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情定五月天6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林五月就是好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傻子,林墨阳去何家的时候就跟着过去了,到了地方看看人家的气魄,也只是轻飘飘的扫了一眼。

    何家的人亲自出来迎接的林墨阳父女两个,林墨阳的人也没有多带,带着大儿子林啸风,心腹鹰犬。

    四个人林墨阳都觉得多,要不是鹰犬非要跟着,林墨阳连他都不带了。

    下车鹰犬忙着把车门给拉开了,两旁人一边一个,鹰犬给林墨阳开车门,林啸风就给林五月开车门。

    从小到大的,林啸风就是个看孩子的命,小时候看着林五月,林五月要星星都不能给月亮,只要是林五月在家,林五月就是老大,林啸风的身份立刻跌了个层次,做牛做马任劳任怨。

    偏偏林五月又是个不省事好事的人,明明就对她百般的疼爱呵护了,她就是林啸风不好,唧唧哇哇的跟在林啸风后面说林啸风不好的话。

    林啸风那也是娇惯出来的种子,小时候没少伸手爪子打人,他不打的也就那么几个,偏偏其中就有林五月一个。

    在家,林五月比老祖宗都吃得开,别说是林啸风了,就是换了林墨阳,林五月要说星星,林墨阳也想把发得给摘下来。

    林墨阳宠着林五月就这样,能冲上天上去。

    何家的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什么风把林墨阳能给吹来,但听说林墨阳要来,何家的当家确实没敢怠慢。

    何超群是亲自出门迎接的林五月和林墨阳他们父女几个人,一见面便被林五月的容貌给意外住了。

    何超群早知道林家有个长相不俗的女儿,但也没想到会长得这么标致。

    何家的门口何超群的脚步滞了一瞬,跟着想到些什么,迈步朝着门口走,到门口朝着林墨阳身边的林五月看了一眼。

    “林爷大驾光临,小侄有失远迎了,林爷请。”何超群也是个场面上的人,客气话怎么都会说,但这份客气对人可是从来没有过,别说是林墨阳,就是换了他自己的父母,何超群也没给过。

    何超群这个人从小就孤傲成性,十八岁就成了何家的当家,是他自己和他父亲说,当家他要做。

    何家也有个规矩,能者居之,何超群的这个当家,说白了,就是跟他父亲手里抢过来的。

    十八岁就能接管一个大家族的人,可想其能力如何。

    然而,何超群的这份能力林墨阳却丝毫没放在眼里,对一个过来人而言,此时的何超群也不过是个跳梁小丑,没什么可炫耀的。

    进了门林五月一直抱着林墨阳的手臂,跟得紧,父女两个就跟情人似的,林五月长得娇柔美丽,婀娜大方,林墨阳人本来就不老,别看着上了点年纪,但那身体却十分的好,加上人有气势,根本就看不出来实际上的年龄,你要说他三十了没人相信,要说是四十了肯定有人相信。

    何超群是一眼就钟意了林五月,进门还在想林墨阳说来就来了的目的。

    客厅大的有些奢华,但也比不了林墨阳的水云阁。

    林墨阳在家弄了个水云阁给林五月,只因为林五月说她喜欢,林墨阳就给弄了一个,林五月平常在里面玩,偶尔的睡个觉,林墨阳说过,地方给林五月了,就是林五月的,想带走结了婚都是林五月的。

    本来林五月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人,看人家什么都不如他们家里的,就连看人长相都会拿着和她爸林墨阳比较。

    林墨阳长得就是人中龙凤的人,生的儿子也是一个比一个好看,特别是张张脸都从他脸上扒下来似的,偏,林五月是个女孩,长得就是极其精致的那种,五岁之前看不出来,长得和四月真的一样,但五岁之后轮廓渐渐就出来了,看着就先阴柔之美,眉眼都渐渐偏着王宝的眉眼长,长出来又都是印着林墨阳模子出来似的。

    出门谁都能认出来,林五月就是林墨阳的女儿,两人站在一块,就没人不说像的,但你要是把林五月弄到王宝身边去,一出门又都看的出来是王宝的女儿。

    血缘这种关系,有时候也能搞得人不清不楚。

    “林爷请。”进门何超群先是请林墨阳一行人坐下,命人备了茶用心招待着,林墨阳坐下看了女儿一眼,目光在何家的别墅里看。

    “林爷是不是有什么事,如果有事,不妨明说,能办到的,小侄一定办。”说着何超群看了一眼林五月,心里有他的想法,但也觉得不太可能。

    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儿,真要是喜欢,也不至于上门提亲,但要不是,看这架势……

