脚。”

    说罢,满意地看着安建国和洛倾倾脸上划过无尽的尴尬,将手中的司徒娟准备的一些个补品放下,也不管一旁的乔司南什么表情,转身径直便要走。

    “黎洛,你给我站住!”

    一记冷然的女声,威严到不容抗拒地从楼梯上锐利而来,划破刚才宁静的所有假象,“给你安叔叔和妹妹道歉!”

    黎洛果然顿住脚步,转身,看着站在楼梯口,一如既往高高在上的女人。

    她的母亲,洛凡诗。

    真讽刺。

    她自己姓黎,父不详。

    可安建国带来的女儿,却可以跟着洛凡诗改姓洛。

    “她,算我哪门子的妹妹?”指着一旁还在瑟瑟发抖,如一株烟雨白荷的洛倾倾,她笑着开口,“母亲莫不是忘了,您只有我一个孩子?外婆生前告诉我,您生下我之后,就丧失了生育能力,让我一定要好好孝敬您,难道她老人家是骗我的?”

    洛凡诗气得浑身发抖,瘦削的身子更是靠在楼梯的扶手上,“不孝女!”

    洛倾倾见状,立刻上前,站到乔司南旁边,楚楚可怜地看着他,眼里带着几分急切,似乎真的很关心黎洛,“妈妈,你不要怪姐姐,刚才是我不好,惹了姐姐生气,所以她才......,姐夫可以作证的,对不对,姐夫?”

    乔司南抬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眸子里划过一抹几不可见的别样情绪,快到让人看不清那是什么,它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安建国连忙上前,扶住洛凡诗,又低言劝慰了几句。

    洛凡诗直到刚才洛倾倾叫姐夫,才察觉到黑色衬衫打扮,长身玉立的乔司南,此刻被安建国一劝,又见得女婿在场,到底没再发作。

    洛倾倾见她如此,连忙上前挽住黎洛的手臂,“姐姐,我们吃饭吧,爸爸今天忙了很久,亲自做了你最喜欢的佛跳墙。”

    黎洛垂眸,警告地眼神划过洛倾倾的手,对方立刻怯怯地松开她,“姐姐......”

    “吃饭吧,正好我饿了,”乔司南突地抬手,修长的手臂堪堪穿过黎洛的腰际,结实的胸膛已经上她的后背,目光坦荡地对上洛凡诗的打量,“妈,晚上好。”

    洛凡诗淡淡颔首,在乔司南面前,她的语气也放软了一些,“黎洛,别不懂事。”

    和他离得太近了,乔司南的热度让黎洛呼吸一窒,此刻却又挣脱不得,只能被他半推着,坐到了餐桌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