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64秦晴的重生日子【十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秦晴不由得想到了她和大哥秦泽生之间的恩怨——不论是少时的叛逆还是现在的茫然,她始终感觉一切并非表面所显现的那般。

    也许现在看来,更像是大哥和母亲在争夺她的所有权的战争……

    他们都在争夺她这个家中的幼苗,想要全力的规划她的人生,以免她发生三哥那样的悲剧。

    只是没人会想到最后她选择离家和叶逸辰在一起!也因此让母亲不再癫狂,让大哥对她失望。

    不过她还是相信大哥是爱护着她的,因为他当初曾要求叶逸辰在房子上写她的名字。

    这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实在是太过重要了。

    若不是因为大哥当初的坚持,现在她根本在叶逸辰哪里讨不到好!

    又哪里能同现在这般夺回女儿?还能在安置好女儿之后,再回去找叶逸辰要房款呢?

    只是到底大哥对她和母亲都怀着深深的怨怼啊……

    这一次她的回归,势必也将会揭开家人以往内心的伤疤,让大家都重温起当初的惨烈过往!

    而她便希望她的重生,也能带给家人重生;她的回归,能乘机将那些旧伤旧脓都清算清楚。

    这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而她必须一步一步的前进。

    首先,便是要让家人接受她离婚的事实。

    “噶啊噶啊……”而随着屋内睡着的孩子醒来,饭桌上沉闷的气氛也撕开了一道鲜活的口子。

    秦父和秦母神色都激动起来。这个家里,真的许久都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秦晴忙放下碗就要下桌,秦母却拦住了秦晴,激动的进屋去了。

    “没事,你吃饭,孩子我去抱出来就行!”

    而秦父却听着孩子的哭声,脸上带出了笑意,神色有些不安,偶尔还偷偷看着孩子哭的屋门。最后更是在秦母进屋一会儿。放下了碗筷,步行到了门口开始问询秦母孩子的情况……

    秦母在里面手忙脚乱的答应着。却让秦父不要进去帮倒忙,如此秦父也就只能在外干瞪眼。

    见状,秦晴飞快吃完饭收碗筷,洗干净后便进屋帮忙收拾孩子,不一会儿便抱着孩子出了屋。

    原本坐在木椅上的秦父下意识的就挪动了一下位置,让秦晴可以更好的照顾孩子。

    秦父远远看着,秦晴和秦母两人围着刚刚醒来的孩子团团转。喂饭、洗脸、擦身子、穿尿裤。两人你一眼我一语,孩子一醒来,屋子里顿时就热闹了。

    渐渐的,秦父也开始搭话,不再只是秦晴和秦母对言。

    只是秦父等秦晴将孩子哄睡了之后,到底还是皱着眉头开口问了:“秦晴,这次你一个人带着孩子回家,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叶家那小子欺负你了?不然。他怎么没有一起回来!”

    听见父亲问出了口,秦晴心里松了一口气,让秦母抱着孩子。自己从包里掏出了离婚协议书,递给了秦父。冷静的说道:“爸,我知道这事是瞒不住你们的,所以我坦白。只是,你们不要激动,之所以会有这个结果,都是因为叶逸辰他在外面找到一个女人,我们才离婚的……”

    饶是秦晴声音冷清,言语淡漠,可秦父一看到那离婚协议书还是大吃一惊:“你个鳖妹!”

    而秦母更是惊得一把死抓住秦晴的手腕。脸色惨白吓人:“妹妹你说什么!你离婚了?!”

    秦父秦母的反应本就是在秦晴的意料之内,此刻见到也就更加平静。她继续拍打着怀里的孩子,哄她睡觉,嘴里也说道:“爸妈,你们不要激动,我只是不想让错误再延续而已。”

    她露出回忆往事般的神情:“当初……其实真的不该不听你们的话,你们毕竟比我年长许多,我当时年幼,太过自以为是,没有听从你们的劝告,这才落得今日的结局。”

    秦父秦母听见秦晴提及往事,皆默然。当初秦晴为了和叶逸辰在一起,可真是折腾得家里天翻地覆。以至于后来她离家出走,村子里至今提起秦家幺妹,都是说她要男人不要父母。

    秦晴不再努力搜索自己的记忆,她并非刻意露出这样的神情,实在是融合灵魂后有后遗症。

    “好在当时大哥要求叶逸辰在房产证上面写了我的名字,当初我还怪他让我被叶家看轻。现在却非常的感谢他,能够让他在和叶逸辰离婚之后,还能得到一些补贴……”

    “哎!”秦父听见秦晴提及她大哥秦泽生,这才拿出烟点上,闷闷不乐起来。

    倒是秦母听到这里眼里带着泪花,缓缓的将手搭在了秦晴的肩上,轻轻的拍打着安慰。

    秦晴见父母对她离婚的事情反应不再那么强烈,这个时候自然不宜再提起,便转移话题。

    “说到大哥,他不是在县里买了房子吗?这次我回家,会带宝宝去看望他,好好感谢他的。”

    此时孩子已经睡着,秦晴说完这话,便又将孩子抱进了屋子,放在床上后才又出来。

    可一出来,她就发现父母神色明显不对了……

    按理来说她如今出了离婚这么大的事情,便是刚才父母忍住不说,现在也要说教她的。可是他们却一个个的都在黯然流泪的样子……好似还有比她离婚更大的惨事发生?!

    秦晴到底有着任务中打下的底子,察言观色的本事她有,分析前因后果也成习惯。

    一想,便认定了源头必然是秦泽生哪里。

    可大哥能出什么事情呢?

    “爸,妈,你们这是怎么了?是大哥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还是大姐?”秦晴凑到秦母身边,抬头看着秦父,问道。可心里却翻来覆去就是想不出秦泽生会发生什么事情。

    她还记得当初帮助秦泽瑶完成任务时,大哥便已经在沿海地区的D市打工去了。现在仔细思索,当时秦泽瑶的记忆好似也没有关于秦泽生出事的任何记忆……

    “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