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9章 番外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怀清见冯子京的状态,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虽说来之前慕容是跟她说了冯子京的状况,却也没想到会如此差,浑身肿胀,脸色灰白带青,整个人已经露出了下世的苗头,强挣扎着才跪在地上,在管家跟小厮的搀扶下,身子仍有些东倒西歪的。

    怀清忙抬手道:“人都这样了还叩什么头,快着扶进去躺着。”

    怀清发话了,管家忙跟小厮便扶着冯子京进了里头,怀清刚要进去,余隽道:“还是我去瞧瞧冯大人吧。”

    怀清知道他的意思,是怕屋里晦气冲着了自己,自己既然来了,又怎会怕这些,摇摇头道:“不妨事。”

    迈脚进了里头,里头的境况令怀清更是皱起了眉头,床帐已经旧的不成样子,被褥也都是半旧的,倒还算干净,只不过屋里的布置太过简陋,想起刚那婆娘身上穿的衣裳都是簇新的,再瞧冯子京,身上的衣裳也是旧的,不知道的,还只当他是这府里的下人呢。

    怀清是知道冯子京的,虽有大才,性子却软,要不然,也不会让个妇人欺负到这种程度,只不过,这人都成这般模样,还要忍受那个恶妇的欺凌,这哪是夫妻,简直就是仇家,这样的妻子不要也罢。

    冯子京也知道今儿丢大人了,这会儿面对怀清,脸色青里带着些许暗红,显然是面子有些挂不住,半天放开口道:“微臣微末之躯,怎堪劳动娘娘不远千里来益州,实是微臣之罪。”

    怀清道:“冯大人不必如此,怀清此时不是大燕的皇后,而是当年给你瞧病的郎中。”

    冯子京老泪都下来了:“微臣何以当?”

    怀清:“冯大人筑飞江堰,解救蜀地百姓摆脱旱涝之灾,使得蜀地平原的千里沃野得以灌溉,对蜀地,对我大燕,都是千秋万世之功,我不过奔波几日罢了,比起冯大人的功劳,实在算不得什么。”说着伸手给冯子京号脉。

    冯子京真有些受宠若惊,虽说当年怀清也给他瞧过病,可事易时移,当时的怀清不过是南阳知县的妹子,如今却是大燕贵极天下的皇后,仍肯屈尊给自己一个四品的郎中令看病,这份荣宠自己肝脑涂地也无法报答一二啊。

    怀清抬起手,不禁暗叹,果然如曾思正所言,冯子京这个病已到了不可治的地步,中医里本无绝症之说,之所以不可治是指病入膏肓,疾在肓之上,膏之下,攻之不可,达之不及,药不至焉,不可为也。

    冯子京的湿痹若早些治或许有望,如今却已入骨、入血、入髓,药不能达,自己唯一能做的只是减轻他的痛苦。

    怀清决定给他施针,施针之前,这个屋得挪一挪,蜀地本就气候湿冷,冯子京这个屋却又不朝阳,窝在这个小屋里,好人也会得病,更何况他本就病重。

    这院子是当时自己买下的,冯子京住的这间根本不是正房,而是背阴的偏房,想到此,站起来道:“把冯大人挪会正屋里去。”

    管家早气不忿儿了,凭什么夫人一来就把正房占了,先头老爷没病的时候,还容老爷在正屋里头住,这一病了,就叫人抬到这背阴的偏房来了,还成天在外头指桑骂槐的,可老爷素来是这么个性子,自己这些下人也不能说什么,只得瞧着老爷被那恶婆娘欺负,一点儿招都没有,如今有皇后娘娘在,那恶婆娘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二话不说就把冯子京挪回了正屋,到正屋这么一看,余隽这么个好脾气的都忍不住道:“这样的恶婆娘实在该死。”

    怀清道:“这是个虚荣又不知感恩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早晚有她的报应,不必理会她就是。”余隽暗暗点头,这世上糊涂虚荣不知感恩的女人何其多,聪明的女人又怎会干出这样的事。

    给冯子京施针的是余隽,本来怀清想亲自来,可余隽死活不同意,冯子京也一个劲儿说不敢,怀清只能让余隽来,如今的冯子京也不过拖日子,针灸的疗效只能减轻他的痛苦,却不能治病,所以谁施针区别不大。

    怀清一日来两次冯府,给冯子京看病,次次那婆娘都带着儿子跪在门廊前,这人实在太可恶,哪怕是悍妇泼妇,也不会对自己的丈夫如此,即便这会儿跪在这儿,也是为了她自己,这种人不值得同情。

    而冯子京的儿子,看上去也被他娘宠坏了,即便跪在地上,仍能看出颇为勉强,想想也就明白了饿,有这么个娘难道还能教出规矩出息的孩子来吗。

    怀清瞧都没瞧两人,迈步进了屋,从昨儿起就停了针,因冯子京浑身肿胀的更加厉害,整个人肿的像一个圆滚滚的皮球,身上的皮肤都撑的锃亮,穴道难认,便能认,这时候也无用了。

