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火上浇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二十

    “韩婧,你是不是非得把谨之的脸都给丢光殆尽,你才甘心是不是?你有什么资格来提离婚?”

    来自崔赞的这句夹带着鼓励的兴灾乐祸,重重刺激到了何菊华。

    何菊华这辈子最最引以为傲的地方,就是生了佟庭烽这样一个出色的儿子,而最最令她憋屈的事是:如此出类拔萃的儿子,却娶了这么一个女人。姿质平庸也就罢了,居然还爱着别人。

    如果早知道这个情况,当时,她无论如何都要阻止的。可当她清楚事情始末时,这女人已经怀上了。为此,她的儿子不得不娶奉子娶她。娶了也就娶了,至少这个女人替他儿子带来了在集团中的地位。可她还不安份,还三番二次的想杀死她的孙子。

    一个星期前,她还想私奔,才将她梆回来后,现在,她又做出这档子丑事,居然还轻描淡写的说:离婚,致令她的儿子要受人嘲笑。

    她无法允许自己的儿子受这等嘲笑,愤怒的再度扬起了手掌——她不是一个失态的女人,但今天,这个女人做了令她无法容忍的事。她必须好好的教训她。

    宁敏哪还容许这个女人出手,手脚灵活的身边上一绕,何菊华没打到,重心失衡,往前栽去,佟蕾和伊子媚惊呼着连忙把人扶住。

    “妈……小心……呀,流血了……”

    “伯母……疼不疼……佟大哥,韩婧害伯母撞破头了……”

    伊子湄惊呼着告起状来。

    撞到墙角的何菊华,额头陡一片青紫,有血渗出来,显得有点久狈。

    哼,这叫自做自受。

    宁敏没半点后悔,淡淡瞟了一眼,转头时,看到外室玄关处,崔赞倚着墙壁,一脸看好戏的模样,佟庭烽手上牵着一个五岁左右的漂亮孩子,那张清冷俊逸的脸孔,仍是一脸的平静无波,只用那冰冷的有点刺眼的目光,淡淡瞅了她一眼,低声有力的命令了一声:“阿祟,把小麒带到另一间休息室去。阿力,把不速之客给我请出去!”

    小麒?

    等等,那孩子,是佟庭烽和韩婧的儿子么?

    宁敏的注意力立刻落到了孩子身上,可是没能看清楚那脸:他侧站着,大半张脸,被佟庭烽的手挡住了——

    “是!”

    他身后的两个助手应了一下,一个把孩子带了出去,一个向崔赞逼了过去。

    “崔先生,请!”

    “不用请,我会自己走。”

    崔赞没有识趣的离开,而是收起笑冲宁敏走了过来,一脸认真而关心再度扔下一句话:

    “婧婧,您瞧清楚了,你留在这个佟家,根本没有人会关心你,他们一个个都不会真心疼你护你。你要是跟他们回去,还不知道要受多少罪,我会很心疼的……记得之前的约定吗?你的离婚诉讼,我会替你操办……一切包在我身上。怎么样,要不要我带你离开?”

    这人,果然很能见缝插针,火上烧油。

    宁敏记得在上洗手间时,曾听到有人在议论说:有记者朋友想溜进来,据说是得到可靠消息,今天晚上会有惊天新闻将轰动巴城。现在看来,想必是这位有暗中联系媒体。

    真要在这种情况下,强行离开,她可以肯定,明天她和佟庭烽闹离婚这件事肯定得上头条。

    待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