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5章 攻略卷四·苏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色的光点……这些日子苏奕没有少见,这是属于时贼的标志。

    他也曾定位到玫红色的光点,可时贼太过狡猾,不出片刻便会消失不见。

    这一次这样明目张胆地出现,想必是不想放弃这样一个苏理身边没有时警的机会。

    尽管苏奕为了尽快赶到在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也没有办法赶上时贼和苏理飞快地移动速度。

    时贼带着苏理奔走着,起初苏奕并不能明了时贼的目标,直到看到时贼将苏理带进了时警地图的红□□域,猛然醒悟过来,时贼想要苏理死!

    时警地图的红□□域,代表着即将发生重大事故的地点,红色越浓郁,距离事故的时间也就愈近。

    而现在那片区域已经浓浓的玫红色,慢慢地朝着红色变化着,像是有人不断地为其加入红墨水一般。

    时警地图旁边标注了事故——7.21重大连环车祸。

    屋漏偏逢连夜雨,出租车在隔了几条街的地方遇到了堵车,出租车前长的几乎看不到头的车列完全堵死了去苏理那条公路的路。

    苏奕一刻也不敢耽搁,付了车费立刻下了车,脚步如飞般按照时警地图所给的路线而去。

    一路跑着直线过去,等苏奕跑到了目的地,时警地图上的区域已经是一片浓烈的红,像是被鲜血浸透过一般。

    而现场,爆炸声,火焰舔舐车架的声音,哭嚎声,呼救声……交织成一片混乱的地狱场景。

    苏奕跑到的位置是车祸爆炸的外围,爆炸刚刚过去不久,就是以他现在时警的身体强度都能感觉得到一滚滚热浪铺面而来。

    人体的残肢被烧得焦黑,滚落在苏奕不远处的路边,看上去可怖又可悲。

    “妈妈!有没有人救救我妈妈!叔叔!叔叔!救救我们!”

    不远处车里还有人在呼救,梳着羊角辫的女孩看着苏奕的眼睛充满恳求,已经哭得红肿的眼睛,带着希望的手朝着苏奕的方向伸着。

    “救救我们!叔叔!”哭声和哀求声交织在一块,让人心生不忍。

    苏奕在原地怔愣了一秒,他低头看了看腕表,腕表上那个代表苏理的光点还在这片区域闪烁着。

    苏理同样危险,生死不明。

    苏奕抿着唇,眉心纠结,不知该如何选择。

    他脚步顿了顿,转过头,想要无视那样的求救,直奔苏理的地方,可脚上却像是被挂上了千斤石,怎么也抬不起来。

    到底救谁……

    耳边的呼救声慢慢地低下去,像是下一秒就要断掉了一般,苏奕猛地一愣,容不得他再纠结,等他反应过来,身体已经下意识地朝着刚才女孩所在之处奔去。

    内心如何挣扎,最后都抵不过良心的谴责,见死不救从不是苏奕能做得出的事。

    若是自己真的这么做了……怕是苏理他们也不会喜欢这样的自己。

    苏奕一边奔走一边用腕表给这片区的医疗中心发去求救信号。

    这条公路车流众多,目击人众多,只是这事发生在电石火光之间,众人还来不及反应,现场便已经是一片狼藉。

    反应过来之后,庆幸者有,崩溃者有,看热闹的有……却一直到苏奕拨打求救电话也没有人拿出电话。

    有时候突如其来的天灾*,所反映的,让人如此沉默。

    呼救的女孩抽抽噎噎地坐在车后座,她身上满是暗色的血迹,一名中年女人用身体挡住了从车后窗飞溅进来的爆炸残骸,她肢体扭曲成人类几乎不可能达到的程度,却将身下的女孩护得很好。

    看样子这就是女孩口中的妈妈。

    危急时刻,保护孩子,是母亲的本能。

    车前座追尾上了前车,车头深深地塌陷下去,坐在驾驶座的中年男人血肉模糊,整个脑袋都去了大半。

    这应该是一家人。

    苏奕在参加时警训练的时候,练习过这样的车祸救援。

    与这个时代的团队合作不同,时警的训练中,大多是教导时警本身的处理能力,所以苏奕一个人也应付得来。

    按照着训练所做过的,排除潜在危险,将女孩从车里已经死去的母亲身下救出,把人抱到安全的地方,委托给旁边站着已经反映过来,决定自发帮忙的群众。

    “叔叔,我妈妈还在那边……”

