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一章 :尸骸遍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1960年,正值三年自然灾害最严重的一年,但当时在东北地区相对来说受灾较浅。阎刚说能记得在当时简报中还提到过,在60年1月份,爆发过一次猪瘟和猪肺病,当时死了几千头猪,算是重灾,后来在5月份左右旱灾挺严重的。

    阎刚皱眉道:“关于当时我的背景,我实在不能多说,毕竟当时简报上说的,和我后来看到的一些数据不怎么一样,总之呢,当时关生荷就是打出了杀穷奇的旗号创立的天言教,有两个地方关生荷做的和其他的邪教不一样,第一,她不用教徒的钱,一分都不用,其二,她创立的天言教只收111个教徒,而且这111个,最好是老屯子里那种沾亲带故的人,两代左右都有血缘关系的。”

    田炼峰问:“不用教徒的钱?”

    “这是手段吧,所以当时关生荷,也就是关芝青的目的,不是为了钱,这个可以肯定。”阎刚回忆着,“她开始是说大家拿钱出来,拿钱拿物给她,为什么呢?因为她说穷奇将瘟疫放在这些东西上面,她要清除上面的瘟疫,开始有人试着给她,没几天,她又原封不动的将这些东西还了回去,还去那家人家中祈福,后来很多人都说,她去了之后,家里有病的人慢慢的就好了,身体就健康了,于是大家都很相信她,继续拿钱拿物,她一件都没有留,都一一还给了这些人,一时间,关芝青的声名大噪,都说她有神力。”

    术刑听完冷笑一声:“神力?关芝青是个医生,她当然可以治病了。”

    贺晨雪不说话,什么表情都没有,刑术也不知道这些事情到底贺晨雪是不是真的不清楚。

    一来二去,好几个屯子的人,都对关芝青非常的崇拜,真的将她当做了神明。你想想,一个人不会拿你的一毛钱,不会吃你的半点东西,还帮你看病治病,长期下来,你会不会相信这种人?就算你开始不相信她那番话,也会出于感谢,安静的听这个人给你“讲经”,长此以往,按照关芝青这种有脑子有目的的人,要对没有文化的人洗脑那是很简单的事情。

    “关芝青是1956年年初到的出事屯子的那一带,差不多也算是小北湖林区周围的地方吧,她花了4年的时间谋得了所有人的信任,4年之后,她成为了天言教的教主,并且秘密的拥有了111个教徒,都是非常忠心,严守秘密的人,但据简报上来说,这111个人应该算是有一定的血缘关系,同一个祖宗吧,只是他们自己都不是很清楚,这一点,我想是关芝青自己无法掌握的,所以只能作罢。”阎刚仔细回忆着,“1960年11月吧,我记得当时简报背面,还贴了当时中央的那个《关于彻底纠正‘五风’问题的指示》,那个指示就是1960年11月出来的,对,就是那个时候。”

    1960年11月,关芝青和那111名教徒一夜之间从屯子中失踪了,整个屯子人口原本就不多,加起来才不到600人,一夜之间111个人消失了,自然就是大事。当时就有人报警了,报警的是村长的闺女,因为村长本人都失踪了。

    派出所立即派人下来调查,但是毫无头绪呀,111个人的的确确失踪了,那是真的,都是有名有姓的,昨晚还好好的躺在炕上,今天清晨睁开眼睛人就没了!派出所立即汇报上级,上级立即成立专案组,同时请求最近的驻军协助,因为当时没有武装警察部队,公安人手也不足。

    随后,部队派了个连,加上当地武装部的民兵连和公安一起行动,开始对周围地区进行搜索,这个搜索进行了一定的时间后,发现了足迹,毕竟那是一百来号人,要隐藏足迹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随后怪事发生了,部队寻找足迹的过程中,发现他们一直在某个地方绕圈,就和迷了路一样,而且最奇怪的是,可以后退原路返回,但要进前面的林子中,不管你怎么走,当你走出来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就站在进林子的位置。

    听阎刚说到这,田炼峰指着阎刚道:“哦,这个就是咱们昨天走的那个进林区的路对不对?”

