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4章 攻略卷四.苏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又是这样……

    苏奕把习惯性打开手环的动作遏制下来,对自己最近的不正常苦恼至极。

    自从知道了对苏理下手的人可能是“时贼”之后,他陆陆续续做了几个系统的支线任务,与苏理无关,却和原主有关,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从支线任务开始,他得到了好几个记忆片段。

    都是和“时警”有关的,从刚刚成为时警,到后面的任务,目前苏奕已经接触到了“时警”记忆的第一个任务,任务对象不明。

    这些记忆很奇怪,分明都是陌生的,可是在脑海里产生的时候,那种熟悉感却像是自己经历过了一般。

    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另外活了一次一样,用着同一张脸,不一样的性格。

    时警的记忆枯燥单调,除了训练就是发呆,至少在苏奕拿到记忆的时候,想法就是这样的。

    但这样的记忆与自己的融合性却是出乎意料的,苏奕一直忘不掉,有天早晨醒来,他下意识起床带上苏理做训练。

    简直是……说多了都是泪。

    记忆的事先不说,光是那个时贼,就让苏奕蹙紧了眉。他和景竑枫又通讯了几次,拿到了一点时贼的资料,据说是时空警局的头号通缉犯,犯☆罪率高得令人发指,不过让人奇怪的事他只接时间单,酬劳越高接得越快,是个只认钱不要命的主。

    而所谓的时间单,顾名思义就是贩卖时间的交易。将某一个人的时间抽取,再贩卖给另一个人。不过要求比较严苛,一般的时贼接不起这样的单子。

    是个棘手的人,苏奕拿到资料第一时间就这么感觉,但是不管在景竑枫还是已有资源的帮助下,苏奕都没能找到一点线索。

    不仅棘手还很狡猾。

    既然找不到,就只能尽量防范。

    所幸苏理才从医院出来没多久,苏奕粘得紧一些也有充足借口。

    当然……苏理本身是喜欢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真是的……”

    苏理无奈地把公文包放到一边,伸手抱起还抓着游戏手柄不放却已经睡死过去的苏奕。

    明亮的白炽灯下,他的无奈和宠溺都写在脸上。

    这段时间的项目比较多,苏理回家的时间也是越发地延后,有时候回来都是凌晨了。

    最初苏奕就睁着眼等,苏理拿他没办法,只能每次多给苏奕带点游戏回来,这样等待也不会显得太无聊。哪想到苏奕对游戏的痴迷程度超乎想象,没过几天自己就彻底成了“旧爱”。

    给苏奕盖上被子,苏理无奈又好笑地揉揉他的头,看苏奕伸手挡了一下,又叨咕了一声翻身继续睡,嘴角的弧度忍不住地往外扩。

    苏理洗完澡,坐在床边,揉了揉鼻梁,最近的事多,又要瞒着苏奕把一些事处理掉,着实累人。

    不过进度倒也喜人。

    用不了多久,那些让苏奕担心的事就会全部结束了。

    他不爱说什么,喜欢做完后再来谈这些已成定局的事。

    唯一不顺的就是那天在楼下一晃而过的漂亮男人,他虽有四方打听,却毫无男人消息,就像当初在看守所里那男人凭空蒸发了一样。

    太过神秘总是太过于充满危险。

    男人的存在始终像是选在他头顶的一把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落下来,也不知道会不会因此而伤害到苏奕,但不管怎样……苏理把苏奕抱得紧了些,在他额上落下一个吻:“我会保护你的。”就像那时候我在里面,你保护我一样。

    被紧抱在怀里的人似乎觉得有些难受,动了动,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苏理无奈地笑笑,放松着手臂,看着苏奕迷糊地蹭了蹭,默了半晌还是没忍住开了床头暖黄的台灯,拿了床头柜上的手机,拍了一张。

    照片因为昏暗的灯光而显得有些模糊,却是意外的柔和得让人的心都跟着软成一片。

    他翘了翘唇角,忍不住亲了亲照片,又亲了亲熟睡的苏奕,这才满意地闭上眼。

    “晚安。”

    第二天苏理休假,苏理本想着难得的假期出去买点必需品,然后再给苏奕屯点游戏,等苏奕下班回来给他个惊喜。

    上一次苏奕说梦幻学院系列又出新篇章,想到他盯着宣传画心痒痒的表情苏理心里就一片柔软。

    计划好了一整天的甜蜜,猜想着怎么样能有情调一些,能学着电视上那些受欢迎的男人给予爱的人一点惊喜。

    对了,苏奕追的漫画似乎也出了新册……

    出了门苏理才有点哭笑不得地发现,自己的衣服几乎都是西装,翻不出一套休闲的衣服,最后也只能像上班一样穿得十分正经。以至于从游戏店里提着大包小包的游戏纸袋继续购物的时候,成片成片奇异的目光朝着他看过来。

    弄完了一切回到家也不过才十一点多,苏理看了看表,想着走着去公司苏奕差不多吃午饭,不如就一起。

    才走到前台,向来要问好的前台服务人员没有吭声,用一种讳莫如深的眼光看着自己,苏理走过后,眼角余光撇了撇,正看到两人窃窃私语的小动作。

    又出了什么事?

