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意外中的意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现在,我宣布下规矩。”刑术转身回去看着后座上的两人,“规矩一,做任何事动脑子,想着整个团队,不要老想着自己;规矩二,产生任何矛盾的时候请参照第一条;规矩三,任何事情最终做决定的只有我,我是你们的雇主,你们的头,你们的老板!”

    刑术见田炼峰刚要开口的时候,立即指着他道:“我也是你的雇主,即便你是事主,只要坐上这辆车,就是我的雇员之一,就得听我的,否则现在马上打开车门滚下去。”

    刑术虽然是对着田炼峰说,但实际上这番话是告诉给那枝和阎刚的,他知道这两个人能听懂。

    田炼峰点头,那枝也点头表示明白,只有阎刚一个人什么反应都没有,只是打开了车载的cd,随后里面传来了一首外语的歌曲,因为那轻松的节奏,让车内的人都放松了下来。

    田炼峰问:“什么歌呀?什么名字?”

    那枝在旁边道:“是《novemberrain》,原唱是枪花,这个不是原唱。”

    田炼峰点头:“噢,知道了。”

    说完,过了几秒,田炼峰又问:“枪花是谁?男的女的?”

    那枝看着田炼峰道:“是一支乐队。”

    “东北的?”田炼峰睁着眼睛问。

    那枝深吸一口气,刑术立即转身道:“对对对,东北的,好了,现在说一下关于失踪人员的情况。”

    刑术说完,故意看了下那枝,用眼神示意她保持安静,因为要是这样下去,田炼峰会问个没完,这个单纯的孩子一直生活在刑术认为的二维空间中,而不是正常人所生活的三维空间。

    接下来,刑术开始介绍田克,但并没有说主要的原因,其实内中原因他可以说出来的,不过此时他既担心阎刚,也担心那枝,总觉得这两个人有点不靠谱,即便那枝是师父亲自推荐的,他也多了个心眼,毕竟郑苍穹已经快80岁了,这个时候的人,最容易犯糊涂。

    阎刚听完后倒是什么都没说,毕竟这些资料刑术早先给他说过一次了,但那枝却提问道:“他为什么要出走呢?如果知道原因,对找到他有很大的帮助。”

    刑术从后视镜中看着那枝,问:“那小姐,你以前有没有找过类似毫无预兆,莫名其妙失踪的人?”

    那枝立即回答:“极少,大多数都是有理由,也就是动机,这个和破案一样,只要找到动机,就找到了突破点?”

    “但如果没有动机呢?一直找不到呢?还找吗?如果找,怎么找?”刑术又问。

    那枝认真道:“那就只能一步步慢慢来了。”

    “不用那么麻烦了,人是坐火车到牡丹江的,我已经派人去火车站截住他了,我们到了之后,基本上就可以拉着人直接回来。”阎刚终于开口道。

    阎刚这番话说完,那枝开始很纳闷,随后脸上出现了明显的不满。刑术知道,她是在生气,这人明明找到了,为什么还要找自己?

    刑术盯着车头前方道:“那小姐,你放心,人就算找到了,酬劳也不会少了你的,至于酬劳是多少,你现在可以发短信给我。”

    这是规矩,不可以当着第三者的面谈价钱,从前是找僻静的地方,或者是在人多的地方用暗语,而现在,基本上都靠短信来交流。

    那枝低头发短信,刑术拿着手机,随后看到发来的短信上面写着:[3000元,吃住行等费用另算。]

    刑术立即回复:[没问题。]

    这个价钱对刑术来说,简直是太便宜了,完全就属于在做善事,原本刑术计划中那枝会要三万左右,毕竟在追踪和寻物、寻人方面,需要这类专家出面的,至少都是这个价钱。

    四人在傍晚六点一刻才赶到牡丹江,虽然阎刚已经尽快了,但因为是冬季,冰雪路面的关系,他们花了六个小时的时间,而且最奇怪的是,在两点多,田克乘坐的火车到达牡丹江之后,阎刚的战友并没有打电话来联络他,告知他情况。

    阎刚也回拨过电话,但其战友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这让阎刚很不安,因为他那个战友是从不关机的,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

    阎刚没有找到战友,只得将汽车径直开到牡丹江火车客站,停下来之后继续打电话,同时也用另外一个手机联系自己在牡丹江认识的朋友,田炼峰看着车外的阎刚一边打电话,一边还发短信,丝毫不乱,而那枝则下来直接走向一个扫地的大妈跟前,与对方交谈着,最后竟然还开始抹着眼泪。

    田炼峰看着车外问刑术:“术啊,那个那枝怎么还哭了?是我爸丢了,不是她爸丢了,她至于吗?”

    刑术没搭理他,一会儿工夫阎刚上车来,对刑术说:“我让移动公司的朋友帮忙定位我战友的手机了,最多半小时工夫就有消息了。”

    随后,那枝也回来了,眼圈还是红红的,但只是站在车窗外道:“我问了这里的清洁工,她刚准备换班,今天中午到下午一直都是她在出站口附近,她说两点左右的时候,出站口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很平静,我告诉她我的一个亲戚丢了,我现在去监控室想想办法看看两点左右的监控。”

    说着,那枝转身走了,等那枝走之后,阎刚就摇头笑道:“这个小姑娘,利用她那模样去博取她人的同情,有点无耻。”

    “那是人家的优势。”刑术淡淡道,“不要在背后议论人家这个那个,我说了,我们是个团队,明白吗?”

    阎刚扭头看着刑术:“我还没问你是什么意思呢?你找了我,又找她,是认为我不靠谱?”

    “这个人不是我找的,是我师父找的,我不好拒绝,你也知道,我希望出来的队伍不超过三个人,这次算破例了。”刑术满脸愁容,其实他在这里也有朋友,但不是万不得已,他不想动用这些关系。

    许久,那枝回来了,上车后道:“麻烦了,我看了监控了,看到了田克从出站口出来,出来之后,田克直接上了一辆牌照为黑c8xx9x的商务车,我看了各个角度,发现车是沿着光华街朝着护路街方向去的,之后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有办法找当地的交警,但这需要时间。”

    “不用了。”阎刚说道,因为他的电话响起来了,他随后接起来,静静地听着,然后道,“谢谢,帮我盯着,我等会儿再联系你。”

    说着,阎刚挂掉电话,看着都盯着他的其他三人道:“我战友的位置不在牡丹江,在临近的宁安市,麻烦了,出事了。”

    阎刚发动汽车之后,刑术却抓住方向盘,问:“什么意思?”

    阎刚皱眉解释道:“我战友是个很谨慎的人,按照他的做事方法,在他发现田克从出站口走出来之后,他肯定不会马上迎上去,而是会装作开野的的司机亦或者周围旅馆拉客的人上去搭讪,然后想办法将其安置在某个地方,如果有人先他一步将田克接走,那么他必定会悄悄尾随,同时将情况告诉我。”

    说完,阎刚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那枝道:“按照她的说法,田克上了一辆商务车,整个过程很快,事情很焦急的前提下,我战友肯定来不及给我打电话,必定是开车就追,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商务车肯定开得很快,走的全是红绿灯很少的地方,这样一来,我战友只顾追踪,就顾不上联系我了,不过很快他就被人发现,并且被人制住了,然后带到了宁安市。”

    田炼峰立即问:“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太简单了。”阎刚道,“接走田克的人肯定也怕出事,所以行事谨慎,无论他们开得多快,也不会故意违反交通规则,否则会招致麻烦,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