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 恢复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周承宗接过那块牌子,低头看了一看,心里一跳。——这是神农盛家的神农令!

    立刻将那牌子紧紧攥住。转身的时候,手一滑,那牌子已经被他收起来了。

    “神将大人,还追不追啊?”一个亲卫赶上来问道。

    周承宗摇摇头,“你知道他们去哪儿了吗?”

    那亲卫摇头,看了看已经被烧成灰烬的第一个黑衣人,知道这条线索,算是断了。

    刚才第二个黑衣人带着周怀轩跑得太快,而且因周承宗他们这边火把照得透亮,远一些的地方反而显得更黑。

    黑衣人带着周怀轩融入到前方的夜色里,就一点踪影都看不见了。

    王氏紧紧抱着盛思颜,低头仔细查看她有没有受伤,小声问她:“……那贼子有没有打你?”

    盛思颜笑着将头摇得像拨浪鼓,“没有没有。怀轩哥哥很照顾我。”说完又问:“怀轩哥哥呢?”

    其实刚才那黑衣人的说话声,盛思颜已经听见了,只是想确认一下。——眼睛看不见,终究还是不方便啊……

    王氏飞快地睃了周承宗一眼,在心里暗暗叹息了一声,对盛思颜道:“周大公子,被那黑衣人抓走了。——咱们回去吧。这里跟我们无关。”

    盛思颜对周怀轩的遭遇极是同情,闻言便转过头,睁着灰白色的眸子,对着刚才周承宗说话的方向道:“神将大人,怀轩哥哥是你儿子,你不能不管他啊。你这么厉害,快去救他吧!”

    周承宗面沉如水,没搭理她,甚至看也不看盛思颜和王氏,自己袍袖一拂,大步往山下走去。

    他的亲卫们互相对视一眼,也都微微地摇头,跟着周承宗下山去了。

    大队的火把如同长蛇一样往山下行去。

    王氏见状,忙抱着盛思颜跟在队伍后面下山。

    到了山下,已经是凌晨时分,天边露出些微的鱼肚白。

    王氏和盛思颜住在京城外的王家村,不用再进城了,便径直带着盛思颜回自己家。

    周承宗带着亲卫回到神将府,就看见他的原配嫡妻冯氏满脸泪痕地迎上来,带着希翼问道:“轩儿呢?”

    周承宗淡淡地道:“轩儿被……带走了。”只说了一句,再无二话。

    冯氏如遭晴天霹雳,在当地立了一会儿,脸色由白转红,全身颤抖起来。

    “被带走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们都说,那贼子在神农府前现了身,你明明追到了他,却为何又不及时追上去?!”冯氏看着周承宗云淡风轻的面容,心头更恨,本来不想那档子事,却又忍不住提了出来。

    周承宗看了她一眼,吩咐下人,“扶夫人回内院去。这是外院,不是女人该来的地方。你们怎么做下人的?一点眼力价儿都没有。”说着,便走到自己里屋。

    冯氏看着周承宗高大魁梧的背影,心里苦不堪言,但是不敢再说话,一下子瘫坐在外屋椅子上,捂着胸口喃喃地道:“被带走了?带到哪里去了?”说着就哭了起来,哽咽着道:“我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你就忍心他被别人带走?那些人知不知道他有病?会不会照顾他?让他吃饱穿暖?——你这么厉害,怎会抓不到那些贼子?”

    周承宗在里屋听见,无端端想起先前在山上,那个盲人小姑娘说得话,跟他自己的妻子如出一辙,不由心头更加烦闷。但是好在他多年在外征战,天生又镇定沉着,不至于被两句话都刺激得发作起来,只是置之不理,一个人坐在书桌前面,将那块黑衣人给他的神农令翻来覆去地查看。

    他们周家跟神农盛家关系极好。

    这块令牌,他看了很久,也看不出伪造的痕迹,那就是说,这块令牌是真的?

    但是,那黑衣人手里怎会有盛家的令牌呢?

    盛家被称为“神农”,当然是因为医术超群。当年夏家先祖起事,当然需要有懂医的人在身边辅助,不然战场上刀箭无眼,说不定哪一天就见阎王了。盛家的先祖当初就是夏家先祖的救命恩人,可以说,如果没有盛家,夏家先祖早就死在战场上,无法带领义军取得最后的胜利。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