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章 你这是打蚊子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22章 你这是打蚊子吗?

    罗万剑盯着场上的辰辉,眼睛里有着一抹欣赏之色,“这小子悟性不错,竟然知道将身体与风的流动进行协调,从而提升自身的速度。而且他的精神力修为明显已经不低于江长君,不然肯定会受到江长君的气势压迫影响。可惜了,年纪有点大,不然,我的剑道……”

    “这个废物……”

    擂台上,齐云峰面色无比难看,他没料到辰辉竟然会表现得如此出色。这等实力,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这个小子实在是太诡异,现在还是五阶中期的修为我就有点难以应付,如果让你实力再提升一点,那我不是用尽全力都杀不了你了?”突然,正疯狂对着辰辉进行攻击的江长君长剑突然一滞,他仿佛想通了什么,冷笑一声:“辰辉,不得不说,能够以五阶武者的修为逼得我使出剑技来,你绝对是第一个。你就算是现在身死,也该感到自豪了。”

    话落,江长君长剑猛然横起,在他身上,一股恐怖的元力波动正迅速酝酿……

    四周的元力都开始剧烈波动起来,疯狂地向着江长君体内灌注而去,就好像巨鲸吸水,来者不拒,他身上的气势很快就攀升到了一个顶点。长剑上面,轻微的剑鸣声震荡着,一股股撕裂般的气息从中迸射出来,仿佛要破开一切。

    看到这一幕,擂台下面许多眼力比较厉害的弟子,心中皆是震动起来。

    “江长君似乎要施展他的‘撕裂剑技’了,真是没想到啊,辰辉居然可以把他逼到这一步,就算他最后死在这一剑之下也值得骄傲了。”

    “记得当初江长君面对地榜第十那位高手时,才施展过这一招,随后一招将其击败。这个辰辉的实力,什么时候达到了堪比地榜第十的高手了?他现在的身份好像还是外院弟子吧?”

    “唉,原来辰辉一直是在藏拙,明明有着这么强的实力却从来都不表现出来,现在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了。”

    “呵呵,他再藏拙又有何用,现在还不是要死在江长君少爷的剑下。这招‘撕裂剑技’可是连地榜第十的高手都没能抵挡住。”

    连地榜第十的高手都可以轻易击败的招式,自然是没人会再看好辰辉。难不成现在辰辉的实力就堪比地榜第十的高手?

    “杀!”

    江长君冷喝一声,眼中充满了磅礴的杀机,长剑悍然刺向辰辉,所过之处,空间仿佛都被撕裂,发出一阵阵颤鸣。

    “不错的剑技,杀伤性这么强,而且有着震动空间的趋势,倒是可以让我磨练一番久未施展过的身法。”靠着强大的精神力量,在江长君的剑技刚刚施展开来,他就已经精准地掌握住了这套剑技的攻击轨迹。

    当下,他脚步微微后撤,看似缓慢的撤退,却是给人一种飘飘然的感觉,让人捉摸不透其中运动的轨迹。

    下一刻,就当江长君的长剑即将攻击到辰辉身上之时,辰辉的身形陡然间变得灵动无比,轻飘飘地就移动到另一边,好像雪地上滑旱冰,但却未曾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就连其运动轨迹,场中也没有一个人看得清楚。

    此时,唯有精神力量修为超越他的武师强者,方才可以看清他的步伐变化。

    步伐看似虚浮,却是健步如飞,横跨之下已然是带着玄妙之法,令人难以破解,甚至连看都看不懂。

    踏雪无痕,辰辉前世在无虚门所修炼的一套身法。

    当初为了修炼成这套身法,辰辉可是在冰天雪地的环境中独自磨练了整整三个月,最后大功告成时,他已然能够凭借着九阶巅峰武者的实力,正面与一名一阶武师战斗且不落下风。

    “好生玄妙的身法,这个叫做辰辉的少年,果真有些本事。”

    台下,一直静静观看的罗万剑眼里忽然露出一抹赞叹之色,这等身法,就连他都有些看不透,只能模糊地看清辰辉的脚步变化。

    “有着这套身法,这场比试他就已经处于不败之地了。嘿嘿,江家小子怕是要吃亏了。不过,若是杀了江家的人,辰辉也要面临江松林那家伙的怒火。”说到江松林这个名字,罗万剑的面色微微变换了一下,没人发现,他的眼中有着一丝淡淡的不屑。

    见辰辉竟然再度爆发出更加恐怖的速度,江长君面色也微微一变,但心中的杀意却更加强烈,辰辉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越强,就越坚定他心中的杀意。

    “以为我的‘撕裂剑技’是那么好躲避的么?我就让你躲无可躲。”

    念及于此,江长君豁然轻喝一声,方才吸纳到体内的元力,如汹涌的海浪,凝聚到剑尖上面,散发着骇人的撕裂之力。旋即他不作片刻停留,身形旋转,长剑狠狠地劈向了距离他不到两米的辰辉。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