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五章 一触即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由于叶子衿的病情时好时坏,孟昊翔决定让她长住在自己这里。()家里打来电话,贺嫂让他回家时顺道去叶子衿家中取一些衣服。由于前面搬得匆忙,叶子衿并没有带够衣服之类的贴身物品。

    来到叶子衿的家,孟昊翔推开那扇脱了漆的木门走进屋内,屋子里干净整洁,两张小床间拉了一张格纹布帘,窗台上的水仙花清香依旧,盈盈满室。

    孟昊翔拉开柜子,取出一叠干净衣物,忽然有什么东西从衣服里掉出来,轻飘飘地落在地上。

    孟昊翔俯身捡起一看,竟是一封没有密封的信。他拿出信纸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一种按捺不住的喜悦涌上心头。他小心地收起信,这封信对他来说是救命的稻草。

    夏日的天气总是在极端里徘徊,刚才还是艳阳高照,等孟昊翔出门时已经乌云滚滚,雷阵雨说下就下,闪电闷雷交替着,似乎要将这灰暗的天空撕裂。孟昊翔在雨中疾步前行,头发和西服不一会儿便被倾盆的大雨浇湿,好在没走几步便到了弄堂口。孟昊翔上了车让司机直接送他回家,车窗外大雨滂沱,雨水模糊了外面的世界,雨珠噼里啪啦打在窗上,车内却是一片宁静。孟昊翔掏出怀中的那封信,看了看信没有被淋湿才放心。

    回到家时雨还未停,贺嫂递来毛巾给他擦头发,孟昊翔却没有接过,而是径直走向沙发上坐着的叶子衿。

    叶子衿腿上覆了条珊瑚绒薄毯,面无表情地望着窗外。长窗里透出晦暗的天空,时而闪过一道面目狰狞的闪电,照得叶子衿脸色更加苍白。小月坐在她身边,端着一碗燕窝雪梨汤喂叶子衿,可是叶子衿无动于衷,眼睛眨也不眨一下,任凭小月如何劝说都不理会。

    孟昊翔走到叶子衿身前,小月正欲起身说话,孟昊翔只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小月识趣地放下碗跟贺嫂一起去厨房忙晚饭。

    孟昊翔将珊瑚绒薄毯往她身上提了提,道:“子衿,子峥没有死,他给你留了一封信。”

    听到子峥的名字,叶子衿有了反应,微微侧过头看着孟昊翔,眼神空洞洞的,仿佛木偶一般。

    孟昊翔从怀里拿出那一封信递到叶子衿面前,声音温和而低沉,“你看,这是不是子峥的笔迹。”

    见叶子衿愣了愣,眼珠随即转动了下,随后却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孟昊翔见叶子衿对这封信没什么异常的反应,心里凉了几分,叶子衿没有要看信的冲动,他只好拿了信一字一句给她念,“姐,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离开上海了。对不起,我不能正式跟你告别,我知道你很担心我,可是我不得不离开上海去完成更重要的事。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我从事的事业是怎样的,但请你相信我,我会珍惜自己的性命,这是一项伟大而崇高的事业,如同香山的枫叶一般火红壮美。我做出这个决定是经过了长时间的考虑。姐,原谅我不辞而别,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完成使命回来与你团聚……”

    孟昊翔念完信,抬头见叶子衿眼里噙着泪,泪水无声地滑下,手紧紧地攥着珊瑚绒薄毯。

    窗外忽然一道闪电划过,紧接着是一声爆炸般的雷鸣。叶子衿的身体忽然向后仰,孟昊翔连忙托住她纤细的腰身将她拉回。叶子衿软软地倒在孟昊翔的胸膛,沉沉地闭上了眼,整个人已然晕厥过去,泪水便滴落在了孟昊翔的怀中。

    “子衿!子衿……”孟昊翔惊呼,眼里满是疼惜和痛苦。

    贺嫂和小月闻声跑出来,见叶子衿晕了过去,贺嫂急忙去给医院打电话。她还未拨号码,却见孟昊翔已经抱着叶子衿大步冲了出去。

    翌日清晨,一夜雨后,雨水洗濯过的树叶越见绿油油地发亮,空气里夹杂着泥土的清香,几只小雀在叶间叽叽喳喳上蹿下跳。大门两边的铁栅栏上还滴着水,喝饱水的藤蔓又绕了大树几圈,几朵紫色的牵牛花扬起了笑脸。赫尔斯医院环境清幽,各处景观都是请了国外的工匠精心布置的,雨后的医院更是满目湿翠碧树,雾气朦胧。

    叶子衿靠在病床的枕头上,看了一眼窗外,手指轻抚过那封信。

    “是子峥的笔迹。”她轻声道,眼睛有些湿润。

    小月打开汤盅的盖子,从里面盛了一碗乌鸡汤,道:“你可算好了,这几日都把我们急坏了,孟老板为了你已经熬了好几晚,他整夜地守在你身边,就是怕你忽然又失踪不见了。”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