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前经纪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叮铃铃”的手机铃声越来越大,钻研了大半个晚上恶魔娱乐系统,刚刚睡下的李正熙翻了个身,眼睛都没睁开,迷糊中伸出手,在旁边的地板上摸索起来(韩国人很少用床,都是在地板上铺上被子就睡)。

    终于抓到了手机,打开翻盖,因为还没睡醒,下意识的便用英文说了一句,“hello!”

    那边很显然愣了一下,随即才反应过来,“呃,你好,李正熙先生吗,我这里是kbs电视制作二部的……。”

    kbs,电视制作二部,听到这个,李正熙瞬间清醒,然后蹭的一下便坐了起来,“嗯,你好,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你提交给我们的剧本《蓝色生死恋》已经通过了部长会议的审查,并且得到了本部副社长的许可,现在,我正式通知你,请你在下周一的早上九点,来kbs的本馆一趟,我们将和你谈一下合约的事情……!”

    “哦,对了,麻烦你带上你的身份证明之类的材料,还有,如果你有任何疑问,你都可以打这个电话咨询……。”

    来了!等那边说完挂上电话,李正熙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心潮更是汹涌之极。

    如果说,昨天晚上的一切还如梦中,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是板上钉钉。他也终于见识到了这游戏的威力,他根本就没有提交过什么鬼剧本,但kbs已经在等着和他谈合同了。

    念头飞转,好半晌,李正熙定了定神,还轻轻的扇了自己脸两巴掌,嘴里则嘀咕着,“来了就来了吧!”

    既然开始了,消极的心态是不行的,他必须积极的面对才能活下去,何况,虽然他已经厌倦了娱乐圈,但是,他心里未尝没有遗憾,而现在,这个游戏无疑是让他实现梦想,不留遗憾的最佳机会。

    想到这里,他又有些兴奋了,连困意都没有了,翻身爬起来,穿好衣服便往外走。

    刚刚出门口,便遇到了从院子里进来的金美妍。金美妍今年刚刚好五十岁,她是韩国人,原本是个小学教师,自从移民去美国后,便做了家庭主妇。

    “我回去也没事情,打算多留一阵子,好好照顾你外婆,”金美妍和李正熙一样,瘦高的身材,李正熙明俊的脸颊也是遗传自她姣好的面貌,“你也长大了,这一次你就自己回去吧!”

    李正熙点点头,想了想,却又说道:“妈,我想休学一年!”看她一愣,赶紧把想好的解释说了出来,“妈,只是休学而已,你放心,我保证会完成学业的。”

    前一世,他可是断然退学了的,这一次,他可不会那么傻,“我现在还年轻,而且,经济学也需要更多的实践来论证书本上的知识,这样,当我拿到博士学位之后,才能够更好的融入未来的工作当中……。”

    金美妍是个非常开明的母亲,但并不包括他丢下学业去混什么娱乐圈,前一世,因为他的固执和任性,金美妍差点没和他断绝母子关系。

    因此,这一次,虽然李正熙会完成在哈佛的学业,但就接下来他的选择,也不敢直接跟她说。

    “这样啊!”金美妍稍稍皱了皱眉,李正熙从小乖巧懂事,更是聪颖过人,又因为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因此最是得她的宠爱。

    再想想,就算是李正熙休学一年,也不过二十岁就可以拿到博士学位,而一般人,二十岁大学都没毕业呢。

    因此,她并没有阻止,不过,她也没有直接说好,而是接道:“那你先问问你父亲的意见,”这是韩国女人以夫为纲的准则,然后才又说道:“还有,你休学的话,打算做什么?”

    李正熙自然是不敢说实话,只是含糊的接了一句,“先到处看看,然后找找实践的机会,”

    接着,在金美妍“不要把心玩野了”的提醒中,迅速的跑回房中给他父亲打电话去了。

    李正熙的外婆一家住在麻浦区的延南洞,这里也是汉城最多中国人聚居的地方。

    临近中午,李正熙从家里出来,他已经和他父亲李公堂打过电话,甚至和他两个哥哥也聊过了。对于他休学一年的想法,和他母亲一样,家里的其他人都没有太多意见,因此,接下来,他可以放心的去进行他的计划。

    出门后,熟悉的往右转,经过两条小巷,李正熙停在一个典型的,略显破旧的韩国小院子门口,然后敲了敲门。

    没一会儿,噔噔噔的脚步声后,门打开了,开门的是个身材高大健壮的方脸汉子,看到他,先是一愣,然后才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哟,小天才什么时候回来的!”

    “有几天了!”李正熙也笑着给了对方肩膀一拳,“我也是刚刚听说东国哥当兵回来了,才过来看看!”

    叫做东国哥的张东国听他这么说,脸上稍稍有些不自然,不经意的看了他一眼,看他的表情,好像并不知道什么,又迅速的恢复了正常,随口“哦!”了一声,就岔开话题,拉着他进门,“快点进来,外面冷!”

    他却不知道,眼前的李正熙对他所发生的一切了若指掌。

    张东国一家和李正熙一家关系很是亲近,张东国更是从小就和李家三兄弟关系亲厚。

    他今年二十六岁,二十二岁延世大毕业后没有立刻工作,而是选择去服兵役,然后一去就是四年,也当上了尉官,然而,就在他看起来前途无量的时候,去年年底,他因为得罪了上官的儿子,而被上官随便找了个借口,勒令退伍。

    原本前途无量,突然给部队赶了回来,这在韩国这种最注重品行的国家,是非常严重的,因此,虽然是著名学府延世大学的毕业生,还当过军队的尉官,但他退伍后,好几个月连份像样点的工作都没找到。

    这也是他听到李正熙的话之后,面容黯淡的原因。

    院子很小,也很破旧,倒是地上一层厚厚的白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