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章 惊世之举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冰冷的木屋,昏黄的灯火,肮脏的地上斜躺着一男一女。

    女人衣衫褴褛,浑身上下刀伤无数,半阖双眼,佝偻着,微微抽搐。她胸口处的伤尤其严重,前襟上的血渍尚未干涸,又被新涌出的血液浸透。而那男人被踢到一边,乍一看毫无血迹,并不如那女人严重,但是身上沾满泥灰。他一条腿不自然地向外折起,呈一个诡异的姿势,显然是伤了筋骨。

    裘老四对此很满意,恶狠狠地唾了一口,“呸,老子改变主意了,鹤顶红给你们真是浪费了,老子要你们生不如死,都给我等着!”一脚踩在苏幕遮腿上,苏幕遮一声闷哼,霎时,汗珠就顺着他额头滚了下来。

    “嘶!”裘老四因动作牵动了伤口,骂道,“格老子的,要不是今日人手不足,老子非好好收拾你们!臭娘们儿你等着,等老子包扎了伤口就来好好伺候你!”说完,捂着肩上的伤口就往外走。

    裘老四走到门外似乎又想起什么,他看了眼门口拴着的大狗,将短剑往远处一扔,冷笑道,“别想着逃,这恶狗可不是一般地狗,乃是凶悍出了名的藩狗。这小姑娘现在这样子,别说跑,就是动一下,估计都会要小命!”

    话落,哈哈一笑,连门也不关就匆匆离去。

    于是,冷寂月光照射下的门外,只剩一头高大结实的獒犬。它两只眼睛下吊着,朝屋里流着哈喇子,喉咙里嗬嗬有声。

    “阿四?”苏幕遮勉强爬起来,才挪到阿四身边,腿一软,又倒了下来。“阿四你如何了?”

    阿四嘤咛一声,睁开眼睛虚弱道,“还没死。”

    “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的确是我莽撞了,不该毫无安排就跳进这陷阱的。”苏幕遮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倒出两粒丹药,看也不看就塞进了阿四嘴里,又利落地撕下里衣,简单地为她包扎胸口的伤口。

    阿四缓过一口气,努力抬起头看着门口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快想想办法怎么逃出去。裘老四真够自信的,一个看守的人都没有,我们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他有这个自信也不奇怪,这藩狗的确非同寻常。别说我们两个半死不活受了重伤,就算完好也没有把握能空手制住它,更何况深夜寂静,动静稍大他们便能发现我们的异动,要逃出去,太难了!”

    阿四咬咬牙,不死心道,“那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等裘老四包扎了伤口回来,我们两个都活不了。与其坐着等死,不如拼一拼!”

    苏幕遮面色沉重,“我有个办法,”他看着阿四的眼睛,“但也只能试一试,看运气了!裘老四暂时不会过来,听他的口气附近应该也没有其他多余人手。这里只有门这个出口,也只有一条藩狗看着,我们想办法把藩狗引进来,然后用链子将它绕在门栓上,弄死它!”

    话毕,两人不约而同地看了下门口那头神气的藩狗,犯难了。

    问题来了,用什么引,怎么弄死它?阿四连动都动不了,苏幕遮别说受了重伤,就算没受伤,也未必斗得过这条训练有素的藩狗。更要命的是,短剑被裘老四扔到了门外,他们俩连武器都没有。

    这藩狗又称獒犬,民间有“一獒犬抵九狼”之说,最是勇猛善斗,孤傲凶狠。

    门口这头一看就是精心豢养,它眼睛炯炯有神,在夜色中闪着凶恶的亮光。头颅宽大,头顶部呈拱形,有一条轻微的沟槽。此时,两人一狗,六只眼睛的眼神交汇。两人只是微微往前挪动了一下,那三角状的肥大耳朵便突地向前竖起,警觉地朝着他们龇牙咧嘴。

    “我有法子!”阿四吃力地从头上拔下一根簪子。簪子是黄金所制,一端煅烧成了梅花状,一端却非常尖锐。她也不废话,手起簪落,毫不犹豫地扎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你这个笨蛋干什么?”苏幕遮急忙伸手拦住,但是他动作太慢,青色的衣袖上血色更浓。

    阿四力气不足,就这么一下就累得喘气,“我看那栓狗的链子不长,狗就算进来,最多也就只能进到门内两尺。獒犬喜食生肉,我剁块肉下来放在两尺左右的位子,引它进来吃。它只要一进来,链子就会绷直,这个时候我们趁它进食分神,一起将它制住!”

    苏幕遮闻言气极,“那我们如何制住它?你别忘了,裘老四,或者他的同伙可能就在附近,我们必须一击必中。而且这獒犬虽然年龄不大,但要凭我们现在的样子,根本没办法将它挂到门栓上。你这样伤自己,不但不能与我共同进退,反而会拖后腿,这样我们一个也别想逃出去!”

    “那你有什么办法?”

    苏幕遮脸上阴晴不定,最后似乎是豁出去了,咬牙道,“我想到一个办法,但是......你先闭上眼睛。”

    阿四怀疑地看着苏幕遮,“有什么办法,说来听听,我配合你做就是了。为什么要闭上眼睛?”

    “这可是你说的。”苏幕遮几乎咬牙切齿地慢慢站起来,然后,伸手解开腰带,撩开长衫,并开始往下褪裤子......

    “你干什么?!”阿四大惊,连忙捂住眼睛,又羞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