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章 城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麻痒的感觉从四肢百骸席卷而来,兰卡快要哭出来。他不知道为什么身体完全不受控制,明明想要推开科维其,可是手指碰到他的时候,指腹感觉到富有弹性的肌肉,竟然黏在他身上再也不想拿开。

    受伤的右臂起到一点阻挡的作用,无力地横亘在胸前,一定程度上阻挡了科维其的侵犯。

    手指被科维其温柔地含住,指骨处被细细舔舐,酥麻霎时间将他击垮。

    兰卡努力睁大眼睛瞪着科维其,想用目光吓退他。可是如果现在能给他一面镜子看看自己的情况,他绝对不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举动。

    科维其翻身压在他身上,半支着身体避开他的胳膊。他嘴角温柔含着兰卡的手指,根本不让他有逃开的余地。

    此时望着兰卡雾蒙蒙带着一丝委屈的眼神,只觉下腹一紧,浑身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放开!”兰卡恼羞成怒,被他火热的眼神看的浑身发痒,手指不自觉抠住他嘴角上的疤,可力道却像是抚摸一样。

    声音出口的刹那间,他可耻地感觉到科维其抵在身上的坚硬部位跳了跳,整个人顿时一懵,紧接着耳朵根红的能滴血。

    那声音染了情愫,与其说是呵斥,不如说是讨好。

    “乖,再说一遍。”科维其低声笑了出来,凑到他耳边诱哄道,与此同时,一只手不安分地顺着腰上的肌肉钻进兰卡的裤子里,毫不犹豫地到达目的地。

    兰卡紧紧咬着唇,再也不肯多说一个字。

    他双腿不停地摇晃,想要摆脱那只无耻的手。可是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要逃开,还是想要更多。皮肤接触的地方似乎燃起了火焰,烫的兰卡从腿根到心口都开始战栗,脑子里像烧起了火炉,而他所有的神经就大喇喇地被架在炉子上炙烤。

    “兰卡!”他的挣扎简直火上浇油,科维其一惊,鼻尖蓦地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双腿压得更紧,指尖抚摸过的地方感觉到一阵湿意。

    兰卡犹自不知死活地撩拨,科维其再也无法忍耐,低喝一声,饿狼扑食一般压了下去。

    ***

    吃饱喝足以后,科维其餍足地侧躺在床上,望着兰卡的睡脸发呆。

    他抬手抚了抚兰卡的额头,感觉第一波情热已经散去,这才微微松了口气。然而想起接下来还有两波情热,既心生渴望,又担心兰卡的身体无法承受。

    ——至关重要的是,他必须将自己的生殖器嵌进兰卡的结中,完成射/精。

    只有这样才能完成彻底标记,让兰卡身上留下只属于他的味道,让他整个人只属于自己。

    可是兰卡的身体……

    虽然刚才已经十分小心,然而折断的胳膊十分影响两个人的行动。要不是身体的渴望非常强烈,兰卡方才险些被胳膊上的疼痛逼哭。即使深陷在缠绵中,他偶尔抽搐的肌肉也显示出遭受到的痛苦。

    除非,兰卡肯坐在他身上,然后……

    科维其慌忙打断自己的遐思,只觉得浑身又开始燥热起来。

    兰卡睁开的时候,正好看见科维其面红耳赤,两个人的目光对视上,又慌忙挪开,谁都不敢看谁。

    “水……”半晌,兰卡才呢喃一声。嘶哑的声音吓了他一跳,喉咙像是要冒烟一样,嘴巴里更是干涩的厉害。

    ga发情时体内的水分会迅速消失,即使之前科维奇已经替他喂过两次水,醒来时兰卡身体缺水的状况依旧十分严重。

    科维其端着水杯递到兰卡嘴边。

    兰卡瞧着他小心翼翼的样子,甚至怀疑之前见到的那个暴怒的人只是一场噩梦而已。然而他很清楚,那确实是科维其无疑。

    现在呢,他已经得到自己了,所以才会这样温柔?

    这样的认知让他一阵难受,心里闷闷的,微微偏开头避开那只手。

    科维其也不生气,连忙将人扶起来靠在怀里,一边轻柔地替他捏着酸软的腰,一边将水杯重新递过去:“你缺水太多,还是喝一点吧。”

    兰卡猛然想到自己缺水的原因,皮肤不可抑制地泛红,斜着眼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这一眼却瞪的科维其心潮澎湃,好似万种风情都在这眼神里。他当下一个忍不住,低头就含住了兰卡的唇,重重亲了一口又立刻退回去。

    兰卡被他这样的流氓举动气的发抖,可是心里有气身体却没那个力气发。

    眼看着科维其大有“你再不肯喝那我只好亲自喂你”的意思,他心中当即警铃大作,慌忙张口含住了杯子边缘。

    科维其可惜地望了望他红肿的唇,颇为不甘心地望了望杯壁。

    ——本来,他还准备换另一种方式喂他。

    巨大的体力消耗让兰卡整个人十分疲惫,他倦倦地躺在科维其怀里享受着他的照顾,同时心里暗暗自责,不该这样就被他的糖衣炮弹攻陷。

    半晌,兰卡终于恢复了一些体力,哑着嗓子问道:“伊诺呢?”

