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5章 攻略卷四·苏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网络上的时贼十分狡猾,苏奕与其的无数次交锋中,对方都是采取游击战的模式,只要追踪系统搜索开始不到十分钟,对方所有的信息流像就立刻退出争锋,所有信息流在短短几息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所以每次时贼的位置定位到一半,最后都在系统低低的嗓音“定位失败”中结束。

    苏奕坐在电脑前面皱紧了眉,这个时贼相当的了解这个世界的手段,而且也很了解时警的追捕手段。

    苏奕不知道时贼是不是本来就是这个世界的人,但光凭现在所掌握讯息来说,时贼对时警方面的手段十分了解。

    现在苏奕在明时贼在暗,而另一方面苏奕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还不及时贼。

    当真是棘手异常。

    苏奕在网络世界守了三天,时贼却再也没出现。苏奕有些疑惑,又等待了两天,最终在苏理脸上的疲惫找到了答案。

    虽然苏奕问苏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他都淡笑着说只是工作有点忙碌。

    但苏奕直觉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

    他心里很清楚,时贼的最终目标就是苏理。

    苏奕详细查看过关于时贼的任务清单,他对任务有自己清晰的目的,首先挑最贵的,其次,挑要求最特殊的。

    总之就是怎么特殊怎么来。

    关于他新接下的苏理的任务,苏奕委托景宏枫去调查过,只是到现在任务具体发布人和具体内容仍然不清楚。

    苏奕也并不知道时贼的时间抽取会对苏理造成什么样的危害,也许是沉睡,也许是死……这些都不确定。

    自从原主的腕表任务从修正苏理的人生轨迹转换成了追捕时贼,便再也没有提醒过苏奕关于苏理人生的偏差。

    苏奕也曾跟踪了苏理两天,却什么都没发现,似乎就像是苏理说的,工作忙碌了一些。

    时贼不再出现在网络之上,这点线索也断了,为了防范于未然,打开了腕表自带的时警训练功能。每天都做一些时警的训练,既然无法避免,就尽量减小遇到时的损失。

    训练中,苏奕意外地发现,这具身体对这些高强度的训练适应性超乎意料的好,训练量已经超出了苏奕常识的许多,却丝毫不感觉累.

    本该是好事,却让苏奕眉心紧皱.

    如果说这个人本身就是这个时代的普通人,这个身体强度明显让人怀疑。但如果这就是时警的身体,那么原主又去了哪里?

    这个世界的原主到底是谁,这个世界的苏奕到底是谁?

    本来的问题就没有解决,却又有无数的问题涌出,每天都在怀疑和推测之中,苏奕只觉得累。

    苏奕开始怀疑,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难道真的是游戏设定?

    所谓的未来又到底是什么样的?

    他迷茫地看了看手,有那么一瞬间有些分不清自己是谁。

    他是那个来自地球的苏奕,还是那个冷漠得不像人的时警。

    “我会想起来的……”苏奕曾经在时警记忆里看到的那句话又突然清晰起来。

    他喃喃自语:“会想起来什么?”

    心口有什么微微的泛着疼,好像在提醒他,他真的忘了什么。

    这样让人纠结不已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最终结束于苏理的失踪。

    那天苏奕在家里一直等到凌晨,都没有见到苏理回家,桌上的饭菜完好无损,昨晚通关的界面也还在电视上亮着,他自已也在沙发上坐了一宿。

    电话无人接听到关机。

    腕表上所查到的讯息是苏理相安无事,也没有和时贼有联系。

    苏理……是自己想要离开。

    为了什么,苏奕不想去深究。

    苏奕的指甲深陷在自己的肉里,掐出道道血痕,强烈的刺痛才让他没有立刻爆发出来,他一直在沙发上耐心等到凌晨。

    天一亮,他就飞快地穿戴整齐,像是一刻都无法等待,刚刚踏出门口才发现穿错了鞋,只好折返回来。

    赶到苏理的公司,却被告知苏理已经被辞退的事实。

    苏奕挨着人问下来,不是摇头就是避而不谈,忌讳的人连目光都讳莫如深,避而不谈的人却是连目光都欠奉。

    从高至下一路问到前台,前台小姐愣了愣,转眼认出了苏奕,脸色当即就变得不怎么好看,连客气都懒得假意维持,略微上扬的语调带着幸灾乐祸和讽刺。

    除了讽刺和嘲笑,苏奕没有收获到关于苏理动向的任何的东西。

    抿着唇从公司离开,坐在那个公交车站旁,苏奕举目四望,车来车往,十字路□□叠

    ,像是一下子就回到了原点——当初那个苏理出走的时候。

    举目四望,四方茫茫。

    回想这几个世界,自己竟然在都在不停地寻找,到了这个世界,对于游戏的意义,苏奕已经不记得了,带大家回家的心愿却越演越烈,以至于在上一世界那数十年的找寻中最终成了一种寻而不得的执念。