    今儿早上怀清来过一趟了,却刚过晌午,冯府的管家就跑了去,说冯子京不成了,怀清这才匆匆赶了过来,怀清进来的时候,冯子京的意识已经有些迷糊,却仍睁着两只眼,嘴里开开合合,仿佛有话要说。

    怀清从药箱里拿出针灸,在冯子京的人中上缓缓入针,不大会儿功夫,冯子京的意识开始清晰,却仍不能说话,只侧过头,脸朝外,两只眼直勾勾盯着对面的书案。

    怀清会意,站起来走过去,翻了翻,瞧见旁边的奏折,拿在手里看向冯子京,见冯子京闭上了眼,怀清知道,他想交给自己的就是这个奏折。

    怀清打开奏折,显见是冯子京最后这几天写的,字迹已经凌乱不堪,好在并没有多少字,他只是举荐了一个人,上面写着是淮扬道周齐。怀清愣了愣,这个人是谁?自己可是从没听过,有心再问清楚,却听余隽道:“冯大人过世了。”

    余隽话音一落,外头那婆娘抓着儿子就闯了进来,到了跟前哭天抢地的号了起来:“老爷啊,你怎么就去了,你这一走,丢下我们娘俩孤儿寡母的可怎么过啊,你咽气走了,留下个清廉的名声,就不想想我们娘俩怎么活啊,你给朝廷做了多少事,这死了也没人念你半点好儿,我们娘俩可怎么办……”一边号,一边儿硬往外挤眼泪,可就这么硬挤都没挤出几滴来,那模样儿虚伪至极。

    怀清面色一沉:“冯大人刚去,闲在人等在次吵闹像什么话,赶出去。”

    那婆娘一听就不干了,壮着胆子道:“我是老爷的正妻,冯府的夫人,这是老爷的独子,我们娘俩怎会是闲杂人等。”

    怀清哼了一声:“既如此,冯大人的独子留下,至于你,冯大人早已休妻,你跟冯府再无干系。”说着看向管家:“还愣着作什么?”

    管家一听,忙上前道:“夫人请吧,别叫奴才为难。”

    那婆娘如何肯出去,索性往地上一坐,撒起泼来:“我不走,凭什么?我是冯子京八抬大轿抬进冯家门的,这辈子都是冯家人,冯子京当了这么个窝囊官,一点儿好处没落上,这会儿死了,还要把我赶出去,是想省了抚恤的银子不成,纵然是皇后娘娘也得讲理……”

    怀清给她气笑了,微微低头道:“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我倒是不知,你这是争名分呢,还是争冯大人身后的抚恤银子?”

    那婆娘一愣:“这有什么分别,我本来就是冯子京的原配妻子,名分是我的,抚恤银子自然也该给我,不然,我们孤儿寡母的怎么过活啊……”说着,还要号丧,却听怀清喝道:“再号,信不信我叫人把你扔出去。”

    怀清这句话说得极冷,那婆娘再泼,也知道眼前这位不是自己能得罪起的,一句话说不准自己这条老命就没了,急忙住了声,有些惧怕的看着怀清。

    怀清见她怕了,方开口道:“虽说你早就被冯大人休了,可看在冯大人的份儿上,我倒是可以奏请皇上封你个节烈夫人,就在这益州给你起一座节烈牌坊,如何?”

    那婆娘一听节烈牌坊,几乎立刻就道:“不……”意识到自己拒绝不合情理,忙又道:“妇人实受不起节烈夫人,妇人只为今后的生计,皇上若念及老爷对大燕之功,多赏下几个抚恤银子就是了,我们娘俩往后也不至于衣食无着。”

    怀清却道:“节烈夫人可是有俸禄拿的,这个封赏岂不比多少抚恤银子都强,而且,让益州的百姓都知道你这个节烈夫人的事迹,也有利于宣扬妇德,岂不是一举两得,就这么着了。”站起来道:“搭设灵棚,给冯大人致丧。”说完再不理会那婆娘,抬腿走了。

    出来之后,余隽才道:“怎么还要封那婆娘节烈夫人,这种恶妇实在该严惩才是,这么着,可不便宜她了吗?”

    怀清道:“虽说冯大人早已休妻,却容她在府里,以夫人的名份待了这许多年,可见冯大人心里还是念着夫妻之情的。”

    余隽道:“冯大人是糊涂了,若没这妇人,说不准他的病也不会如此重,这哪儿是夫妻,简直就是冤家仇敌。”

    怀清:“有句话叫不是冤家不成夫妻,这句话用在冯大人身上倒颇贴切。”

    余隽:“可我听说,这婆娘外头养着小白脸呢。”

    怀清目光闪了闪:“所以,我才说要上奏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