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章 毒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地出人意料,小胖子黄瑞阳竟然是八百米冠军,算是给了大家一个惊喜,程雅书很大方地说中午请他吃红烧排骨,把黄瑞阳高兴地牙不见眼,而大吃货洪果一到中午开饭便死皮赖脸地跟着黄瑞阳去了食堂。

    “啊欠…啊欠!”宁林被冻地感冒了,一直不停地打喷嚏。

    “你在教室休息一下,我给你带饭。”许诚安探了探宁林的额头,还好,没发烧。

    “我要喝小米粥,配上土豆丝和辣白菜。”宁林怏怏地趴在桌子上,脑袋晕晕沉沉的,想睡觉。

    “好。”许诚安点点头,语气陡然一冷,看向一旁无聊地盯着林尔夏座位的白长风,一巴掌拍到他的背上:“有时间在这里睹物思人,不如去食堂看真人。”

    许诚安说完就径直走出了教室,被许诚安一巴掌拍得呲牙咧嘴的白长风深吸一口气无奈地加快脚步跟上许诚安。为了某个人,忍!

    宁林头晕乎地厉害,趴到桌子上不一会儿就睡过去了,不知过了多久,宁林只感觉得到脑袋一阵闷痛,有温热的液体流了出来,似乎还迷迷糊糊的听到了胡胖子的声音,接着,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胡胖子在食堂碰到了许诚安和白长风,由于宁林和他们走得比较近,胡胖子看宁林没和他俩在一块儿就问了两句,听白长风说宁林不舒服在教室休息,吃完午饭就打算去看一下宁林,还给宁林带了一个大苹果,这是他们班班草今天收到的礼物吃不完分给他们的,结果他和猴子他们刚上楼就被一个急冲冲下楼的人撞到了,他也没注意撞他的人是谁,只记得是个瘦瘦小小的男生。胡胖子也不是一个爱斤斤计较的人,揉了下肩这事儿也就过去了,却没想到一进教室就看到宁林满头血地趴在桌子上。

    胡胖子平时虽然总是咋咋呼呼的,关键时候还是很冷静的,武爷爷每年暑假对他的训练到底还是有用处的,胡胖子让猴子去叫人,自己一把背起宁林就往楼下跑。

    许诚安看到满头鲜血的宁林大脑一片空白,手中的粥倾泼出来烫红了他的手他都没发现,仅仅是凭着本能跟着胡胖子一起跑向学校医务室。

    不要离开我,求求你。许诚安坐在医务室外面的长椅下,低垂着头,攥紧了拳头。

    “没什么事,头上就是点皮外伤,看着吓人而已,之所以没醒不是因为他头上的伤,他有点发烧,所以睡得比较死,我给他打了退烧针,一会儿烧退了就醒了,伤口也处理好了,这几天别碰水,每天来换药。”长得白白净净的田校医笑着告诉许诚安等人宁林的伤势,刚才可把他也吓了一跳,还好,只是点小伤,针都不用缝。

    “怎么了,老田,我的学生没什么事吧。”姗姗来迟的程雅书擦了擦额角的汗,后面还跟着端着红烧排骨的黄瑞阳和洪果,刚刚听到消息的时候可真把他吓出了一身冷汗。

    “人没啥事,不过这事的性质可挺严重的,好好处理,这次是运气,下次可真就不一定了。”田校医朝程雅书摊了摊手,他们也是七八年的朋友了,说起话来也比较随意。

    “行,我知道了,他现在能走了吗?”程雅书熟练地从田校医白大褂上的口袋里掏出一方手帕擦了擦泛起雾的眼镜。

    “找个人把他背走吧,睡着了。有点感冒发烧,刚给他打了针。”田校医从程雅书手里拿回了手帕,叠好,重新放回口袋。“这是我们家那位给我的,给你了我会被弄死的。”

    眼看着程雅书和田校医叙起了旧,许诚安沉默地走进了医务室抱起了宁林。

    “老师,我先送宁林回宿舍了。”许诚安走之前朝程雅书打了个招呼。

    “行,下午的运动会你俩就不用参加了,这事儿交给我来处理。”程雅书扶了扶眼镜,可以看得出来他很认真。

    “嗯。”许诚安抱着宁林朝宿舍走去,望着怀里的宁林勾了勾唇角。还好,你没离开我。

    程雅书虽然是个爱坑学生的班主任,但在大事上却从不含糊。他坑自已的学生,欺负他们是在教育他们,是为他们好。至于别人,他自己的学生自己教,轮不到别人插手,敢动他的学生,就要有被他好好教育教育的觉悟。

    胡胖子和猴子他们站在程雅书的旁边,等着随时配合调查。胡胖子眼里一片阴霾,他可从来不是什么好性儿,敢动他的兄弟,他会用自己的方式报复回去,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