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6章 攻略卷四·苏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盯着男人,阿兰有些愣神。

    他在视频里来回地走:“这次的事情已经下了逮捕令,苏奕,你怎么突然变得如此糊涂!你明明是个冷淡的个性,,怎么说闹就闹了。你知不知道这次这件事后闹得有多大。“

    他紧蹙着眉,眼里还带着血丝:“苏奕你现在在哪?你知不知道你都做了什么!你赶紧把坐标给我,我过来……“

    话还没说话,视频里似乎发生了什么,他抬头看了一眼,立刻就切断了通信,后面的光屏变成了一片雪花。

    “阿兰,你做什么?“

    阿里木疑惑出声,打断了阿兰的思绪,他不动声色地收回即将要触碰到光屏的手指。

    “阿里木,咱们有事情做了。“阿兰翘起唇角,微圆的眼睛里透着亮,陪着他过于漂亮精致的面容,十分地吸引人目光。

    不过阿里木抖了抖,它比谁都明白,阿兰露出这样的笑容多半不会是什么好事。

    它沉默了一下,突然想起一件事,出声提醒阿兰:“阿兰,似乎这一次的任务返还对象也是苏奕……“

    阿兰一愣。

    “应该是同名吧……“

    再怎么着也不会是个时警吧……

    寻找了一整天无果的苏奕回到家,刚刚打开卧室门,还没开灯就看见床边有一人俯身,从苏奕的角度看过去,那人的双手扼住了苏理的喉咙。

    “你做什么!”

    苏奕一个大步,撞开那个人,将苏理护在怀里,检查苏理没出什么事之后,抱着苏理,凶狠地盯着那个被他撞开的人。

    漆黑的屋内,苏奕的视力依旧良好,被他撞开的那人很快从地上翻身而起,他身形高大,头发有些略长。

    苏奕向上看去,那是一张过于英俊的脸庞。

    “景竑枫?”苏奕心里一忐,该来的果然还会来的。

    视频里那个和原主通话的男人现在就站在这里,用一种复杂难辨的目光盯着苏奕。

    苏奕下意识地讲苏理抱得更紧,浑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小心地朝着门口的位置挪动着。

    “苏奕。”景竑枫皱了皱眉,“你现在回去还来得及,上面答应从轻发落。而且你这次犯的事并不重,只是更改任务目标,得到的处罚也有限。”

    苏奕脸色冰冷僵硬:“那他呢?”

    景竑枫看了看苏奕,目光落在了苏理的脸上:“他?”

    苏奕不说话。

    景竑枫沉默了一阵道:“他的命运已经偏离了轨道,与历史不相符,为了避免产生更大的差错,总局的决定是……销毁。”

    历史具有唯一性,不管是时贼也好,时空总局也好,针对同一个时空有且只有一次改写权。

    苏奕的任务不管能不能完成,这个时空关于的苏理的命运,不可能再有人来改写。

    这些条例,时空法案上写得清楚。苏奕恶补了时贼的知识,自然也知道。

    苏奕沉默着,景竑枫也跟着沉默。

    他没有想过苏奕会这么护着这个人。

    景竑枫早就发现了苏奕朝着门口挪动的动作,暗暗蹙了蹙眉,苏奕向来是个冷漠的性子,以前总觉得他对什么都没有兴趣,现在才知道这个人骨子里是多么固执。

    “我不会跟你回去。”苏奕抿着唇,“他的命运我会帮他扳回正道。”

    苏奕说得强硬,手心里却攥出了一层薄汗。

    如果苏奕就是原主,自然不担心自己是不是景竑枫的对手,然而现在的苏奕不过是个冒牌的,就连原主最基础的实力也发挥不出来。

    景竑枫闻言皱紧了眉,他叹了口气,再抬眼,目光变得凌厉了很多:“苏奕,我不能放任你一错再错!”

