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8 分家,家贼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连老爹发了话,那这个事是再无转圜的余地,伏秋莲听着都有些不敢置信,扭头看了眼连清,张了张嘴又忍了下来。

    等回屋再问他!

    连夏的媳妇周氏脸色也有点难看,可她却比钱氏多了好几个心眼,一看眼前这分家的情形已定,再没什么更改的了,她便笑着点了头,“即然爹说要分,那我们就听爹的,只是,不知道咱们这家是怎么分,爹心里可有了主意,我和大郎回去也好准备一二。”

    这就是在变相的问连老爹,分家是按什么分的,同时,也变相的表明自己的态度,你分家是可以,但你可要公平,不能偏心。

    钱氏也难得的聪明了一回,“是啊爹,你现在说分家,我们可是什么心理准备都没有,是这一季麦子收了后再分还是现在就分?”

    李氏张着嘴坐在床上,一脸的愤怒。

    她就这样被无视了?

    她使劲的捶炕,好几次话到嘴边,却被连老爹黑着的脸给吓了回去,最后,就差没被自己的这一口气给憋过去。

    连甜儿和连非则是一脸的懵懂,“爹爹,好好的为什么要分家?”这两只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在他们眼里一家人在一起很好啊,什么事都有哥哥嫂嫂,有娘帮他们搞定。

    连甜儿更是扬了小脸看向连老爹,“爹,是不是分了家,哥哥嫂嫂他们就不能和咱们住在一起了,那咱们家的活他们还帮着做吗?”

    伏秋莲静静的站在一侧,看着这一幕,嘴角微翘——李氏这一双孩子和她的性子真真是一模一样啊,只想着占别人便宜。

    连老爹本来还是有些犹豫的,可看着眼前这一副情景,他猛的把头扭到了一边,似是下定了决心般,重重的道,“分家,咱们马上就分!”

    “爹爹说的是,儿子一切都听爹爹的就是。”连清微微一笑上前两步,彻底把这件事给坐实,“即是爹爹的吩咐,儿子们也不敢违,好在咱们一家子再怎么分也是一家人,儿子永远是您的儿子。”实时的给连老爹一句宽心话,他接着道,“瞧着这会时间还早,儿子索性这就去请刘里长去。”

    这就是马上要把分家的事给解决了。

    连家大房二房疑惑,不满的同时,连老爹却是一阵阵的气苦,看着干净利落,转身就走的三儿子,连老爹很想伸手把连清给拽住。

    只是手动了动,耳边适时响起连清的话,“儿子也没什么其他的心事,不过是人多事杂,儿子分心太多,又急又忧的,一个字都看不下去,考试也不过是白白让人笑话,还不如不去……儿子也不想去丢这个脸……所以,爹爹,您就当没我这个儿子吧。儿子不孝,圆不了您的梦,给祖宗争不了光……”

    让连老爹魂飞魄散的是,连清竟当着他的面要把自己的右手给废了!他不知道真假,但连老爹敢赌吗?

    一刻钟左右。连清挑起帘子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的是名四十多岁的男子,一袭蓝色粗布袍子,双眼一咪,很是精明能干的样子。

    “老哥哥,我怎么听三娃子说你这边要分家?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做啥子要分家嘛。”按辈份刘里长是要称呼连老爹一声哥哥,但这也是看在连清这个秀才的份上。

    不然,这刘里长的眼在村子里可是一向都朝着天上看的。看到他进来,连老爹也不敢托大,忙忙的从炕上把腿偏下来,“刘里长,你来了,赶紧里头坐。”又扭头看向周氏,“怔着做什么,老大媳妇快去给你刘叔泡茶去。”

    周氏哎了声,扭身去了外头里间,没一会又走了回来,一脸期期艾艾的看着李氏,“娘,咱们家的茶叶我忘记放哪了。”

    什么是忘了,分明是在李氏那里。

    周氏是不敢和李氏要?伏秋莲猛的开了口,“大嫂,我屋里前些天我大哥才带了一两新茶,三郎喝了些还留了些,走,我给你拿去。”她又扭头朝着刘里长甜甜一笑,“刘叔叔,您稍等啊。”

    “老三媳妇,好,那就麻烦你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