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 chapter7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离开酒店前,甄暖去看纪法拉。

    她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婚礼上死了人,记者争相报道申泽天的风流史,申家正危机公关,纪法拉不知多乐呵,一个人在自助餐厅享用美餐。

    甄暖见她没事,准备回去工作。

    纪法拉忙拉住:“暖暖姐,这么晚,吃了饭再走。”说着端盘子给她夹菜,全是她喜欢的。甄暖笑:“你还记得。”

    “我们喜欢的都一样呀。”纪法拉眨眨眼。

    甄暖出国前,纪法拉还是小学生,脾气乖张,不喜生人。时隔多年,她没怎么变,有几个大哥哥宠着,不用长大。

    纪法拉似乎对甄暖的工作很好奇,问东问西的,问到女痕检员。

    甄暖:“你说关小瑜?”

    “鱼?名字里居然有动物,切。”

    “她哪儿惹你了?”甄暖迷茫地捧着汤碗喝一大口,身体里暖和了点。

    纪法拉也喝汤,勺子敲得乒乓响,绕一大圈忍不了,干脆直言:“他干嘛护着那个鱼,新欢?公安局怎么那么多女人?同一单位上下关系不准恋爱。”

    “关小瑜是犯罪技术实验室的,编制外。”甄暖说完,抬起眼皮,“他?你说言……”人际交往困难症让她说不出全名,挣扎了半刻,“……队长……”

    “那个混蛋!”纪法拉气得歪了嘴巴,红了脸,“以前受那么重的伤。还背着我在原始森林里走那么远的路呢,没想到现在翻脸就不认。”

    “你们认识?”

    “化成灰都认得。”

    甄暖稍懵:“看你苦大仇深的样子。”

    “不是苦大仇深,是纠结。”纪法拉皱眉,“你不知道,他以前救过我的命,可他居然不记得我。”

    “或许是你认错人了?”

    “就是他。”纪法拉很确定。

    “他在什么情况下救了你?”

    这一下,纪法拉也些迷茫,她10年前生过一场重病,据说是高烧,很多事都不记得了。

    可她记得一些支离破碎的画面,她在人间地狱里,一个大哥哥救了她。大哥哥受了很重的伤,却背着她抱着她跋山涉水,给她水喝,喂她果子吃。

    “我……不记得了。只记得有很多火,很多人在哭。真的有这回事儿,我以后一定会想起来的。”纪法拉说,“不过,我只知道别人叫他‘小火’,诶,暖暖姐,他叫什么名字呀?”

    “……言……焓。”

    “言焓?”纪法拉皱眉,觉得这名字很熟悉,“火字旁的焓?”

    “是啊。”

    “言焓,言焓,”纪法拉默默念叨着名字,猛地想起来,“以前,誉城有一个他的新闻,很有名的。”

    “什么?”

    “听说他女朋友被人剁碎喂狗了。很多人猜测是寻仇。”

    甄暖一口汤呛住,抽了纸巾不住地咳嗽。

    “你被吓到啦?”纪法拉给她拍背,“估计是惹了什么仇人,结果女朋友被人杀了吧。”

    “有人恨他,所以杀了他女朋友?”

    “嗯,一开始是失踪,他一直找,可几年后有人在河边遛狗,狗把一根骨头和一团碎肉刨出来了。报纸上说法医们研究了几个星期,就是他女朋友。

    肯定是寻仇,不然谁会把好好的人剁碎?”

    甄暖毛骨悚然,想到言焓淡淡微笑的样子,忽然觉得很难受。

    “好惨。”她呐呐地说。

    纪法拉失神片刻,语气也缓和了,不像刚才牙尖嘴利。

    她鼓着嘴,不开心地拿筷子戳盘里的饭粒,想生气,可说出来的话很忧伤:“我也只是在电视里看到,当时觉得那个叫夏时的姐姐人挺好的。”

    “夏时?”

    “夏天的夏,时间的时。”纪法拉怅然想了想,轻轻道,“她名字真好听。是誉城医科大的学生,在市医院实习。”

    “嗯,真好听,听着就是好姑娘。”

    “也不知为什么,我对新闻里的夏时印象很深,她看见有人晕倒在路边,去帮忙救助,结果被掳上车。这件事当时很轰动,老师天天在学校里拿她做例子,告诉我们要防范坏人。”

    “凶手找到了吗?”

    纪法拉摇头。

    甄暖诧异,这么多年成了悬案?

    还想问什么,一个明朗温沉的男声传来:“你们两个,要不要我带你们出去吃饭?”

    纪法拉开心地扭头:“哥!”

    华盛集团第二大股东纪琛,16岁的时候父亲骤然离世,华盛落入申家手中。好在他足够本事,且有沈弋相助,这些年倒站得稳稳的。

    他走过来,揉揉妹妹纪法拉的脑袋,在甄暖面前坐下:“这里的菜不好吃,我带你们出去?”

    甄暖摆摆手:“不用啦,都吃饱了,而且过会儿还有工作。”

    “才上班就这么忙?”纪琛笑,“看来是能者多劳。”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