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章 反围剿(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门快炮就好了,这大炮一响山上土匪肯定狼奔豸突,可惜了剿匪用那玩意儿纯粹浪费,总兵大人一准不同意,再说这兖州镇上下拢共也没几门。

    在被打退一次进攻后,清军又组织了一次突击,此次很顺利的攻上山头,将土匪们撵得满山乱跑,曹旭川见状大喜,手一挥便领着剩余人马跟随上前—由不得响马们不退,他们的副统领王子柱在指挥战斗时被打中身后石块又反弹回来的流弹击中,此刻已是昏迷不醒。

    临时接替指挥职位的王子义命人将其火速后送,又抵抗一阵便下令撤退,跑时倒也没忘记在地上扔点破烂东西装着是慌不择路。只是后撤时有王子柱手下死活不愿后退,誓要给他报仇,直到王子义搬出寨主才肯罢休。

    带着屁股后面的尾巴,众人一路猛跑,身后清军则紧追不舍,一路大呼小叫,恨不得爹娘多生两条腿好留下对方换赏银。曹旭川停在路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旁边自有马牟上前殷勤的拿扇子扇着,也亏他在春天剿匪还带上扇子。对方这是忒能跑了,他们不是属兔子的,是属孙猴子的,歪七八钮的破山路能让这堆人跑起来跟飞似地,真是难为自个还能追上。恩?曹大人感觉有点不对劲,对方莫不是故意吊着自个?

    “都停下,先别追了,快,让他们.”“轰”曹旭川的话尚未说完,就听一声巨响,只见队伍中间一处碎石堆猛的爆炸开来,碎石在炸药冲击波作用下向着四面八方炸去,形状不一大小各异的石块对着周围站立的清军就招呼过去,而随着这一声响,又接连腾起十几股烟柱,甚至有处悬崖都被炸塌半边,底下清军更是连个声响都未发出便被埋上,看着一幕幕人间地狱般地景象,再也没人敢乱跑,全都紧紧趴地上,有那吓傻的呆愣愣站那被紧随而来的子弹一个个射倒。

    “退回来,快,草。”曹旭川倒也有点悍勇之气,见自个马牟趴地上弓着身子将屁股撅起,一脚踹过去喊道:“别你娘趴着了,快去传令让弟兄们退回来,晚了老子毙了你。”那人望着眼跟前的左轮,不得已爬起来蹲伏着身子朝前面跑去,自是联络带队营管带去。

    “神机炮快开火,磨蹭个啥呢。”曹旭川望着落在后面老远的重机枪,也不管他们听到听不到破口大骂:“饭桶,快点。”说罢打起手势让对方赶紧过来,不想那几组神机炮似乎没听见他的喊声,就地架起来砰砰开打,曹大人不禁气急,这离山上响枪地方还十万八千里呢,打屁啊。

    这一耽误的功夫,前面已经有人掉头向回跑,这会儿再没了炸弹炸开的声响,此时不跑更待何时,虽说有子弹打在身边,但总好过趴地上被人当靶子打。曹旭川望着跑回的兵丁,心里不禁暗暗祈祷刚才被炸死的不多,但仔细看去却又大失所望—只是稀稀拉拉回来不多,说起来王子安的炸药不多,禁不住人蔫坏把炸药塞碎石堆里,乱石比冲击波作用可大的多,这会儿不少人躺地上挺尸呢。

    当山上想起神机炮怒吼声后,曹旭川再没了刚才拼命的那股子劲,在卫兵保护下闷头便往回跑,心里却在暗暗叫苦,这是土匪么,咋连这玩意儿也有,今儿要能侥幸活的一命回去定要参上沂州府官员几本,提供的啥情报,这不要亲命么。

    他这一跑不要紧,周围尚在朝山上射击的士兵再也没了支撑动力,一起呼啦啦撒丫子开跑,那几尊神机炮射手见人群向自个跑来,也顾不得开枪,拉上驮马就向后逃去,倒也没忘了把枪带上,只是滚烫的枪管随便靠在驮马身上让马脾气大涨,将马夫连拽几个跟头。

    ..

    当对方人马大乱争先恐后逃跑的那一刻起,王子安清楚知道这仗差不多完结,下面追击的事情便不用亲自上阵,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王子柱还昏迷着呢,作为自己的左膀右臂,他可不能死,虽说条件简陋,但也得赶紧做手术取出子弹,否则挨不到山寨就得嗝屁着凉。吩咐李顺子带队追击并着重强调定要拿下那几尊神机炮后,他便带着几个医护兵往山后临时救护所跑去,这是王子安刚定的规矩,以后但有大仗必须建立伤兵救护所,至少得把伤口堵上。

    王子柱伤在左肺处,取弹时很是费了番功夫,但他命不该绝,子弹取出后呼吸渐渐平稳,至于能不能挺过这几天便要看他个人造化,用上从府城偷运来的消炎药,王子安便命人将其与几个救治完的重伤员一起后送山寨,自个则继续手术,刚才仗打得顺利不代表没有伤亡,但凡上千人一起开打肯定会有死伤,当然,不包括朝天扫射的黑非洲哥们,其实就算他们有时也会被不知哪来的流弹给弄死弄伤。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