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9章 许诚悦与沈君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所有人都以为时间能逐渐磨灭许诚悦对沈君竹的感情,就能让许诚悦将那些‘年少轻狂’置之脑后,但事实上,直到许诚悦垂垂老矣,精神不济,记忆力衰退地连许诚安许一诺都不记得了,他还是没能忘记沈君竹,那个他这辈子唯一爱过的男人。

    沈君竹的名字很文气,而沈家也的确是书香门第,但,沈君竹这个人一点都不文气,他从小就是个混不吝,上山爬树下水捉鱼,什么淘气事都做过,没少和人打架,是当时院里的淘气包孩子王!但沈君竹从小到大虽然都喜欢和人打架欺负人,但他从来都没欺负过许诚悦,从来都是帮着许诚悦欺负人,许诚悦受罚都是他顶罪。

    当然,他从小就对许诚悦这么好自然不是因为他从小就对许诚悦有爱慕之心,而是因为从小就蔫坏蔫坏的许诚悦掌握着沈君竹的命脉——零花钱。

    由于沈君竹在还年少无知的时候就向沈家上下充分展现了自己的不靠谱,再加上许诚悦从小就会装乖,于是,许诚悦很顺利地掌握了本该属于沈君竹的财政大权。

    “许花猫!给我五十,我喜欢的那漫画发单行本了,赶紧的。”虽然很想揍许诚悦一顿,但沈君竹最多也只能默默对许诚悦翻个白眼,多的却也不敢做的。毕竟得罪许诚悦=没有零花钱=只能跟着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吃素=没力气=会被欺负=倒霉。

    “没钱,沈泥猴你这个月的零花钱还剩二十,这个月还有一个星期,说吧,你是想哪天饿死。”许诚悦一副好好学生的样子写着作业,虽然与沈君竹说着话,但并没有看沈君竹一眼。

    其实许诚悦比沈君竹更像书香门第的子孙,许诚安一头顺毛,白衬衫配上白色的毛背心,戴着金丝边眼镜,认真写着作业的样子美得像一副画,但这副画有一个极大的败笔,那就是许诚悦身边的沈君竹,沈君竹一头刺手的板寸头,跟刚从牢里放出来的似的,一身灰不溜秋的衬衫大脚裤,这身装扮搁许诚悦身上,绝对是一副成熟稳重的精英模样,但沈君竹这么穿却跟刚种完田似的。

    “许花猫你不能这么对我啊!!!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感情,你……你……你不能眼睁睁看着我饿死啊!”沈君竹哭丧着脸扑向了许诚悦,抱着许诚悦死不撒手。

    许诚悦被沈君竹惊地抖了一下胳膊,板书整齐的作业本立马出现了一条极不和谐的黑线,许诚悦闭了闭眼睛,出离了愤怒:“沈君竹你这个连许诚安都不如的家伙,剩下的一个星期你就给我吃草啃泥吧!”

    “哥哥,安安很乖。”坐在一旁的地毯上乖乖玩着积木的许诚安听到自己的名字,立马应了一声。

    “嗯,安安很乖,比某人乖多了。”许诚悦勾了勾唇,扶了扶眼镜,连个不屑的眼神都懒得施舍给沈君竹。

    “许花猫你不讲义气是吧!”

    “我跟你之间从来就不存在义气这两个字。”

    “行!许花猫你厉害!你看我以后会不会理你!”

    沈君竹气呼呼地走了,这次他是真的说到做,一天,二天,三天,整整一个星期都没和许诚悦说话,许诚悦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把那二十块钱放到了沈君竹的课桌上。

    “阿悦,你和泥猴闹矛盾了?”闻雅走到许诚悦的身边,小心翼翼地拍了拍许诚悦的肩,她是班上的学习委员,也是许诚悦这个班长的同桌。

    “我像那么幼稚的人吗?明显就是他单方面和我闹矛盾。”许诚悦似笑非笑地说,不自觉地用手扫了扫肩头。

    注意到许诚悦的小动作,闻雅的眼神微微一黯,轻笑着说:“也是,阿悦你向来都不爱与人计较的,泥猴的脾气却比较躁。”

    刚走到校门口的沈君竹听到闻雅的话忍不住嗤笑一声:“他不是不爱与人计较,是不爱跟与他无关的人计较,许花猫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好性子的人。”

    “我的性子好不好与你有关吗?”许诚悦白了沈君竹一眼,直接上了自家的车。

    “阿悦……”闻雅喊了一声,却没让许诚悦停下脚步,于是心情低落地上了自家的车,都没跟沈君竹打个招呼。

    “哥,咱们不是不理花猫哥了吗?”沈君竹的堂弟沈梓松抱着书疑惑地问。

    “昨天我爸告诉我,他已经把我今年的零花钱都给许花猫了。”沈君竹瞪了沈梓松一眼:“真不知道你妹看上了他什么。”

    “应春也是你妹妹啊,我也不知道她是发了什么病,她也就见过花猫一回啊,怎么就喜欢上花猫哥了呢?”沈梓松挠了挠头,和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