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14你妈是妈,我妈就不是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h3 id="htmltimu">14、你妈是妈,我妈就不是了?</h3>

    时年连忙抱住许心箴:“妈我在这里。您好好看看我,我没事。”

    许心箴一把抱住时年,上上下下用力地看着,半晌才哇地一声哭出来:“念念,他们说要绑了你。都怪妈,妈竟然保护不住你,眼睁睁看着他们把你捉到车上,然后就那么走了,走了……”

    “他们要你爸去换你,他们说若你爸不死,你就得死……”

    时年连忙抱紧母亲,“妈我没事了。我就在这里,我好好的。”

    刘太赶紧去请医生,一群医生和护士冲进来,给许心箴打了针。许心箴终于沉沉睡去,还捉着时年的手不肯放:“念念,你一定不要出事……还有你爸爸,也不要出事啊。”

    时年死死捂住嘴,不敢哭出来。刘太过来抱住她肩膀,医生过来同情地说:“不如叫她好好睡一觉。你先回去吧,别叫她再激动。”

    时年只好郑重拜托了刘太和医生,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出来。

    每次她来看妈都是这样,妈看见她,便会联想到爸,便会这样激动起来。所以四年了,她都不敢将妈留在家里照顾,只能忍痛将她一个人孤零零留在疗养院。她实在舍不得,却没有办法。

    走廊那么长,那么幽静,有被护工陪伴的患者路过,孩子般朝她绽开无邪的笑脸。

    时年忍住泪,也努力向那病患报以微笑。

    人病了,心智却有机会退回到孩童一般单纯,若是这样想来,妈却也是幸福的,可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隔开这残酷的现实。

    走向自己的车子,旁边却传来一声呼唤:“时间。”

    时年闻声皱眉,抬头望去,向远正迈出车子,朝她走过来。

    身姿颀长的男子,配银灰色修身剪裁的西装,最是儒雅好看。平静宁和的眉眼,仿佛工笔细细描画而出。

    他从来都是好看的男子,身在异国,却难得地保持着东方男子的风度,叫她总想到“君子谦谦”。

    只可惜——真正的谦谦君子,仿佛不该在外面另有女人。

    .

    向远走过来,垂眸凝望时年。她擦干了面上的泪痕,可是她的眼还红肿着,唇角还在微微颤抖。

    “我知道,你受了委屈一定会来深谷……妈还好么?”

    时年努力平静:“还好。”便别开头去。

    向远垂下头去:“我刚从妈妈那边过来……”

    “不用问也知道。”时年怆然一笑,完全想得到郭正梅会说什么:“瞧你娶回家这个媳妇,真是瞎了你的眼睛,是不是?”

    向远蹙眉:“别这么说妈妈。妈妈心脏不好,你也知道。”

    时年心里的委屈便翻涌起来:“你妈妈心脏不好,就能任意辱骂我妈么?向远,你妈妈是妈妈,难道我妈就不是妈?”

    他挡着车门,时年伸脚便踢在他小腿上。向远一痛,弯下腰去。时年打开车门,发动车子,挑头就走。

    她不能打他妈,踢他一脚总应该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