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吴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今晚,住我这。”

    季仲卿的语调没有一丝起伏,只是动作果决地拉着游弋往自家院子的方向走。游弋偷偷地瞅着大师兄的面部那自然地僵硬线条,半晌也没看出对方是乐意亦或者不乐意。

    但凭着书中对于对方那直白到狂傲的性子来说——游弋觉得季仲卿大概也从不曾知晓勉强自己为何物,只是不甚在意而已。

    但游弋心中还有点儿虚。认识第一天就蹭进别人的屋里过夜是不是太没脸没皮了?——而且这听起来好生奇怪——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这么做,季仲卿对他的好感度会不会反而下降了?

    但下一秒他就变的理直气壮起来:他这是为了世界和平,成大事者畏风险何!大师兄这样耿直正义的人一定会理解他的!

    于是游弋眉宇间还未来得及聚拢的郁气顿时散了,连季仲卿也未察觉出不对。季大剑修此刻戴着张冰脸,心里却不似表情般无波澜。他想着:师傅不管事,二师弟又唠叨不可靠,教导的事情只能亲自来……殿里统一的食堂不可靠,统一的法阵予小师弟的好处也不过二三……罢了,都由自己负责好了。

    反正当年师傅收了二师弟,自己也是这么过来的。

    由于曾经“家”中琐事繁多,柴米油盐之类的也没个□□的人,于是家族里最有威慑力的小辈季仲卿就不幸成了那个□□的人。而后来了这下三天,拜师不过第二年,吴笑就收了个二师弟,当时这位殿主大人显然没想的那么多,于是就全凭季仲卿辛辛苦苦一手把这个师弟拉扯大——这么多年来,大概也就亲近他的几人发现了他长年累月养成的婆妈性子吧?

    心中这么想着,季仲卿的脚步却无半分停顿,甚至行走时时间长短间距大小都相仿无二——一旁的游弋也发现了这些,对于作者笔下的那“严谨刻板”也有所感受。

    这分明是强迫症啊!

    季仲卿的院子不大,甚至看起来比游弋的那方院子还要简陋的多。土地光秃秃的也不见得养了什么仙草妖兽。游弋看了几眼就觉得无趣,只是乖乖巧巧地跟着身前那人进了里屋。

    里屋里倒是比外边儿热闹些,添了蒲团和床铺。而后就是一列木架整整齐齐地填着功法书籍。连点装饰也没有,倒是因为游弋的到来,让房内多了一颗孤零零地躺在地上的夜明珠。游弋又有些愁,这要和大师兄过日子的人一定很苦,每日就是打坐修炼拔剑惩恶行善……也难怪了作者最终也没给这尊大神按个什么妹子,否则不是祸害人嘛?

    要是我我可忍不住!

    季仲卿倒是不知游弋的心中所想,他看了一眼积了厚厚一层灰的床铺,挥了挥袖子将其拂净了。而后,被褥?大师兄看了看一脸无辜的游弋,心想凡人真是麻烦。

    他从乾坤袋中翻出一件折得整整齐齐地白色衣袍,在心中对比了一下游弋的小身板,最终点了点头。他把衣袍交给游弋,而后指了指床:“那里,不要打搅我修炼。”

    游弋还看着怀中那布料不凡的衣物发呆,闻言连忙点点头。

    季仲卿严肃地又吩咐了一句:“不要怕,我就在这里。”

    游弋被对方难得的体贴吓到了,复又点了点头。

    此时大概是子时,院子外的桃林一片静谧。游弋借着夜明珠的那点微光看着季仲卿一脸淡漠地拂掉衣上根本不存在的尘埃,剑也不曾卸下,只是稳稳地坐在了蒲团上。他甚至连静心都无需,只闭了闭眼,下一秒身上就散发出一股飘渺的气势来。这是入定了,游弋心里想着,三下两下褪了鞋袜,对着自己掐了一个祛尘诀,翻身上了床。

    床身大概是由桃木制成的,还散发出几分令游弋安心的木香。他摊开那叠白色的衣袍,整整齐齐地盖在了身上。

    那衣袍干净的很,半分味道也未曾有。游弋迷迷糊糊地蹭了几下盖在面上的衣襟,呼吸渐渐平稳下来。

    睡相什么的他倒是不在意——反正他那本体导致他还未化成人形时动一动都困难,于是安稳的睡姿就一并被继承到了现在。

    嗅着桃花香,游弋慢慢地睡了过去。

    *

    第二日卯时,天色未亮,季仲卿就从修炼中清醒过来。他平日里的作息一般都没什么变化,今日也不会例外。

    他看了眼还睡着的游弋——少年直挺挺地倒着,两手很规矩地交叠摆在肚子的地方。那样子看上去倒像是在躺棺材。

    季仲卿移开目光,出了屋子。

    半个时辰未到,游弋也醒了过来。昨夜被一群群的灵力包围着,令他睡得很是安稳,至今还半只脚滞留在梦境里。他掀开盖在身上的衣袍,摇摇晃晃地下了床。

    院子里传来的几声厉啸也未曾将少年唤醒。游弋轻轻地推开门,一个哈欠还没打完,就感觉一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