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3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秘境浑然不知有多深,严争鸣外放的护体剑气仿佛沙滩上的沙堡垒,无数次重建,又无数次破碎。

    这大雪山秘境究竟是什么?

    他们要到哪里去?

    这样一直往下掉,会最终掉到北冥之海底吗?

    严争鸣还以为自己已经看见了金莲叶子发出的光,就代表他们在大雪山秘境中心了,此时才知道原来是那金光的穿透力极强,遍布四处,金莲本尊却还远在十万八千里外。

    他有种错觉,好像整个北冥之海之所以那么黑,是因为它将所有的光都集中在那株金莲上。

    严争鸣的护体剑气再一次分崩离析,一时提不起力气再重新凝聚一个,他便硬扛住其中罡风,紧紧地护住怀中程潜。

    他想起程潜对他讲过的忘忧谷,传说在那不生不死的地方,师父和师祖两个人永远相伴留在其中,周围除了一些不肯多做停留的小鬼以外,什么都没有。

    严争鸣没有对程潜说过那两人之间不可说的牵绊,只是暗暗为这样的结果欣慰。

    若能和自己心爱之人魂归一处,千刀万剐算什么?粉身碎骨又算什么?

    他鼻尖轻轻地蹭过程潜的脖颈,心道:“这辈子你就会气我,下辈子可得给我当牛做马。”

    就在他胡思乱想地做好殉情的准备时,一道古怪的真元突然神兵天降地落在了他身边,给他们俩加了一道护体真元。

    严争鸣:“……”

    等等,怎么这鬼地方还有别人?

    虽说是救了他,但严掌门方才想入非非得太投入,一时还有点被人打扰的不悦。

    好在他的不合时宜病没有病入膏肓,严争鸣很快反应过来,借着这一点珍贵的喘息时间,飞快地调息起自己紊乱的真元。

    同时,他也没忘了谨慎地将这意外的助力探查一番。

    这道护体真元内里分了两层,内层靠近人的那一面极其温暖,暖和得好像冬天被火炉温过的被子,一瞬间便渗入了他的四肢百骸,外层却极冷,酷烈得与大雪山秘境如出一辙。

    什么人这样神通广大?

    只听有一人在他耳边轻声道:“凝神,你有些急躁,剑意的攻击性太强了,会刺激到此地罡风,收敛些。”

    严争鸣微微一侧头:“谁?”

    那人不答,一段乐声却由远及近地响了起来。

    曲调舒展而悠然,好像一场春雪后,天气毫无预兆地转暖,衰败的荷塘中凝滞的冰块缓缓化开,掩藏在淤泥中的生命藕断丝连地露出一点细小的端倪,来年的鱼吹开上一季的枯枝败叶,露出波光粼粼的鳞片来。

    而千万片荷叶彷如轻解罗裳的美人,追风凝露地缓缓舒展开身体,簇拥着一朵清水洗过的莲花……

    严争鸣听不出那是什么乐器,只觉得自己因为程潜而焦躁不安的心安定了些许,周身真元源源不断地在内府流转了几个周天,他深吸一口气,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妥——方才太担心程潜,又被秘境中罡风激起了戾气,剑意险些跌了个境界。

    他缓缓地收拢起自己外泄的剑气,秘境中的罡风果然跟着示弱不少,不多时,竟又有平息的趋势。

    严争鸣低头给程潜调整了一个姿势,低声道:“多谢……我师弟方才情况不大对,我可能一时有些热血上头。”

    乐声余韵依稀,尾音已经停了下来,那人道:“只是区区咒术而已,有解,不必太忧心。”

    严争鸣轻轻掰起程潜的脸,十分忧虑地仔细端详了片刻,忽然发现程潜眉心的黑气与那耳朵形状的古怪印记居然一同不见了,除了他的身体越来越烫之外,看不出一点异状了。

    “奇怪,”严争鸣心道,“这么一看又不像画魂了。”

    他便试探着问道:“不知阁下是否看得出,他中的是哪种咒术?”

    那声音不咸不淡地说道:“春秋咒,你们修士好像也叫‘画魂’,传得神乎其神,其实只是雕虫小技而已,不必在意。”

    严争鸣眉尖一挑——什么叫做“你们修士”?

    严争鸣:“敢问尊驾……”

    “我不是什么‘尊驾’,”那声音有些飘渺地说道,仿佛不习惯人的客套口吻,飘渺中又带了几分生硬,“我只是个伴着金莲花所生的花灵而已。”

    他说着,一道灰白的影子便在严争鸣面前闪了闪,看不清是男女老少,模模糊糊的,在凛冽的大雪山与越发灿烂的金光中像一只不显眼的蛾子,稍不注意便会忽略他。

    严争鸣微微眯起了眼睛,不知这花灵打算怎么对付他们两个闯入者。

    花灵仿佛看出他心中所想,直来直去地说道:“你不必多心,我之所以出面保下你们两人,也是奉了金莲花之命。”

    严争鸣一愣,他虽然时常自负英俊潇洒,但也没有自恋到认为自己能花见花开,心里升起十分的警惕,想道:“这鬼莲花不是要将我们弄去当花肥吧?”

    花灵道:“今天的金莲叶是因你而开的,你自然有权利将它取走,跟我来。”

    严争鸣:“……”

    金莲邀请他将自己的叶子取走?见他要被雪山秘境拍死,还特意派了个花灵护送?

    这是白日梦吧?

    有道是“上赶着不是买卖”,何况他一向倒霉惯了,坚决不肯相信这种狗屎运能落到自己头上。

    严争鸣皱了皱眉,试探道:“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