    科维其脸色一黑,鼻子里冷哼一声,心里嘀咕道:“刚才累死累活当牛做马伺候你的人是我,结果你倒好,一有精神了就惦记你那个弟弟。”

    然而经过之前那么一出,他现在不敢跟兰卡来硬的。

    “现在天很晚了,伊诺刚才吃了晚饭,已经睡下了,你要见他,等明天吧。”科维其定了定神,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咬牙切齿。

    兰卡只不过随口一问而已,根本没料到科维其会这么详细地跟他解释,闻言不禁愣了愣,扭头望了他一眼,又很快转过头,聚精会神地用手指抠着被子。

    半晌,他呐呐道:“你就没什么要跟我解释的?”

    科维其质问的话犹在耳边,兰卡现在冷静下来,也觉得之前太冲动。被科维其质问的时候,他竟然无言以对。

    科维其心道你总算知道问了。

    “别抠了,再抠都要被你抠出来洞了。”他将兰卡的手拢进掌心里,轻轻抚摸着他手背上的皮肤,一时间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他完全不知情?兰卡会相信吗?

    第一波情热刚刚结束,兰卡现在的身体十分敏感,根本经不过任何撩拨。科维其的抚摸让他身上一阵发痒,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身体又有些发热。

    科维其立刻察觉到他的异变,连忙收敛心神,老实地握着他的手。

    半天都没有听到回答,兰卡有些尴尬:“不想说就算了。”

    “不,我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科维其捏了捏他的指尖,“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确实是突然接到爷爷的视频通讯,然后就听到了那番话。”

    “可你并没有反对他的话。”

    “我……”科维其痛苦地闭了闭眼,“我当时已经完全被他的话吓呆了,我怎么也想不到……兰卡,你知道我听到那番话的时候有多震惊吗?我当时整个人都懵了,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如果可以的话,我……”

    他忽然卡了壳,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果可以的话,他要怎么办?

    那是他的爷爷,将自小失去父母的他抚养长大,这十八年来宠爱有加,甚至要将家族交到自己手上。难道要他站在亲人的对立面?

    可是如果听爷爷的话,将兰卡交给安娜处置,那他这一辈子也绝不会安心。

    两个都是他爱的人,然而现在这两个人站在了敌对的位置,逼他做出选择。

    科维其许久没说话,兰卡已经猜到他的挣扎。能让科维其在他跟尼克公爵之间游移不定,他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原来自己在科维其心目中地位这么高。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明白。”

    兰卡闭上眼睛靠在他怀里,呼吸平缓,像是快睡着了一样。

    如果科维其选择了尼克公爵,那自己一定会很难过。可是如果他为了自己站在了尼克公爵的对立面,兰卡发现自己也高兴不起来。

    要是科维其真的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为了一个omega连教养他十八年的亲爷爷都可以抛弃,那他还有什么值得自己喜欢的?哪怕那个omega是自己,他也难以接受。

    直到这一刻,兰卡才真正确定,他是真的喜欢上了科维其,不是因为这个人阴差阳错知道了自己的秘密,而是因为这个人不会虚伪地欺骗自己。

    越是这样,他越是害怕。如果有一天塔隆帝后与尼克公爵之间分出生死,他跟科维其要怎么办?

    他不自觉反握住科维其的手,掌心里竟出了一层冷汗。

    哪怕塔隆帝后并不爱他,可是他从来没想过要他们去死。更何况还有伊诺,伊诺才十二岁,自小在帝后身边长大,若是出了意外,伊诺怎么办?

