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0章 星际称霸泡妞文的第一女主——最糟心的事没有之一(3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不过钟晋鹏现在并没有心情去给私生女父爱,他是个成功的男人,而他的成功不是偶然,他很清楚形势。不然,当初也不会用钱打发张尔柔去打掉孩子永远不要回来,不会养在张管家名下不认,让她当星璇的伴读已经是他能给她的最好的安排了。如果星璇不是这样不明真相又想要改变让种马将来英雄救美的起因,她如原著一样一直带着张月夕,而又以原来的星璇的处理方式瞒下真相独自承受,不明所以的钟晋鹏自然也不会反对星璇对张月夕好。

    可惜的是,现在不一样了。别说钟晋鹏真正爱的是伊莉丝,一边只是一个私生女和一个下人家,一边是整个家庭那么多成员、整个钟氏家族的稳定、钟—冯-德莱思的联姻和政治同盟,是人真会把心偏向后者。

    星璇就要抹杀张月夕可以钻空子的灰色地带,她没兴趣去虐私生女或打击小三家,但是私生女也别想来借她的东风。

    星璇叹道:“对于公爵您的这个决定,我本人表示遗憾。接下来,下一个议题,张家三口是事件很关键的人物,他们的去留问题是很现实的,你们的处理方式的选择:a、保持原状;b、让他们离开庄园城堡,终身不得再入。”

    伊莉丝:“b。别让我再看到他们,他们中的任何人再进入庄园,我会以主人的身份控告擅闯私邸。我也声明张家任何人不要来缠我,发生这种事在原则上没有什么可让步的,对我用软的、硬的、道德绑架都没有用。我只有一个字:就算张月夕死了,也死远一点,别死在我的土地上,恶心到我。”

    妈妈,你够狠!

    星璇道:“女公爵,这是好多个字……”

    伊莉丝冰蓝的美丽眸子看向女儿,反问:“是吗?”

    星璇非常明智地选择睁眼说瞎话:“呃……好像是一个字。那么,公爵先生的意见呢?”

    钟晋鹏深呼了一口气,说:“b。”

    星璇说:“公爵,你要不要再仔细想想,张家人也挺可怜的呀,他们在庄园这么久,有感情了呀,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还有,你看张月夕多可怜呀,她多么渴望留在这里与你共享天伦。公爵,一码归一码,可能你现在对女公爵心有愧疚才这么草率的决定盲从女公爵,可是,你可以争取呀,用你能想的一切办法让女公爵让步。比如说可以忽视女公爵在地位上是与你比肩平等并拥有庄园产权的事实,就指着她的鼻子说‘你为妇不贤呀,善妒呀,恶毒不包容呀,要致张家人于死地呀,残害你的亲生骨肉呀’什么的……哎啊,我都能想象女公爵太过残忍了,张家人太可怜了,怎么就不能对这些与女公爵无亲无故无恩有仇的人以德抱怨呢?女公爵为什么就不能对一个出了一个睡了自己丈夫的女人的张家如对待亲兄弟家一样呢?公爵,我是你,想想都会后悔怎么就娶了一个这样的不贤之妇呢?”

    张月夕越听,越感到透骨的寒冷,而张管家和张夫人,也越发害怕,特别是张夫人,对于自己和丈夫谈起张月夕的身世才被她听到,她十分后悔。她应该谨记十六年前公爵的狠话的,而不应该因为这十六年来拿到了好处就越发贪心。

    钟晋鹏有几分怒气,道:“星璇,你说完了没有!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做决定需要你告诉我吗?你又何必扯出这么多?事情是怎么样,我会比你不清楚吗?”

    星璇道:“好,我没有资格告诉你怎么做。双方共有的庄园和家庭对待此事的态度,男女主人是很一致,看来双方还是非常有诚意持维婚姻。那么,我们将进入下一个阶段。关于公爵以私人名义处理和张月夕、张家的关系的度的把握上,再来讨论一下,当然,这一个阶段,女公爵只是表明态度,但决定权在公爵。一、女公爵反对公爵私人名义与张月夕父女相认吗?”

    “我不反对。”

    “张月夕在上一个环节中没有成为庄园的三小姐,那么在公国和庄园层面上是不会资助她的。那么,关于公爵私人的名义资助张月夕,你反对吗?”

    “夫妻共有的荣誉和财产不动的情况下,公爵以个人工资的一半以内资助私生女,我不反对。”

    “对于公爵多久探望张月夕一次,女公爵你有什么意见?”