    苏奕抱紧了苏理,让自己更安心一些:“我不觉得我错了。”

    说话间,苏奕已经挪到了门边,他单手抱着苏理,一只手小心翼翼地躲开景竑枫的视线,扭动着门把。

    他现在无比庆幸自家的门是朝外开的。

    门开了。

    苏奕手里全是汗。

    他盯着景竑枫,心里直打忐。

    景竑枫似乎也不想多说什么,微微上前一步,苏奕瞅准这个机会,抱着苏理从已经开了的门飞奔而去。

    跑了没几步却发现周围的温度骤降,耳边传来滋滋的声响,像是有什么蔓延过来了。

    苏奕一垂眸,淡蓝色的光芒迅速从他身后蔓延而来,所过之处,全都凝结成微蓝色的冰。仿佛是冰雪女王的奇迹。

    很快这光芒超越了苏奕,将他近在咫尺的大门冻结上,几息之间冰层的厚度就超过了十厘米。

    整个屋子也大变样,明明外面还是阳光明媚,屋内却是冰天雪地。

    结了冰的地面很滑,苏奕在上面走得很小心翼翼,玄关大门所结的冰,以他如今的力气竟然只能砸下点冰屑,显然不是平常的冰。

    景竑枫从后面而来,他行走在冰上,像是在平地上一样,这些由他制造的冰没有给他带来一点阻碍。

    苏奕四下看了看,所有的门窗都被冻上,他退无可退。

    他的容貌没有变,整个人的气质却陡然变得冰冷,淡蓝色的眼珠冷漠地看着苏奕。

    无数的冰刺拔地而起,互相倾轧着朝着苏奕袭来。

    他虽然深色冰冷,却没有对苏奕下死手,似乎还是希望苏奕能够幡然醒悟,不再一错再错。

    他心里估算着按照苏奕的身手,这些并不足将他逼上绝境,甚至可能并不会造成伤害。他的目标是苏理,冰刺之下,是隐藏的小冰锥,只要苏奕带着苏理避开,他有五成把握可以杀掉苏理。

    然而他所认识的那个苏奕却不是眼前的苏奕,他显然高估了苏奕的战斗力。

    他的这些能力用的熟练,苏奕也有自己能力。但在如今的苏奕眼里,这些都是完全没有接触过的东西。

    没有能力只能用最笨的办法——硬抗。

    不管是那些粗壮的冰刺还是哪些隐藏在冰刺之下的细小冰锥,几乎全都刺入了苏奕的身体之内,若不是景竑枫反应快,这些冰刺就能将苏奕刺个对穿。

    苏奕自己知道自己能力不足,然而在景竑枫眼里却是他对苏理的在乎。

    “你怎么如此……”如此什么景竑枫没有说下去。他恨铁不成钢地盯着苏奕,终究还是挥了挥手,那些刺入苏奕身体的冰刺猛地碎成碎片,消失了。

    血流淌在地上,在冰冷的寒气下迅速结成了血色的冰。

    身上被开的口子有些多,即使是时警强悍的身体素质也有些招架不住,稍微庆幸点的是这里的温度低,血液的流失速度并不快。

    疼痛让苏奕很清醒。

    他依旧抱着苏理,即使手因为又疼又冷颤抖得像是筛糠,可都没有偏离苏理左右。

    景竑枫不知说什么好。

    苏奕,似乎不一样了。

    他抬手想要再次攻击,却又担心苏奕可能会因此死亡,犹豫了很久索性把手放下了。

    他们是朋友,是战友,同样的苏奕也是他的恩师。

    当初是苏奕带着他进了时空总局,教了这些本领。

    他们本不该是这样的局面,却不知为何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苏奕,你知不知道时贼这次接的任务委托人是谁?”他叹了口气,觉得苏奕如今的行为并不值得。

    他本不想将自己探听到的这个消息说与苏奕听,此刻却觉得苏奕若是知道真相说不定对时下的局面会更好一些。

    听到是和苏理有关的事情,苏奕看着景竑枫的眼里少了几分凶狠,变成疑问。

    是谁想要苏理的时间?

    是谁下了时间单?

    为什么是苏理……这些苏奕都想知道。

    然而景竑枫说出的人名却让苏奕瞳孔紧缩。

    景竑枫说:“是苏理,确切地来说,是未来的商业巨子——苏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