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孤男寡女(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卫生间很小,但是干净整洁,各种洗漱用品摆放得整整齐齐,可以看出尉迟弘是个生活很有条理的人。

    李淑桦给乔嫣准备了新的牙杯、牙具还有毛巾。洗漱过后,乔嫣双手撑在洗手台上,对着镜中人叹气。脸容看起来有些儿憔悴,眼窝处的淡青色表示出失眠的痕迹。她清晰地记起那个被打断了的梦境,那个在梦中与她极尽缠绵,她却无论如何也记不起对方容貌的男人,顿时面飞红霞,白皙精致的脸庞被晕染得格外娇艳动人。

    双手捂住脸,乔嫣竭力平息了澎湃的心潮。这是第二次做类似的梦了,在她的记忆里,她连男朋友都没有交过。从生理学角度看,性梦是一种正常的生理现象,女性性梦发生的活跃期多在20—40岁之间。

    随着性生理与性心理逐渐成熟,女性也会出现性冲动。特别在排卵期和月经前期,性冲动比较强烈,偶尔出现一次性梦或每隔十天半月与“梦中情人”温存一番,完全是正常现象。可是,她过去从未做过这样的梦,为什么来到海都后,却接连在梦中和男人亲热温存?

    李淑桦走后,乔嫣坐在沙发上出了好一会儿神,才想起要给乔然打电话说明情况。

    乔然在电话那头吃吃笑着。“姐,你太有福气了,才刚上班就跟你们领导同居,同事要是知道,肯定羡慕死了。”

    乔嫣也不在意,姐妹俩从小亲密无间,开玩笑向来百无禁忌。

    尉迟弘和吕斌一大早就到达芬奇艺术学院调查昨晚的案件。女生宿舍楼群总共有7栋楼房,都以“金陵”命名。每栋宿舍楼的入门处都有监控摄像头。发生火灾的那栋宿舍楼是金陵3,他们反复观看了监控录像,却一无所获。从画面中看到,火灾发生前,出入金陵3宿舍楼的都是女生,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物。而火灾发生后,宿舍楼断电,监控设备也停止了运作,无法看到当时的现场录像。

    女生宿舍楼群的铁门旁有门卫室,负责来访登记的保安告诉尉迟弘和吕斌,自从发生女生被害和衣物被盗事件后,女生宿舍的管理就变得异常严格,所有的异性都被隔绝在宿舍楼群的铁门外。即便是外来的女性,也需要经过登记后才能入内。该保安确认,当天在火灾发生之前,并未有外来人登记进入,也没有见到任何可疑人物。

    起重机的调查也没有结果,操作起重机的是建筑工地上的工人老陈,他昨晚收工后一直和几个工人在一起,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据老陈所说,他前两天曾丢失过起重机的钥匙,但是很快就找到了,所以并未在意。而在起重机方向盘上并未提取到任何指纹,包括老陈的,显然是被犯人抹去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火灾和起重机事件的真相尚未查明,又一名达芬奇艺术学院女大学生的尸体在校外被发现,正是上个月失踪的那名女生。李淑桦刚回到尉迟弘的宿舍,就接到紧急召唤她前去验尸的电话,她丢下乔然收拾整理好的一大袋东西,交待乔嫣自己用冰袋冷敷扭伤的踝部,又留下一张送餐卡片,就匆匆离开了。

    李淑桦一走就没有再回来,乔嫣一个人无比郁闷地待了大半天。尉迟弘回到宿舍时已是凌晨,他有些意外地看到,乔嫣还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更确切地说,乔嫣是对着电视屏幕发呆。她的心里记挂着很多事情,导致毫无睡意,演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深夜剧,她也根本没有看进去。

    “你回来啦。”乔嫣的语气竟有一丝兴奋,话一出口她就发窘了,怎么像怨妇在深夜等待男人归来。她赶紧换上谈公事的口吻。“李法医匆忙去验尸,是又发生杀人案了吧?”

    “是,”尉迟弘应了一声,将身上的外套脱下。

    他今天穿的,正是那件黑色的长风衣。乔嫣盯着那件风衣,无数的疑问瞬间涌到嘴边,却又被她咽了回去。她的视线转移到他的脸上,昨晚刮到的那道伤痕已经结痂,竟无损他英俊的相貌,反倒更添几分硬朗之气。

    尉迟弘没有注意她,他仍在思索着与案子有关的种种。半晌,他突然开了口:“第四名死者出现了,还是达芬奇艺术学院的女大学生。”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