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章 放假后遗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p;  鸡飞狗跳的放假回来第一天终于过去了,回宿舍的时候许诚安仍旧很坚定地等着宁林一起走,已经有六天没见了,他很想念宁林。宁林与他一起肩并肩地走着,像从前一样。

    许诚安想说些什么,但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宁林沉默地与他并肩而行,他觉得不够,却又觉得自己太贪心,这样不就好了么,只要他能像现在一样一直在他身边不就很好了么?可是许诚安的心在叫嚣着想要多一点,更多一点,他敛了敛表情,努力压抑住了自己的冲动,加快了回寝室的步伐。

    “大何,感觉怎么样?”李锐很好奇地询问何天失恋的感觉,他们都没谈过恋爱,唯有何天有经验。

    宁林以为何天会很难过,但他很大方地回答了李锐的问题:“刚开始她提分手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懵了一下,心里的感觉跟小何死了似的。”

    “喂喂喂!为什么是我死!”何轩很不满意地反驳:“那个女的能跟我相提并论吗?我可是你弟!亲生的!”

    “我就打个比喻而己,别打断我。”何天拍了何轩一巴掌,继续对李锐说:“当时我有点怀疑我是不是听错了,我就再问了她一遍,我说‘你说什么’?”

    “那她怎么说的?”宁林饶有兴致地问。

    “她很大声地说‘我说我要和你分手’,当时我就不明白了,这是为什么呢?以前不是挺好的吗?然后我问她‘为什么’?”

    “然后呢然后呢?她怎么说?”洪果一边吃薯片一边问,把何天当成了讲故事的。

    何天看着面前这一堆听地津津有味的家伙,忍不住叹了口气:“她说了很长一段话,我还记得是这样说的‘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但我觉得你并没那么喜欢我,我们这样继续下去又有什么意思呢?当初是你追的我,你说会对我很好,是,你的确做到了,可我想要的从来都不仅仅是这些,放了七天假,你一次都没联系过我,如果你心里惦记着我又怎么会这样呢?在学校你说你忙,只有每次吃饭的时候来看我,嗯,你是尖子班的学生,我相信你很忙,可放假你都不联系我,我有时候都怀疑我到底有没有男朋友,我们到底有没有在一起。我身边的的所有人都觉得我配不上你,是我死乞白赖地要和你在一起,老师们找我谈话都是让我不要影响你学习,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分手吧,以后也不要见面了。’她这么说完就哭着跑了。”

    “那你没追上去?”李锐代表全体人员向何天提问。

    “没,她都说坚持不下去了我还追上去干嘛?破镜重圆的结果就是重蹈覆辙,我何苦呢?”何天低下了头,大家都看得出来他还是很难过的。

    “哭吧,想哭就哭吧,没人会笑话你的。”宁林拍了拍他的肩,他记得上辈子他和尹焕焕分手的时候他是非常难过的,他和尹焕焕还是和平分手的,何天却是被甩的。

    “呜呜呜呜,她说我不在乎她,她说我不在乎她,呜呜呜呜,她生日的时候我送她的礼物是用我和小何一个月的生活费换来的,呜呜呜,当时我和小何到处蹭饭,要不是你们够意思我俩就只能喝西北风了,呜呜呜呜,她说我不在乎她,她说她想要玫瑰花,我翻墙出去给她找,实在没办法偷了一朵月季,被狗追了两条街,呜呜呜呜她说我不在乎她,为了把笔记借给她,我硬是把一手狗爬字一笔一划地练好了,呜呜呜呜呜……”何天委屈地嚎啕大哭,看上去要多伤心有多伤心,跟何轩死了似的。

    “你在乎她,是她不对,是她不好。”没想到何天会这么难过,大家都手忙脚乱地帮他找纸巾,文乐则拍着他的肩安慰了两句。

    “呜呜呜呜,她口口声声说爱我,连我和何轩都分不出来,你们都能认出来,她却认不出来呜呜呜呜,明明是她不在乎我,她只想有人对她好,压根不在乎对她好的是谁,呜呜呜呜。”何天一下子把心里的委屈全哭出来了,等旁人把纸巾递过来,他擦干了眼泪后就立马恢复了正常,就跟刚才那个嚎啕大哭的人不是他一样。

    这变脸的技术,大家也是相当佩服,但看他发泄出来了,大家也就放心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