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一章 :千足赤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刑术看着那骷髅头的同时,只见从其眼眶中钻出来的一条通体赤红的蜈蚣,那蜈蚣的背上还带着一层奇怪的红毛。钻出来之后,爬到骷髅头顶,看着刑术的双眼。

    此时,贺晨雪和白仲政挣扎着爬起来,刑术沉声道:“你们俩赶紧起来,快点!我跟前有一条蜈蚣!是千足赤红!”

    白仲政一听“千足赤红”四个字,立即将贺晨雪拉到一边,同时摸出腰包中一包雄黄,用两指捏了一点,然后朝着刑术跟前几公分的位置慢慢撒了下去。

    雄黄粉慢慢落下的那一刻,那条赤红蜈蚣立即掉头钻进骷髅头之中消失不见,刑术这才得以脱身,起身来连续退了好几步,看着白仲政喘气道:“谢谢。”

    白仲政点头,此时两人发现贺晨雪呆立在那,刑术立即问:“怎么了?”

    贺晨雪低低道:“你们仔细看看周围。”

    贺晨雪这么一说,白仲政和刑术这才回过神来,仔细看着周围,发现他们身在一个圆形的屋子中,屋子大概有八十平米的样子,屋子周围的墙壁边上全是森森白骨,而且白骨中时不时能看到一两条千足赤红。

    “这地方太危险了。”刑术四下找着,看到大门之后,朝着门口走去,推门的时候,发现门推不动,只得挥动铁铲砸着,将门砸开之后,发现门口堆着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有已经破损的工具,较大的石块,腐烂的木头等等之类的东西,而且看样子刚堆上去不久。

    “看样子是第一批人堵上的。”白仲政上前道,贺晨雪因为怕蜈蚣,也紧跟着。

    刑术点头:“对,他们应该知道我们无论如何都会下来,也很谨慎地推测出也许我们可以打开那些机关下来,所以堵上这里,虽然不能真的堵住我们,但可以拖延下时间。”

    “你先弄吧,我休息下,我的手拉伤了,得涂点药。”白仲政说着,在门口一侧的位置坐下,在周围撒了点雄黄粉防止蜈蚣侵袭,随后开始掏出药酒擦起来。

    刑术和贺晨雪两人花了半个多小时才将门口差不多清理出来,随后也坐下来休息,贺晨雪靠在一侧,一句话不说,脑子中一片混沌。

    刑术见她那模样,笑道:“是不是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样?”

    刑术这一问,贺晨雪才回过神来,点头道:“我以为,就是一个地洞,地洞里面堆着一些宝藏,不会这么危险。”

    贺晨雪的话让白仲政忍不住笑了起来:“又不是以前那些地主埋元宝,哪儿会那么容易,要知道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地下埋了多少东西谁知道?哪儿有那么容易的事情,你知道全世界范围内据不完全统计,每年死于寻宝的人有多少吗?”

    贺晨雪摇头,白仲政神秘兮兮地靠近贺晨雪道:“我也不知道……”

    刑术一下笑了出来,白仲政也在笑,贺晨雪这才反应过来白仲政在逗她,也笑了。屋子内的气氛顿时轻松了许久。

    刑术看着屋子周围的白骨道:“这么多白骨,看样子应该是从前修建这里的工人,最后又关在这里被灭口了,周围几乎没有衣物,也就是说,这些人几乎是赤身*地在干活,死前也没有半点布条裹身。”

    白仲政扭头看向自己的右侧,却发现那些墙壁上都有一个个铁扣,铁扣下挂着铁链,铁链另外一端是镣铐,镣铐锁着那些白骨的手腕,最奇怪的是,那些镣铐的位置,都带着一个方形的东西。

    白仲政觉得好奇,上前看着随后道:“是机关锁。”

    刑术也上前看着,发现那种方形的金属上是像积木一样可以活动的木块,这些木块有些腐烂了,有些还算完好。

    “这种东西很少见,如果拿出去一个,市面上也能卖出好价钱,当然是在保管好的前提下。”刑术看着那个机关锁,用手拨动了一下上面的木块,“这种设计看起来像是机关盒,需要拼凑上面的图案,看起来和拼图一样很简单,而且图样也很简单,但可怕的是,只有固定的规律,如果不按照顺序拨动木块,这种机关锁是永远都打不开的。看样子,打造这里的人,平日内就用这些锁住这些奴隶,估计在完工之后,还告诉这些奴隶,如果他们能解开这些锁,那么就可以离开,但这些奴隶估计连字都不认识,怎么可能打得开。”

