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三章 :一线屯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刑术等人拿着打包的饭菜,跟着贺晨雪来了已经定好的五星级酒店,之所以贺晨雪要定这么高级的地方,并不是因为舒适,而是因为安全。这家酒店,上下电梯都需要房卡,步行的楼梯也带自动锁,只有在有火警的前提下才会开放。

    走进贺晨雪所开的那套房之后,田炼峰瞪大眼睛看着这间套房,像个土包子一样钻来钻去,最后才回到众人所在的客厅中,拿起一串烤肉,边吃边说:“贺小姐,看来你平时没少赚呀,这种五星级酒店的套房,一晚上得好几万吧?”

    贺晨雪淡淡道:“太夸张了,只是豪华套房,我是他们的高级会员,一晚也就是2000元左右,很便宜。”

    “一晚2000元还便宜呀?”田炼峰四下看着,“我一个月才赚几个钱呀。”

    “别说废话了,说正题吧。”阎刚皱眉道,喝着自己的糯米酒,“我现在要做的就是两点,第一,找到田克,这是我的任务,第二,就是找到害我战友的那孙子,至于你们要找的奇门里面的东西,什么财宝呀之类的玩意儿,我没兴趣,不过话说在前头,如果要请我继续做下去,价钱得另算,我是拿多少钱干多少事,你们要是同意,就说话,不同意,我做完头两件事就回哈尔滨。”

    刑术看着贺晨雪道:“贺小姐,你认为呢?”

    “你请来的人,你决定。”贺晨雪依然是那副语气。

    刑术摇头:“从在哈市,我被迫开了你那辆车来牡丹江的那一刻开始,你就是雇主了,按照行当里面的规矩,雇主说了算。”

    贺晨雪点头:“我没什么意见,我眼睛不好使,路上大家也需要互相照应,田先生是事主,必须跟随,这也无可厚非。”

    田炼峰这么一听,觉得贺晨雪话中的意思好像说自己是拖油瓶?刚要辩解什么,被刑术一眼瞪了回去,接着刑术道:“贺小姐,既然事情咱们谈妥了,那接下来你应该说说当年在一线屯发生了什么事吧?”

    “行,不过在这之前,还有一件事需要办,这件事非常重要。”贺晨雪说完起身来,掏出一块断裂成两块的,上面什么都没有雕刻的玉块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上面道,“刑老板,你认识这是什么吗?”

    刑术看了下,问:“可以上手吗?”

    贺晨雪点头,刑术拿起来,仔仔细细地看着,边看边说:“上下不一样,上面是冰种,下面是花青种,已经开裂了,这东西不值钱了,你拿出这个来是什么意思?”

    “这叫断玉,是铸玉会中无法斩玉出师的人,所给的一种信物,这么说吧,就等于说你去上学,没有拿到毕业证,只给了一个结业证,是一样的道理。”贺晨雪的声音有些低沉,“按照规矩,我这样的人是无法从事这一行当的,因为我压根儿就没出师,但是铸玉会还有个其他规定,考虑到很多弟子学了十来年只有这么一门手艺,不从事这一行只能饿死,所以定下了,未出师弟子如果嫁娶了其他出师弟子,便可以从事这一行当的规矩。”

    “什么意思?”刑术立即问,心里又很恼火,觉得这娘们的事儿怎么这么多呢?旁边的田炼峰和阎刚心里也是这个想法,觉得这女的太墨迹了。

    贺晨雪又道:“所以,我后来为了从事这一行,声称在我到了适婚年龄那一年,就嫁给了一个叫做凡孟的人,实际上这个人已经死了很多年了,也是铸玉会的弟子,死在湘西一带的山中,极少有人知道这件事,上面的人想查证很难,所以,我算是成功了。”

    刑术皱眉道:“贺小姐,我还是不明白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其实会中已经在怀疑我了,一旦他们开始怀疑我,我就完了。”贺晨雪眉头微皱。

    田炼峰紧张道:“他们会清理门户?”

    贺晨雪摇头:“那也不至于,但他们会找到我之前违反行业规定的一些证据,想办法将我踢出这个行当,让我无法当鉴定师,就是说断了我的活路,刑老板,你应该理解……”

    刑术点头,如前些日子他对田炼峰所说的一样,其实做他这一行的很可怜,因为干了这一行,再没法干其他的事情了,一切都得从头来过。现在的很多典当行,说是典当行,其实都差不多和小额贷款公司一样了,说白了,就是放高利贷的,虽说典当行从根本上与放贷的差不多,不过朝奉这一职业在刑术他们眼中,却是很神圣的,而正儿八经的当铺十分稀少,整个大东北,乃至于全国都找不出几家来。

    阎刚喝着糯米酒,问:“贺小姐,你就直说了,你有什么要求?”

    “我希望有人能假扮凡孟,帮我渡过难关。”贺晨雪说着,下意识看向了刑术,“不过凡孟也是个很有实力的鉴定师,一般人要假扮他很困难。”

    贺晨雪言下之意,等于是说明了,眼前三个男人当中,只有刑术符合这个条件。

    刑术也不傻,他立即道:“怎么假扮?凡孟的样子和我们长得又不一样。”

    “很少有人见过凡孟的样子,那次去湘西,凡孟和认识他的人全都死了,唯独活下来的人只有一个,而那个人也失踪了,所以就算有人假扮凡孟,也没有人会认出来。”贺晨雪说完,直言问道,“刑老板,你可以帮我这个忙吗?”

    阎刚和田炼峰看向刑术,刑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总觉得贺晨雪此时此地提这件事是有目的的,但目的是什么,他说不出来,不过他知道,要是他不答应,贺晨雪就会将时间耗下去,耗到自己答应为止。

    最终,刑术还是答应了,他看着贺晨雪点头道:“可以,但是你得告诉我凡孟的大致情况吧?有人问起,我也好有个应对措施吧?”

    其实刑术是想从凡孟这个人的身上找出点贺晨雪的东西,但贺晨雪却说:“你就说自己失忆了,这是最好的办法。”

    刑术知道贺晨雪估摸着是想用这件事来牵制自己,再纠结下去只会耽误时间,只得点头道:“好吧,我答应,现在,你应该说说一线屯的事情了。”

    贺晨雪微微点头,开始讲述关于1938年一线屯再次现世的过程——那是1938年的冬天,是民国二十七年,伪满洲国的康德五年,日本的昭和十三年,当年的3月18日,日本扶持下的傀儡政权中华民国维新政府成立,而申东俊的清缴行动也于当日展开。

    实际上,申东俊带领下的这支混编军队,所谓的日本关东军人数只有不到50人,剩下的200来人都是伪满国防军,号称3个连,实际上人数达不到三个连,所携带的武器,基本上都是以三八式步枪为主,部分伪满军队的士兵还在使用老式的村田步枪,重武器只有十一年式轻机枪,掷弹筒还有迫击炮,因为必须要达到一定的行军速度的关系,他们连重机枪都没有携带,认为有掷弹筒和迫击炮之类的曲线打击火器,就可以完全压制住他们要剿灭的抗联部队。

    实际上,在申东俊的情报中,这支抗联下面的小部队人数并不多,只有不足30人,而且基本上以伤员为主,毕竟申东俊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去抓捕刑仁举,而不是真的要去剿灭抗联部队。

    “那次行动,申东俊是有私心的。”贺晨雪淡淡道,“原本他只是想调集两个连的伪满军同行,但当时关东军方面表示担心他,才派遣了那50人的关东军士兵,实际上是为了监视他。”

    刑术道:“申东俊就算是有地位,但实际上他有权力调动的只有伪满的军队,关东军方面他即便是有正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