    女孩期许的目光让苏奕偏开了头,他没有回应,只是沉默地投入下一个人的救援之中。

    有些残忍,苏奕做不来。

    这场被时空总局记录的重大车祸,一共追尾三十五辆车,其中包括了一辆大型的易燃易爆车辆,死亡人数高达六十几人。

    所幸在记录中,易燃易爆车辆并没有引发连环爆炸,事故发生被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平日里的训练在这一刻得到体现,数不清搬开了多少障碍物,从里面抬了多少人,一直到消防队和交警队赶到将所有人隔离在外的时候,苏奕才停下自己的脚步,听着周围警铃和消防队的鸣铃声交织在一起,有些茫然。

    那些被救的人里,苏奕没有看到苏理。

    他站在警戒线外,每每有一个被担架抬出来,抬上救护车的人,他就奔过去看一眼,不是苏理就又回到原地。

    手腕上的腕表发着烫,拉回飘在车祸现场的目光。

    腕表上属于苏理的那个光点消失了,翻遍了整个地图都无法找到。

    这样的情景只能用一个情况来说明——那就是苏理,死了。

    救人的时候,不是没有做好这样的心里准备,可是当这一刻来临的时候,苏奕像是一瞬间被人抽掉了力气,猛地瘫坐下来,旁边的人只以为他救了那么多人,身体超过负荷。

    众人手忙脚乱地要将他扶起来,却被他拒绝了,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固执地站在最前面,不管是人还是尸体,他终归还是要等到苏理。

    这场救援从上午一直持续到了下午,清理工作又从下午持续到了傍晚。

    苏奕一直在边上等着,动作都没怎么变化,每每他掀开那一张张白布的时候,手都是颤抖的,掀开之后又是松了口气的表情。

    还好不是苏理……

    尽管时警定位已经说明了一切,可只要没有亲眼看见,苏奕就不愿放弃那一丝丝的希望。

    又一直等到天完全黑掉。

    “这个人还没死!”

    不知哪个消防员喊出了这一句,苏奕一愣,下一秒就以消防员还来不及反应地速度狂奔向声音发源处。

    不管是不是苏理,这抹希望都浓烈得苏奕放弃不了。

    那是位处车祸中心的地段,也是死亡人数最多的地段,地上暗色的血迹都还没有干,汽车的零件满地都是。

    然而在这一片脏乱之中,半倒在黄色出租车后座的苏理显得像是睡着了一般,宁静又温和,身上甚至干干净净一点血迹都没有。

    这分明是让人觉得奇怪的点,可是在这个时候却像是一个奇迹,让人不可置信的同时又欣喜异常。

    还没等消防队员将工具拿来,就见苏奕怪力地将整扇门拆得一干二净。

    消防队员对苏奕的力气惊叹不已,却也没忘记自己要救人的事实,也没计较苏奕突然出现的事实,赶紧把苏理弄出来。

    将苏理抬出之后,事实证明,苏理身上确实一点伤都没有。

    苏奕一身脏乱地跟着白色担架上了医院的车。

    苏理闭着眼,平日里锋利的棱角都柔和成了柔软的线条,苏奕想要伸手摸摸他,伸到一般看见自己脏得不像话的手,又收回来,在干净不了多少的衣服使劲擦干净一些,才小心翼翼地碰了碰苏理的脸。

    温热的。

    从指间的感受到的不只是温度,而是苏理还活着的这个事实。

    苏奕几乎要喜极而泣。

    他还活着。

    还活着。

    苏理根本没有受伤,为了以防万一,院方还是要苏理留院调查。

    苏奕也觉得这样很好,临时去买了套衣服,在医院的单间厕所里简单地洗了个冷水澡,然后一直呆在苏理的病床前等待。

    他不敢闭眼,生怕一闭眼苏理就醒了,然后又离开。

    抓着苏理的手,他眼睛里的红血丝清晰异常。

    医院给出的检查单显示一切没有问题,可是第二天苏理却没有醒。

    可能是苏理太累了……苏奕自我安慰着。

    可是第三天,第四天……苏理依旧没有醒。

    苏奕的心像是坠落到了冬日结冰的寒潭,几乎要冻结。

    时贼,已经下手了。

    他双目因为几日未眠而红得骇人,表情也难看得让人惧怕,可是握着苏理的那双手却一直在颤抖着。

    翻阅了整本时警必知都找不到解决的办法。

    “苏理,苏理……”

    护士每次来检查的时候,看到苏奕都有点踌躇着不敢进来,尽管苏奕的面皮看上去白净,可可怕的神情却破坏了他的面容。

    苏奕不知道苏理会这样“睡”多久,他能想到知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人就是景竑枫和时贼,可是以如今的局面,和前者联系势必是被定为追捕,而后者,既然就是为了苏理而来,便不存念想对方会心慈手软。

    “我该怎么办,苏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