    苏理在办公区域找了一圈,没有找到苏奕,苏奕原来的办公桌已经空了。

    办公区域的人目光都带着探究,他们或许是碍于苏理的身份,或许是这样窃窃私语的隐秘让他们感觉兴奋,可这么一大帮人,就是声音再小,也显得像是大群蚊子嗡嗡飞过一般,让人觉得吵闹不休。

    本来不打算在这里有所停留的苏理顿了顿步子,听到一些关于苏奕的难听话语,蹙了蹙眉,凌厉的目光扫了过去,目光扫视之处,众人掩口不语,看他的目光带了点畏惧。

    无论何时,欺软怕硬都是人类一贯的常态。

    他烦躁地摸了摸食指的指关节,径直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即使今天苏理休假,可他的助理依旧在努力工作。

    “为什么今天苏奕没来?”许是苏理的脸色太过难看,助理看他表情踌躇了一会儿才回道,

    “他被请辞了……”

    “为什么?”凌厉的目光几乎要将助理射成筛子。

    助理低了低头,小声而飞快地答道:“个人作风问题。”

    苏理深看他一眼,助理头更低了几分却再没多说。

    “出去吧。”

    助理一出去,苏理就拨了苏奕的电话。

    电话刚接通那边就是一阵手忙脚乱的声响,声响之后才是他熟悉的苏奕的声音。

    “怎么了,苏理?”不知是不是错觉,苏理总觉得苏奕的话有些心虚。

    “你在哪?”

    苏奕不在公司在哪?

    为什么会被请辞?

    即使不知道原因,从今天公司人的表现来看,这原因估计自己也占了几分。

    到底占了几分,这几分在胁迫苏奕辞职这问题上又占据着什么样的位置,苏理很在意。

    许是苏理的语调太过严肃,苏奕那边沉默了一阵,才小声地道:“我在游戏店。”话语里还有点心虚。

    苏理在那一阵沉默中的担心一瞬间变成了哭笑不得,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软了声音:“如果是去买游戏就不要买了,回家吧,上一次你说的都给你买好了。”

    还是比较小的声音:“恩。”

    “在家等我。”苏理垂下眼,柔声道,想了想,又红着脸加了一句,“乖。”

    ……

    挂了电话,还没等苏理松了口气,就接到了总公司的电话。

    总公司的人口气严肃,像是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高高在上的语气命令着苏理在多少时间之内要赶到会议室。

    他不想去深究究竟是谁告诉总公司的人自己现在就在公司的事实。

    他用手犁了犁自己的头发,脸色难看,却在出门时恢复成以往的面无表情。

    推开属于会议室的大门,来自总公司的人好整以暇地坐在光洁的红木桌之后,面目严肃中带着愤怒,眼里却透着意味不明的光芒。

    “苏理!这是怎么回事!”

    他不是第一次看总公司的人这张嘴脸,不久以前被放弃的那天,也是差不多的场景,差不多的嘴脸。

    高高在上,自以为掌握一切。

    以他们所认为的真相,寻求他们所想要的结果。

    这一次,又是因为什么?

    随着那一声愤怒的质问,一信封扔到苏理脚边,一张张照片伴随着哗啦的声响从信封未封的口子中如流水一般泄出来,铺散在苏理脚边。

    他面无表情地低着头,看扔到自己脚边的照片。

    锐利的目光却在看到照片的时候软了下来。

    或是牵手,或是亲吻,或是拥抱,或是街边小小的争执……拍摄者用相当不错的拍摄手法恰到好处地描绘出那照片里的深情,看者几乎都会以为这照片中的两人时恋人,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有些照片的巧妙甚至连苏理都不得不称赞两句。

    “苏理你知不知道这件事已经在网络上传播开了!公司就因为这件事已经开始产生亏损,你同性恋这件事让公司亏损了几个百分点你知不知道!你才从里面出来多久啊?怎么又做出这么糊涂的事来!亏得前几天还提议你到总公司发展!你就是这么回报公司对你的期望的吗?”红木的桌子被拍得啪啪作响,即使隔着一个桌子,那口水沫子都快喷到苏理的脸上,但他始终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