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团圆宴上的难堪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再说雍和会所内的佟庭烽看着他离去,缓缓站了起来,唤来侍应生送烟来,他想吸烟。

    他啪的点了一根,靠在那里,深深吸了一口,又沉沉吐出来。紊乱的情绪就在这一吸一吐间又被捋平。可只要一想到父亲曾在外头另外有个家,有女人,有儿子,就特别的替母亲不值——他的母亲,是一个标准的大家闺秀,她雍容,她有涵养,她该得到男人全心的呵护,但,那个名叫佟耀桦的男人并没有善待她——给了她一个致命的羞辱。

    曾经,母亲以为父亲是爱她的。她以为他得到了难能可贵的爱情,所以,思想保守而痴情的母亲,在父亲出车祸离世之后,没有再另嫁。守着那一段她以为很完美的感情,不想,六年前,在父亲死后的第十四年,一个女人向她送来了一份DNA报告,揭穿了这样一个谎言,令母亲陷入了伤心欲绝的深渊。

    他想到昨天宴会上,母亲歇斯底里的怒,她失常的常掴韩婧,最最主要的原因是:

    三十年前,那个名叫常欢的女人抢走了她丈夫的欢心,三十年后,常欢的儿子又和她的儿媳有染,并且还想抢她的儿媳了去。

    她无法接受这样的羞辱。

    她憎恨常欢母子,也因此深深厌恶上了韩婧。

    他深深吸了一口烟,这门婚事,他结的并不情愿,可他有必须娶的原因——而落在崔赞眼里,他成了禽shòu:霸占弟妹。

    *

    每个月的十六,是佟家惯例每月一次吃团圆饭的一日子,这个规矩由来已久。每一次家宴都设佟宅的临湖的聚德轩。

    晚上六点,佟庭烽和六叔七叔回到了祖宅,佣人把车开走后,三个人一路说着话往聚德轩而去。

    待转过花园转廊,佟庭烽看到聚德轩门口,穿着一件简单毛衣裙,披有一个高挑的女子迟疑了几下,似想进,又想退——是韩婧。

    这时,里头传来了四姑姑佟霞的讥讽:

    “韩婧,你倒是还有脸出八园呀!有种给庭烽戴绿帽子,怎么就还好意思回来佟家,继续混吃骗喝?今天可是我们佟家人聚餐的日子,谁借你的胆子,过来坏我们胃口的?”

    佟庭烽停了下来。

    六叔七叔也听到。六叔忽然之间露出看好戏的模样:“你四姑姑又在欺负你媳妇了?怎么样?现在你还打不打算护她?”

    以前,在家人面前,这个大侄子还是挺护韩婧的,他四姑姑又是一个得理不饶人的主,经过宴会和照片风波过,韩婧算是在佟家彻底没了地位,他四姑姑哪会放好话?

    佟庭烽没有表态,只是静静的站着,四姑姑犀利的话语再度传送了过来,带着某种冷笑:

    “我们家谨之还真是出息了,在外威风八方,说一不二,回到家,怎么连一个女人都搞不定?那些照片要真传出去,佟家就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万世的股票更会受到冲击。韩婧,你倒是很能害人。这才消停了几年,一回来,就把我们佟家整的这是鸡犬不宁。你的本事,还真是够厉害的呀!”

    *

    聚德轩门口,宁敏孤零零的站着,是进的也不是,出也不是,一个眼戴金丝眼镜的干练女子,一瞅见她,就不留情面的扔下一番讥辞,这人一开口,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起来——这些人,脸上流露的皆是不太友善的神情。

    她就知道今天的团圆宴,她不该出席,现在是敏感时期,跑来这种地方,根本就是自找罪受。可是爷爷特意交待了,她必须到!

    ***

    喜欢的朋友,别忘记收藏哦!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