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章 长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她周围都是对着出征将士欢呼的人群,盛思颜的声音也不大,除了周怀轩,没有人听得到。

    周怀轩的脚步顿了顿,他回头,对她挥挥手,做了个口型,然后指了指她后面的方向。

    盛思颜一扭头,正好看见大丫在车里来不及缩回去的脑袋。

    周怀轩的口型就是:是她推你!

    盛思颜很是无语。这也要你提醒?当她是傻子?她会不知道是谁做的?

    车里一共三个孩子,不是最小的,就是最大的两个。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知道这些人对她有敌意,而且能够动手。

    盛思颜不怵动嘴皮子的人,但是她挺怕力气大的人。

    原因无他,因小时候眼盲,被王氏保护过度,她自个儿一直没什么力气。后来眼睛好了之后,还是那样,练也练不成女汉子,她就认命了。

    其实刚才推她的那个人大概是不知道她这个特点,所以用力过猛,差一点闯了大祸。

    盛思颜不动声色地转过头,对周怀轩同样挥挥手。

    周怀轩见她不以为然,皱了皱眉头,没有再理会,径直上马,跟着周大将军出城了。

    盛思颜倚在车前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脑子里只在回想刚才那电光火石的那一刻,周怀轩是如何一眨眼的功夫,就来到她的车前,伸臂接住她的?

    这也太快了吧!

    完全超越人体运动的极限了。

    虽然这里有些人也有“功夫”这种东西,一出手可以分分钟弄死普通人。

    但是像周怀轩那样形同鬼魅的身形,还是几乎没有见过的。

    盛思颜着意问跟车的随从之一,“刚才你看见那周大公子是如何过来的?”

    那随从眨了眨眼,摸着后脑勺,疑惑地道:“他不是一直站您旁边?见您摔下来,就接住您了啊?”说着,请盛思颜上车,说大军出城。他们就可以回家了。

    盛思颜心头疑云更盛。她明明记得一秒钟之前,周怀轩是在远处的战马上,怎么会站在她身边?这随从的眼神有问题吧?

    盛思颜又问车夫。

    车夫笑着道:“好像是在附近,看您摔下来了。就托了一把手吧?”

    说了跟没说一样。

    但是这些人众口一词,就是周怀轩是在她附近,不是在远处的战马上。

    那他是什么时候站到她附近的?

    盛思颜满心都是疑虑,愣愣地爬上车,连“凶手”就忘了。

    大丫见她上来,咬了咬下唇,好奇地问她:“刚才那人是谁?长得真好看。就是眼睛太厉害了,他看着你的那眼神,简直恨不得把你给吃了。——你得罪他了?”

    大丫一说话,就提醒了盛思颜。

    盛思颜对大丫的问话避而不谈。反问道:“刚才是你把我推下去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大丫愣了一下,想要否认,可是她弟弟二郎已经抢着道:“我大姐是不小心!不是有意的!”

    大丫只好给她赔礼:“大姐,刚才是我不好。我也想看看外头,就推了你一下。想让你腾个地儿出来,结果不小心把你推出去了。”说完又急着道:“我不是有意的!我就轻轻推了一下!我在家跟大郎、二郎,都是这样玩闹的!不信你问他们!”

    大郎和二郎也跟着点头道:“是呢,是呢,我姐就喜欢跟我们玩闹。也经常推着玩,刚才是不小心。大姐你也没事,就不要跟爹爹说了。好吗?”

    居然都知道如果盛思颜去告状,他们的姐姐就不会有好果子吃了……

    盛思颜有些羡慕他们三姐弟的姐弟情深,但是她刚才差一点破了相,如果这样轻易就被这大丫糊弄过去,以后可是后患无穷。

    盛思颜笑着道:“你的手劲儿可真大。知道你的,说是你错手。不知道你的。还以为你跟我有生死大仇呢。那样不要命地把我往外头推,栽到车下面,重则小命都没了,轻则毁容受伤。——这个错儿,实在犯得太离谱了。”

    大丫听得心头犯嘀咕。她手劲儿确实大。从小如此,比她同胞弟弟都大,简直不像个女人。她娘也经常叮嘱她,不要使出全力,还说女孩子力气太大,男人不喜欢。大丫就小心翼翼地控制自己的力度。

    今天她也就是想看盛思颜出个丑而已,并没有想过要让她死,也没有想过要让她毁容受伤。

    “……我说了我给你赔罪了,你怎么还不依不饶啊!”大丫有些心虚地道,她是小孩子心性,更怕让爹知道了,责罚她。

    盛七爷对几个孩子的规矩很看重,但是涂氏很溺爱他们,总是趁盛七爷不在的时候拆他的台。

    盛七爷因此对他们更加严格。一旦犯错,惩罚的时候是毫不容情的。

    对于他们来说,盛七爷是严父,涂氏是慈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