    比起养成卷的迷茫和无所适从,如今苏奕已经足够坚强。

    纵使前路无光,纵使不知从何找寻,都不会用放弃作为结尾。

    去了苏理的公寓,那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苏理卖掉,新安置的白色的保险门和新业主客气的笑容,让苏奕心底发凉。

    朝着屋内望了一眼,毫无熟悉之物。

    回了家,苏理还是没有回来。

    苏奕烦躁地揉了揉头,本以为自己不会犯这样的错误,却还是因为自己固有的记忆揣测了太多苏理,以至于对于现在的苏理的了解还只是停留在养成卷的那个别扭害羞的精英男。

    自己应该知道的,苏理这个人就喜欢把一切都包揽,等到事已定局再告诉你。不管过程多苦,多难,到了你面前也只有淡淡的一句:“喜欢吗?”他那个人就是这么别扭又古板。

    现在这样……苏奕不难猜出,必定是苏理在什么地方出了事,一定不想要自己知道。

    不想……让自己看到这么狼狈的他。

    他这人就是这么固执,希望能给自己爱人看到的地方都是完美得挑不出错的,就像当初拼着差点被系统抹杀的危险也要逃走。就为了一个好的见面,好的印象,宁可在缩在冰冷的墙角,也不敢抬头看苏奕一眼。

    不是因为不喜欢……而是因为喜欢得,命都可以不要。

    苏奕捂眼:“一群傻子……”

    可是他们不傻,自己又怎么会站在这里。

    锁上门,苏奕看了看腕表,心里一动,思索了片刻点开了景宏枫(另一个时警)的联系方式,点击了通话链接,巨大的荧光屏幕在苏奕面前铺开,上面写着连接中。

    过了一会儿景宏枫的身影出现在了屏幕之中,他似乎刚刚出什么任务回来,黑色红边的笔挺制服上有些灰蒙,他面容看上去也有些疲惫。

    “出什么事了苏奕?”

    苏奕想了想,找回苏沐世界伪装原主的感觉,带着平淡无常的口气问道:“有没有办法改变目标任务,追踪这个时空的某一个人?”

    “当然有,时警必知里面有……不对,苏奕你要做什么?”景宏枫下意识地回答,回答到一般忽然醒悟了什么,表情变得严肃,“私自改写任务是违反时空保护法的!苏奕,你不会做这种糊涂事对不对?”

    然而苏奕所给的回到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外加一句系统音的“通话结束”。

    景宏枫死命地按通话按钮都被苏奕拒绝了,连强制通话也被隔绝在外,没办法,苏奕的权限比他高。

    他蹙紧了眉,英俊的眉目扭曲成一团:“苏奕,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

    苏奕挂了通话,点开腕表上的功能列表,找到时警必知,在里面翻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问题。

    按照里面所写的方法,苏奕在功能面板里面找出权限设置,权限设置面板迅速弹出警告,苏奕无视掉了警告,设置面板又弹出了密码框,苏奕愣了愣,手上却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几秒就输完了密码。

    苏奕惊讶了一下,转瞬就明白这必定也是时警的记忆所残留下来的身体习惯。

    获得权限后,整个任务列表在苏奕面前排开来,第一的任务是飘红的追捕时贼sss级人物,苏理的任务被排在了第二位。苏奕在权限页面内改写了任务优先性,将所有的设备优先性都调成了苏理。

    权限面板的所有字符扭曲了一下,转瞬恢复正常,苏奕再看,他所期许的内容已经改写好了。

    点开定位系统的地图,能看到那个属于苏理的点在地图上缓慢地移动。

    “警报警报!非法更改任务目标!请立即更改回去!否则视为犯罪处理!”警报连续播出三次,苏奕皱着眉,在权限面板里关闭了和时空总局的联系,将智脑芯片从腕表的卡槽内抽出,顺手丢弃在桌上。

    重启腕表,打开定位,失去智脑芯片的腕表如今剩下的全是手动设置的功能。苏奕不是很熟练地操作着定位系统,确定路线。

    时警的地图和普通的地图有很大的不同,普通的地图上不同颜色的线代表着不同的道路,而时警地图上所用的颜色则是为了标注这一事件段这个时空将要发生的事情。

    代表着苏理的光点在地图上移动着,苏奕一边追踪着,一边往苏理那边赶。

    异变突生,一个玫红色的光点猛然在苏理身边出现,而后苏理的光点快速地移动起来,苏奕目光一凛,脚下的步伐陡然加快。

    玫红色的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