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孤男寡女(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根据之前的经验,每次发现受害者尸体,就意味着又有女生被抓走。”尉迟弘继续说,“这跟昨晚的火灾一定有某种联系,但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如果不尽快抓住凶手,还会有第五名,第六名死者。”

    “尸体是什么情况?”乔嫣询问。

    “尸体是被渔民从海里打捞上来的,已经死去多日。和前几名死者一样,都是遭到性侵犯后被杀害,然后凶手将尸体丢进海里。”尉迟弘的声音里夹杂着疲惫,“杀人手法也一样,尸体上有十几处用刀刺伤的痕迹。”

    乔嫣震惊了。“过度杀伤?”

    尉迟弘点了点头。“是的,过度杀伤。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孩子,进行超过必要外的攻击,是强烈憎恨的表现。但是,我想不通,难道凶手对所有的死者都怀有强烈的憎恨?就目前的调查来看,前三个死者,虽然都是同一所大学的学生,也住在同一个宿舍区,但是彼此间没有被

    害者的共同点,也没有朋友圈的交集,查不出她们之间的任何关联。”

    乔嫣一时间也陷入了迷茫的状态,仅凭这一点信息,她是无法提供犯罪画像的。而且从此前犯人将录像带寄给大学生微电影节组委会的举动来看,犯人对死者,应该不是单纯的憎恨。

    “明天上午开案情研讨会,特别侦查组也要参加……”尉迟弘像是突然想起乔嫣的脚伤,“你的脚怎么样了,明天能参加会议吗?”

    乔嫣自然说没问题,她哪里肯错过这样的机会。

    扭伤已经超过24小时,可以用活血化淤的中药外敷了,尉迟弘从药箱里取来舒络膏为她贴上。“去休息吧,明天要早起。”他的嗓音如同大提琴发出的朦胧音色,在寂静的深夜缓缓流淌开来。

    乔嫣似被催眠了,脑中翻腾的思想渐渐化作飘渺的云雾。她站起身来,一瘸一拐地进了卧房。尉迟弘看着她进了房间,关上房门,轻叹了口气。

    乔嫣睡得很不安稳,下半夜被窗外叹息似的风声惊醒。睁开眼睛,外面还亮着灯。她下了床,悄悄将门拉开一道缝,见尉迟弘靠坐在沙发上睡着了,身上只穿着单薄的格子衫和休闲裤,应该是洗澡后换上的。

    那张沙发又窄又硬,他那么高大,躺着肯定很不舒服,这样坐着也好不到哪儿去。而且秋夜寒凉,他却连外套都没有披上,难道他昨晚也是这样睡的?

    她顿感内疚,由于她的“鸠占鹊巢”,害得他连觉也睡不好。她决定叫醒尉迟弘,让他回房间睡,自己去睡沙发。瘸着脚到了尉迟弘跟前,却看到了令她吃惊的一幕——尉迟弘眉头紧蹙,全身轻微颤动着,额上也沁出了汗珠,似是在熟睡中梦到了伤心之事。

    睡梦中的他不再冰冷严厉,只像个无助的孩子。乔嫣不由自主地伸出手,轻轻的拭去了他额上的汗。这轻微的触动似乎惊醒了他,他的身子动了动,嘴里吐出了两个模糊的字:“小璇!”

    小璇?这是女孩子的名字?他的……女朋友?乔嫣愣了一下,再看尉迟弘,他仍然睡着,却睡得更加不安稳了,他的面孔扭曲了,嘴里急促的吐出一大串模糊不清的呓语,乔嫣只能抓住几个句子:“小璇……对不起……”他的手指蓦然紧抓住了乔嫣的手,那样有力,乔嫣想抽回手,却被他更紧地拽住,她看到泪水从他的眼角渗流而下。

    乔嫣彻底呆住了,男儿有泪不轻弹,这个看似冷面无情的男人,内心深处,必定有着不为人知的伤痛。且是心伤到了极致,才会在梦中凄然落泪。

    忽然间,尉迟弘整个身子痉挛了一下,嘴里冒出如同野兽受伤时所发出的狂嗥:“小璇!”这一声呼喊那么清晰又那么凄厉,乔嫣被吓了一大跳。她仆下身,迟疑着要不要摇醒他,他却猛地睁开眼睛,坐直了身子。两人的脸瞬间紧挨在了一起,鼻子对着鼻子,眼睛对着眼睛。

    尉迟弘的眼睛,好黑好沉,像两口深不见底的深潭,闪着幽幽的光。乔嫣可以清楚看到,他的睫毛颤动了一下,感觉到他热热的呼吸,带着压迫的热力对她迎面吹来。她大睁着眼睛,觉得自己不能呼吸了,足足数秒后才惊跳起来,手却仍被他拽着。

    尉迟弘如梦初醒般的松了手,沉声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乔嫣支支吾吾的,“我是想……和你换换……你睡这张沙发……肯定很难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