    “我和他一共有四个子女,加上张月夕,他一共有五个子女,我希望他探望私生女的次数不超过探望各个子女们的次数总和的五分之一。当然,在这一点上,我只是建议。他和子女们见面的机会本不多,总要顾及所有人的感受,总不能让孩子们想在爸爸的心目中自己还不如私生女。”

    星璇叹了口气说:“女公爵,你总的意见是不反对他们私下父女相认,但是不得在任何场合触及‘钟—冯-德莱恩’家族的名义,是吗?”

    “是的,除非公爵有意要组成‘钟—张’庄园而执意与我离婚。不然,这个基本原则是我和他维持婚姻、联姻和感情的基础。没有基本原则,我和他的关系会自然瓦解。”

    星璇看向钟晋鹏:“公爵,女公爵已经表明了基本原则:你和张月夕的关系是你个人私事,与现在这个你们共同拥有的想要继续维持的家庭家族相关的任何事无关。那么,你的决定呢?”

    “我没有异议。我的私事,我会在家庭之外处理。”

    “好。那么,有一个更深入的问题比较敏感和现实。我、二哥、大姐反正已经是伯爵,已经分好了我们的财产由我们自己打理着。不过大哥是世子,除了他自己现有的财产之外,他将来对公国和庄园的大部分财产和权力拥有继承权。虽然声明张月夕和这些没有关系,但是按世俗的法律,私生子女在以一半的夫妻共同财产为基础上拥有一定的继承权。那么,将来张月夕是有权用世俗法律挑战大哥的权益的,公爵是否决定让张月夕一直保留对大哥一家将要继承的家族财产的威胁的能力?公爵若没有遗嘱的情况下,张月夕的身份可以在法律上有机会得到将来大哥将要再继承四分之一以下的财产。”

    而伊莉丝却也惊讶了,这世上果然只有自己的女儿是母亲贴心的小棉袄,她都没有深层想过这个问题,女儿是要把私生女对家庭和家人的威胁全部扼杀在摇篮之中呀。女儿够狠,这么远的坑都已开挖,分分钟等着埋人。这个“公平”的谈判让伊莉丝数日来的郁结消散大半。

    钟晋鹏一皱眉,说:“这也太远了吧?”

    星璇一笑,说:“确实有点远,就算公爵立下遗嘱,两百年间有太多变故了。不过,这个问题将来大哥是一定回避不了的,而公爵也须心中有数。当然,我个人建议张月夕小姐在未来两百年间,可以当一个孝女好好孝顺父亲,争取两百多年后,父亲永远不会有决定他那一半产权的所有由大哥继承。”

    张月夕现在的脸色用惨白不足以形容,钟星璇,她够狠,下手够快。在她都还来不及诉说孺慕之思,诉说自己悲苦的生活,诉说她对钟家人天生有一股亲近感,把她最希望的路全堵死了。这是要绝她的路呀。

    钟星璇紫色的眸子看着张月夕,说:“我主持这场坦率交流,你们所有达成一致的条款,也同样适用我。我与张月夕除了都是公爵的女儿之外,毫无关系,也不打算发展成亲密的姐妹和朋友。千万不要说张月夕对我有什么姐妹之情,那真没有,有我也说‘不用了,谢谢,我想要妹妹妈妈会自己再给我生,不用你代劳了。’咱们庄园的生活还要继续,也许不只是女公爵的心底有一道伤,公爵对于这一次交流心底难免受伤。不过,公爵,你在怜惜张月夕觉得是我们欺负了她的时候,请你明白,女公爵和我什么都没有做过,我们只是表明:你的私生女和我们无关,随她怎么样。”

    张月夕再也忍不住,叫道:“钟星璇!你为什么要这样?我救了你呀!你一点都不感恩吗?!我只是想要家人,这也过分吗?我也是一个充满着对亲情的渴望的女生呀!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呀?”

    钟星璇作愕然状,看着捂着自己的肋骨想要扑上来的张月夕一眼,还是张管家连忙拉住了她。

    星璇一边比划一边说:“张小姐,你真不要浪费精力在我身上。我就算意外死忙,财产第一顺位继承人我会定母亲,第二会是我的大哥、二哥、大姐,第三我会定侄子、侄女、外甥,第四会定为钟家和冯-德莱恩家的族人们。你要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得钟家和冯-德莱恩家的人全死绝,这个难度堪比银河系突然大爆炸人类灭绝。所以,你还是好好花心思在爸爸身上吧。”

    张夫人却突然扑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