    最后的赢家不论是谁,都注定了另一方死无葬身之地。

    而这是他最不愿看到的。

    ga骨子里的柔弱和悲天悯人,决定了他们不适合做决策者,因为有太多感性因素会影响他们的判断。

    兰卡闭了闭眼甩开杂乱的心思,安静地靠在科维其怀里。

    他不知道,这样的时光还能延续多久。

    两人紧贴的肌肤能感觉到对方身体在不断升温,科维其低头看了眼兰卡潮红的面庞,知道第二波情热即将到来。

    或许因为之前袒露心迹,这一次兰卡分明没有抗拒,甚至微微抬起双腿配合科维其的动作。

    科维其简直大喜过望,情急之下不小心碰到兰卡的胳膊,疼的他龇牙咧嘴。

    就在两人肢体纠缠时,整个蔷薇学院已经炸开了锅。

    罗兰中将早已开始戒备安娜的行动,发现她有所异动时,第一时间调集部队进行抵抗。

    安娜已经提前得到消息,知道兰卡搬出学校宿舍了,正被罗兰的人保护着,所以第一要务就是冲到了商业街,然而却扑了个空。

    罗兰得到属下传来的消息时,无比震惊。

    “殿下失踪了?”他正担心安娜突然发难,抓到两位殿下作为筹码,谁知道竟然听到这样的消息。

    “是,太子殿下夜里突然带着二殿下离开,我们不敢阻拦,只能派人跟在后面,可是跟丢了。”

    闻言,罗兰面色一沉。他派过去的人都是军队里的好手,太子殿下带着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还有两个机器人,怎么可能摆脱他们的跟踪?

    “现场有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

    “发现了被掩盖过的信息素味道,可是无法分辨属于谁,而且到中途信息素味道凭空消失了。”

    遮掩或者抹掉信息素味道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罗兰曾经查看过兰卡的功课,知道他没有这个能力,那么是谁?谁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两位殿下带走?又带到什么地方?对方有什么目的?

    他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兰卡并没有落到安娜的手里,否则尼克公爵那边一定早就传出消息。

    只要人没落到尼克家族手里,一切就还有希望。

    连酒走到罗兰身边,小声道:“我单独出去找殿下他们,这里交给你负责。”

    a的信息素味道淡薄,几乎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所以连酒以前在军队中主要负责刺杀,行动迅速而隐蔽。罗兰点了点头:“务必找到殿下他们,陛下那边,怕是支撑不住了。”

    连酒立正敬礼,转身离开房间,迅速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把那两个机器人给我带进来!”罗兰怒目圆睁,狠狠地一捶桌子。

    他曾信誓旦旦跟塔隆大帝保证,一定会护住两位殿下的安全,然而事发第一天,竟然就失去了殿下的消息。

    “科维其去了什么地方?”

    面对罗兰的质问,小七和小八面面相觑。

    科维其夜里偷跑出去的时候,根本没想过要带机器人,小七和小八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忽然就被人为地控制起来。

    两只机器人一个脑子不够用,一个木讷地不说话,想从他们嘴里翘出来话,几乎不可能。罗兰中将狠狠皱着眉头,埃塔星如今已经分为两个阵营,如果殿下落到反叛军手里,那情况不堪设想。

    可是科维其这个兔崽子又是怎么回事?好端端他怎么也失踪了。

    或许……他已经被人接回伽马星了?

    罗兰紧紧拧着眉头,不知该如何是好。就算科维其在这里,可是以他跟托尼的交情,难道能绑了他的儿子做人质?

    即使尼克公爵反叛了,他也做不出这种事。

    这兔崽子失踪了,反而解决了他一大难题。

    埃塔星的第一声炮火从部队驻扎地的军械所里打响,反叛军出其不意占领了军械所,亲皇派反应过来时已经折损大半,只能狼狈地退出军械所,为此丢失了大批武器。

    罗兰也是在接到军械所的报告后,才知道反叛行动已经开始。然而塔隆大帝那里却没有传来任何指令,罗兰发过去的视频请求一律得不到回应,这只能说明,白露丹此时已经被人控制,而帝后很可能正处于危险之中。

    罗兰反应迅速,当务之急连忙调遣亲兵占领了蔷薇学院,将赶出去搜捕兰卡的安娜等人彻底堵在学院外面。

    学院储藏室里有大量能源,可供操作机甲,同时也能提供必要的食物,这在战时都是救命的东西。

    ***

    为了防止兰卡受到影响,科维其挑选房间时特地选了隔音条件最佳的房间。

    即使外面已经战火连天,屋子里的人竟然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中央处理系统的嗡嗡声很好地掩盖了外面的嘈杂,主卧所在的外置完全不会受到影响。

    伊诺呆的房间靠近窗户,当第一声炮响的时候,他立刻就察觉到了。

    望着街道上惊慌失措的行人,他吓得险些惊叫出来。西格玛眼疾手快,立马堵住了他的嘴巴。

    此时兰卡正处在发情期,任何意外都可能影响他的身体状况,他们担不起这个风险。

    “殿下现在情况很危险,什么都不能让他知道,小殿下明白吗?”西格玛没说具体原因,可是事关兰卡,伊诺只能一边流眼泪一边紧紧闭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