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后母的羞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十一

    “出了一点麻烦。不过,现在,那麻烦已经解决。婧婧,离婚这件事,你还需要去研究吗?佟家那种牢狱一样的生活,你还想过到什么时候?难道,你想一辈子时间全浪费在佟家吗?瞧,现在我回来了,我们从头开始不好吗?”

    崔赞一步一步追了过来,桃花眼流露着追忆的神思,看上去挺深情款款,乍一看,还真有点**的味道。

    宁敏瞟了一眼,要是来的真是韩婧,一定会激动万分的愿意重修旧好。这从韩婧最后几篇写下的日记可以看出来:当她知道他已经回了琼城,她就恨不得长了翅膀飞去。

    蠢,那丫头恁好骗的。

    “离婚是吧!你回来了,婚当然得离,但是,这件事,得慢慢来。不能操之过急。对了,我妈呢?”

    宁敏敷衍着,把话题转到了别处,开始在这个装璜精致的包厢内张望。

    崔赞很不满意她的态度,皱了一下眉,撇了撇嘴,才说:

    “在里面!”

    这时,内房房开了,韩婧的母亲赵萍芳一身贵太太打扮的从里头探出个头,看到宁敏,顿时重重松了一口气,笑逐颜开迎了上来,那擦的火红的嘴,也跟着动了起来:

    “婧婧,你总算来了。怎么样?我女婿来了没有?”

    自从攀上佟家这门亲,赵萍芳只见过了女婿一回,这件事,说出来真是丢死人。更丢人的女儿都是佟家的人了,还生了娃,却至今没办酒席,以至于她向外宣称佟庭烽是她女婿,都以为她在发神经。

    对于这样一个女婿,她自然是满意的,可她很不满意这个婿从不把她这个丈母娘放心上。这只能怪自家女儿不争气。

    所以呀,她总盼着能见一见,提提意见。

    赵萍芳撑长着脖子往外张望,没见后面跟着自己俊女婿,却和崔赞那凉凉邪邪的眼神对了一个正着,忙缩了回来。

    “没来!”

    宁敏回答的干脆。

    “什么?没来?”赵萍芳顿时直起了喉咙,噔噔噔跑上来往女儿面前一站:“那你有没有把钱带来!”

    “没钱!”

    “什么?你什么都没带,你死来做什么?韩婧,我说你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嫁给佟庭烽这么多年,儿子都生了,到头来半分好处都没捞着?世上有你这么蠢的人吗?别人家的闺女嫁入豪门,都有生子费的,你怎么就白白给人家睡,生孩子?”

    这女人,还真是翻脸不认人,显然以前是欺负惯韩婧了。

    宁敏斜眼瞅了一目,也不生气,而是反唇讥损了一句:“您还说的真对,我怎么就这么没出息?白给人家睡,白给人家生孩子。您倒是出息了,居然被人扣在这里,眼巴巴等着我这个没出息的蠢材拿钱来救……哎,两相比较,到底谁更没出息,这个概念,你分清楚了没有?”

    “你……你这是怎么说话的。我是你妈……我养了你那么多年……用你一点钱,你就敢给我摆架子……”

    赵萍芳气的双眼冒火花,心下惊怪:这是怎么回事,几年不见,死丫头这张嘴巴怎么变的这么刻薄恶毒?

    待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