    白仲政找了一个较为完好的机关锁,蹲在那看着,然后翻看着机关锁下面那个图案,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紧接着飞快在上面拨动着,没多久,那机关锁发出“咔嚓”的声音打开了,被锁在里面的那根腕骨也掉落了下来。

    刑术有些惊讶地看着白仲政,贺晨雪也凑近看着。

    白仲政将那锁扔给刑术道:“你可以带回去了,算是我和你做的第一桩买卖。”

    刑术看着手中的机关锁道:“厉害。”

    “对你们来说厉害,对我来说就是家常便饭。”白仲政却带着一种厌恶的表情,“我从很小开始,每天摆弄的都是这种玩意儿……”说到这,白仲政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改口道,“我眯一会儿,太累了。”

    刑术看了一眼贺晨雪,知道白仲政是不想让他们太了解自己,于是也不再问什么,叮嘱贺晨雪也休息下之后,从门口走出去,看着周围杂乱的,像是建筑工地一样的空地,还有空地外面的那条横沟,以及横沟周围那些摔得七零八碎的尸骨。

    贺晨雪走了出来,指着远处那个洞口道:“应该是从那里接着往下走吧?”

    刑术点头:“应该是,看看这周围,就像是一口井一样,造出来这里的人,先是按照风水穴位挖出了这个巨大的井,然后再以这口井为中心,在中心点修筑了这个巨大的花灯,再在上方井壁处修建机关通道,同时灌注那个隔世板,再做好上层机关,最后彻底掩埋。”

    贺晨雪感叹道:“这得花多少年的时间?”

    “不知道,十年?二十年?也许更长。”刑术朝着横沟走去,看着横沟中的井水,还有周围那些白骨道,“看样子,以前来到这里寻宝的人不少,但是都死在开红门的那个环节了。”

    贺晨雪点头:“就和我当时一样,要是我往下跳,肯定也摔死了。”

    刑术指着屋子的另外一个侧面道:“那座桥应该是在屋子的背面,桥会随着这个珠子旋转上升,同时翻滚,只有这个屋子外面这一片地方有浮在水面的地面,屋子后面肯定全都是水,所以,我们在另外一边朝着下面扔石头的时候,听见的只有水声,而不会知道这里还有地面,况且,上面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固定绳索,钉子也打不进去,如果有的话,直接顺着绳子滑下来是最好的方式。”

    “我们没有电筒了,燃烧棒和荧光棒也剩下不多,怎么办?”贺晨雪看着那黑漆漆的洞穴问。

    刑术指着周围道:“这里有很多木块,还有一些破布什么的,我那里还有点酒,只能做火把了。”

    “对了,那种蜈蚣,你为什么叫它千足赤红?”贺晨雪问。

    “一种称呼,那种蜈蚣很少见,也算是一种名贵的药材吧,不过在这里,东北几乎见不到,这些东西应该是当初修建的人故意养的,但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还活下来这么多,这就说明,这里除了千足赤红之外,还有其他的动物存在,否则的话,只有蜈蚣的前提下,这些东西早死了。”刑术回头看着那屋子,“千足赤红有剧毒,本身分泌的一种液体会从人的皮肤渗入,就是一种神经毒素,会令人手脚麻痹,肌肉僵硬,接着就是窒息性死亡。”

    贺晨雪点头:“你懂得真多,原来当逐货师这么难。”

    “经验。”刑术看着贺晨雪道,“逐货师不算是全能吧,但至少大多数的东西要懂,我从拜师那天开始,就在大江南北闯荡,但是我师父因为身体原因,从来没有带着我出去过,我都是独闯,我每次出门之前,师父都让我写份遗书,他说,做这一行,也许迈出一步,再走第二步就死了。”

    贺晨雪看着那个洞穴问:“那你为什么要做这一行?”

    “你呢?”刑术问,“你为什么会进铸玉会?”

    “我没得选。”贺晨雪道,“就像那些父母在工厂里面当工人,子女将来也有极大可能当工人是一样的道理,人生的道路早在出生的时候就定下来了。”

    刑术点头:“我也没得选,我不知道爹妈是谁,我妈是个疯子,都不知道我爹是谁,她在精神病院生下的我,然后就死了,接着我被收养,然后在精神病院长大,周围没有一个正常人,一个都没有,包括我养父,他都是一个整天研究各种病例和案例的人,我师父呢?每天给我讲的都是这个物件,那个东西。你知道我从懂事的那天起,我的梦想是长大做什么吗?”

    “什么?”贺晨雪看着刑术。

    刑术笑道:“我的梦想是长大以后一定要去卖游乐场的门票。”

    “啊?”贺晨雪不解道,“为什么?”

    刑术解释道:“因为我养父第一次带我去游乐场的时候,我玩得很高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