    “爸,我去楼上看看。”林五月屁股还没坐热就起来了,林墨阳没说话,抬头看看,对面的何超群反倒是先开了口:“我带你去。”

    “不麻烦了,我妹妹自己上去行了。”何超群的话音刚落,林啸风便说,声音淡漠,丝毫没点表情的。

    何超群也是一阵意外,虽然有些反感林家人的反客为主,但顾全大局也并未说些什么,回头看了一眼老妈子,叫着照顾林小姐,其实就是在交代看好了人,别让她到处的乱跑。

    老妈子会意跟过去,林五月也去了楼上,一边走一边低头寻思,这么高的楼梯,人要是在楼上,坐着轮椅怎么下来,给人扛下来?

    上了楼林五月挨间屋的找人,弄得跟抄家似的。

    换了一个人都会坐不住,唯独何超群,坐的稳如钟。

    看完林五月从楼上慢悠悠的下来,朝着她爸看着摇了摇头,林墨阳二话不说,起身就走,何超群这边倒是意外了,今天这是唱的哪一出。

    “林爷。”林墨阳走到门口了,何超群开口叫了一声。

    林墨阳也没回头,倒是林啸风和鹰犬回的头,林五月搂着林墨阳的手臂靠着,何超群看了一眼林五月,一脸的认真:“何家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超群一定给林爷一个满意交代,但超群也有一事想知道。”

    林墨阳没转身,林五月还抬头朝着林墨阳看,林墨阳那是多喜欢身边这个女儿,就跟得了宝贝似的整天的呵护着,抬起手拍了拍林五月的脸,林五月靠着不说话。

    “你说。”林啸风说的话,他爸不爱搭理的人,只能他说这个话了,平常他不爱搭理的人,就是鹰叔叔说这个话,今天场合不一样,家里人出来说话主事的就只能是他了。

    何超群沉吟了几秒钟,看着林啸风:“林小姐不知道有没有订婚,如果没有,林家愿意攀这个高。”

    何超群的华硕的明白,要是两家结亲,是他何家高攀,以后结了婚肯定会对林五月好。

    林啸风愣了一下,边上的林墨阳眉头一皱,转身看向了何超群,漆黑的眸子透出精光,一寸寸扫过何超群。

    何超群长得不错,是个仪表堂堂的人,而且还长了张温文尔雅的面容,就平这张脸也给的上十九五分。

    可惜了!

    “你配不上她。”林墨阳丝毫不曾犹豫的,转身带着女儿林五月走了,一路上父女两个还有说有笑的。

    林五月如今二十多点,上门提亲的也不是没有过,林墨阳就是都没看上,林五月更是,眼睛高的都上房顶了,谁都看不上。

    别的不说,就说冷君傲和林墨阳两个活爹面前摆着,她能找个不如他们的么,可但是,想找到比冷君傲和林墨阳还要好的,确实不太容易。

    当父母的,几个不是溺爱孩子的,特别是林五月这样的,你想找个他们那样对你的,确实不容易。

    出了门何超群的脸色便难看了起来,房间里就把东西个摔了个粉碎,好好的一个大花瓶,一脚就摔碎了,恨不得马上把林五月弄到手,活剥了折磨死才能解气。

    出了门林五月跟着林墨阳坐进了林家的车子里,来的时候四个人,没用那么多的车子,但车子都在周围保护着。

    鹰犬开的车,林啸风前面副驾驶上坐着,车子开起来鹰犬便呵呵的笑了两声,林墨阳和林五月都看他。

    “真是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区区一个何家,竟然也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鹰犬就看不上何超群那种人,有点本事就自鸣得意。

    林啸风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父女两个,林五月靠在一旁不知道想什么呢,林墨阳拉着女儿的手,沉吟着,心里也是盘算着。

    “外面都传何超群是个喜欢玩女人的男人,有些还是玩够了就弄死的,不知道是真是假。”林啸风对何超群这个人也是早有耳闻,只不过天各一方,各不相干,自然没道理去关注。

    林墨阳没听见似的看着外面,心里冷笑,面容依旧挺冷淡的:“一个井底之蛙不足为奇,但这人不能留。”

    “知道了。”林啸风也没说什么,老爷子都发话了,那就是不能留,早晚是要铲除掉的。

    车子到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