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伏生一梦,伏秋莲之78 得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过下去。

    转眼就是小平安的满月酒。

    因为是早产,更因为陈洛南如今是单门独户,所以,这日来的人基本没几个。

    而过来的两桌人,也多是陈洛南以往的一些私下朋友。

    至于那些生意上的来往,陈洛南是一个都没请。

    他不想让自己儿子的满月酒上多添半点别的味道。

    那些人过来,或同情,或怜悯,或者幸灾乐祸,如此种种,他都不需要。

    夫妻两人早就商量过多回,文莲的意见基本和他一样。

    要那么多人做什么啊,麻烦!

    所以,这日阳光徐作,风正缓,蓝天白云,照的人心情都轻快不少!

    小平安是早产,所以只是在满月酒上露了个头便被素浅宝贝似的抱了回去。

    也的确是宝贝呵。

    陈洛南和友人在前面吃酒说话,直至酉时末方散。

    陈洛南回到后院时是一身的酒气,哪怕他是先在隔壁的净房洗漱一翻,换了身干净的衣裳,还是被文莲母子给小小的嫌弃了一番,文莲是直接让他离自己远一些,小平安的方式更直接,一个字,哭,两个字,大哭。到最后,文莲看着哭的小脸通红的儿子恼了,直接把人给往外赶,“你先去隔壁房间散散酒气,晚会再过来。”

    陈洛南,“……”之前自己就没地位,现在有了儿子,好吧,得了人人嫌。

    可饶是这样,他还是一脸开心的往外走,“我一会就来,你且让素浅哄儿子。”文莲的身子太虚,这一个月来隔着一天大夫就施一次针,直至如今方算是稳了下来,但用大夫的话就是针不能停,人,得好好养!最忌情绪波动,生气,过劳都是不可以的,因着这两句叮嘱,陈洛南是恨不得连儿子都不让文莲看。

    看多了想的多啊。

    万一把她给累着,可好何是好?

    可惜,他不给看儿子,文莲就和他急。

    这又不是陈洛南想要的。

    只能他自己盯的紧一点,然后派素浅再一天十二个时辰的盯着。

    还好,文莲自己也晓得轻重的。

    就这样小心冀冀的将养,身子是一天天的好起来。

    但这个好也不过就是比小平安才出生时相比,照着文莲以前的身子自然是差的远,所以,陈洛南才会这般的上心。

    毕竟大夫可是和他说过狠话,若是不想让她折寿,好好的补!

    吃了喝,然后睡。

    偶尔逗一下自家的小胖墩。

    是的,小平安虽然是早产,但陈洛南请了两个奶娘,两名医婆贴身照顾着。又请专门的大夫给他调养,也不过就是两月有余,文莲的身子才是初见成效,但小平安却由当初瘦巴巴的没几两肉的小娃一点点的长开,成了胖呼呼肉墩的小包子,小手小脚藕节似的,小脚无意识的蹬一下,踢到人身上竟还隐隐生疼!

    这般的情形可把素浅和枝儿两个给乐坏了。

    天知道她们之前得有多担心这小家伙。

    好在,如今都好了起来。

    雨过天晴。

    素浅站在院子里双手合十,拜了又拜,“菩萨保佑。”

    日光正好,安稳而淡然。

    转眼,又是一个月。

    前院书房。

    陈洛南看向面前的小厮,“这么说来,陈家二爷的婚礼还是没有成功?”

    怎么会有人两次成亲,都被人闹场的倒霉催的?

    小厮在心里小小的腹诽了下,点点头,“可不是,上次听说是之前那位二奶奶家的人,这次不知道是谁,不过,奴才听说,这次的婚事应是成功了的,因为新娘新郞都入了洞房……”这都入洞房了,哪还能不算成亲?

    陈洛南笑了笑没出声。

    小厮站在地下略等了等,以为陈洛南没别的吩咐,便欲出声告退,陈洛南突然出声唤住她。

    “等等——”

    “爷您说。”

    “去查查奶奶出事那天陈二奶奶的动静。”

    小厮心头一跳,却立马乖巧的应下,转身慢慢退出去。

    屋子里,陈洛南坐在椅子上半响没出声。

    之前两个月他是又操心又担心,眼里心里全是那母子俩个。

    哪里有时间去理会别的?

    如今,文莲母子身子虽不曾完全康复,但却已经大好。

    他多少能松出一口气之余,自然是要追查当初的事情——

    那日的荷包他曾请几名大夫看过。

    绣线,布料,花瓣。

    都曾用特殊的花汁浸过。

    而就是这味花汁,导至文莲早产……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巧合,陈洛南是绝对不会信的。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

    所以,这事,他是一定要查出来的。

    至于说什么查无可查,这在陈洛南眼里就是句笑话。

    凡事只要你做了,总会有丁点的蛛丝马迹。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