    “对。”阎刚点头,“我也是说到这,才想起来的。部队在那转了三天没有找到,觉得这件事怪得不得了,但是当时那个背景大家都知道,就算心里觉得这事可能与鬼神呀之类的有关系,但谁也不敢说呀,一直到第七天,也就是一个星期之后,关生荷也就是关芝青自个儿出现在林子口的时候,这件事才算有了点眉目。”

    不过当时,谁也不知道关芝青就是这件事的主谋,也不知道什么天言教,因为她一直以来隐蔽的很好,搞得那些入教的教徒都认为自己差不多就是地下工作者了,要抓的也不是什么凶兽穷奇,而是敌特!

    当时关芝青出现在林子口的时候,满脸的泪痕,眼神茫然,双手低垂在两侧,但浑身上下很干净,只是头发略有些凌乱。

    所有人立即上前,问她怎么回事?

    关芝青低着头,就说了一句话:“我是穷奇……”

    阎刚回忆到这,深吸一口气:“穷奇,是上古时代的四大凶兽之一,传说这种凶兽是鼓励人做坏事的,同时还要吃人。”

    贺晨雪依然不语,但却下意识抓紧了手中的水壶,手指头骨节都发出了声音,其他人都意识到了,刑术也知道贺晨雪很难面对这段历史,于是道:“我算明白关芝青留下那纸条的原因了,她的意思是说,那111个人是她杀的。”

    “天啦……”田炼峰下意识看了一眼贺晨雪,但被刑术一眼瞪开,田炼峰转而看向阎刚道,“一百多个人?杀人狂魔呀这是!”

    这句话说出口,贺晨雪浑身又是一震,刑术瞪着田炼峰让他不要再说话了。

    阎刚迟疑了一会儿,在刑术眼神允许下,又道:“关芝青当时就自首了,原原本本将自己组建邪教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并且承认那111个人是自己所杀的,不过却死都不说,到底是怎么杀的,尸体在哪儿,不管怎么问就是不说,反正交代完毕之后,每天都询问办案民警,什么时候枪毙自己,因为自己该死。”

    刑术点头:“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阎刚摇头。

    田炼峰听到这,低声道:“有人还是说谎了,说什么自己奶奶说的如何如何,1960年距离至今多少年了?犯了那样的重罪,肯定枪毙。”

    贺晨雪此时终于开口道:“对,我奶奶是死了,但她却是自杀的,那张纸条也是后来办案民警带出来的,也不是为了留下什么遗物,只是为了希望查明白那张纸上写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刑术立即问:“办案民警给谁的?”

    “我爷爷。”贺晨雪说完,在刑术没开口问前又解释道,“这些事都是我养父母转告的,我连我亲生父母都不知道是谁,更不要说我爷爷了。”

    刑术略微凑近贺晨雪:“你养父母也没有告诉你亲生父母和你爷爷叫什么之类的?”

    “没有,他们说,我知道了,对我没好处,有些事情既然隐瞒了,干脆就瞒一辈子吧,现在我觉得,他们的话是对的。”贺晨雪的声音越来越低。

    刑术起身来,看着四周:“这么说,这111个人是死在这里了?怎么死的?”

    “这件事一直是个谜。”阎刚道,“至今都没有人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听他们说,当年关芝青自杀之后,这件事就变成无头案了,部队出动了很多人搜山寻找,但是什么都没有找到,那111个人,就这么凭空没了,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肯定都死了,关键是怎么死的?尸体在哪儿?”

    “尸体就在你们的脚下!”一个声音从后方一颗树后传出来,众人大吃一惊,立即起身看着声源的方向,看着从那颗树后慢慢走出来并且戴着尸面的白仲政,刑术一眼就认出这家伙就是那晚在旧筒子楼遭遇过的那家伙!

    “是你?”刑术上前道。

    “噢,那天晚上出来吓唬我的就是你呀!”田炼峰也想起来了。

    阎刚看着两人:“你们俩认识?”

    “嗯,我告诉过你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