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章 反围剿(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王子安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起身四处查看,虽说劳累一整天身心俱疲,但不打垮对方总让他睡不踏实。昨晚刚到时有人提议趁夜袭营被他否决,王子柱折腾一天对方要还没这觉悟那就真是猪了,明哨暗哨肯定布得到处都是,虽说此时清军旧军与猪的差别不是很大,但也不能因此而冒险,要知道他们休息很足,体力远好过己方。

    “清军营地有没有异动?没接到右路军垮了的消息吧。”王子安找到身子蜷成一团正睡觉的王子柱,使劲把他摇醒。

    “哦,没有。”王子柱有点迷楞,揉了揉双眼想想道:“应该没有,他们来路上有咱的人守着,没看到有人送信,再说对方营地没大动作或者喧闹啊。”

    “那就好,不过今天得赶早,中午之前他们一准能得到消息。”王子安将烟袋锅子挑出来点上:“把人都叫起来准备准备,晚了让人跑掉咱的罪就白受了。”王子柱得了令便去叫人,依着计划今天还得由他带队佯攻诈退好引清军进入埋伏圈,不过此次戏要做足,得恰到好处才成。

    待收拾妥当吃完早饭,天色已然大亮,望着个个没睡醒却又强打精神的众人,王子安心道这兵素质还是不行,以后要针对此情况加强训练,不求达到后世正规军战力,总要有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求胜气质。“好了,行动吧。”王子安看着一脸疲惫的柱子:“打完仗,我给你们放个假,到时好好休息休息。”

    “恩,俺明白,您就擎好吧。”王子柱使劲拧了把脸,对着下方众人喊道:“走了。”言罢就要起身,却听王子安鬼使神差的来了句“小心点”,回头笑笑:“放心,狗子枪子咬不到俺。”

    ..

    清军营地此时也一片忙碌,昨日仗打得憋屈,那群土匪跑起来跟兔子似地,除了太阳落山时对攻一下,其余时刻都在放冷枪钻山沟,真真气煞人也,不过由此可见对方也不敢跟自个玩真格的。昨夜风有点大,在帐篷里还吹得难受,希望今儿可以咬住对方,其实昨天下午那场最好,眼见缠住敌人,可惜天黑得太快,大伙也没那心情打夜战。人刚起床都会有起床气,兵痞老爷们更甚,再加上昨天气不顺,一时间叫骂呵斥声响成一片,与王家寨人马安静肃杀的气氛形成鲜明对比。

    “大人,您的早饭。”有马牟递上热腾腾的米粥和白面馒头给此次左路清军指挥协参领曹旭川,曹大人也不闲地方简陋,大喇喇接过便吃,吃半晌想起一事问道:“弟兄们的吃食都准备好了?”

    “好了,菜粥窝头配咸菜。”清军没有官兵平等一说,大家伙把头别裤腰带为的啥,还不为了混个人前显能,要跟那帮泥腿子一个待遇谁还当官。

    “告诉弟兄们,吃饱喝足了都把力气都给爷使出来,别像昨天似地跟个娘们一样,才跑多少路就叫苦成那样,早点剿完匪好回去交差,打好了回去路上老子开恩让他们乐呵乐呵。

    “遮。”马牟打个千转身出去交代了。

    曹大人嘴上如此说,可心里还是有点没底,昨日那群土匪打几枪就跑,追又追不上,不追吧自个就是出来剿匪的,看对方人数主力差不多应该都在这,虽说他们老窝早就被打探的一清二楚,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把那抄掉也是大功一件,但总比不得剿灭对方来得实在,仔细想想,若今天真是追不上就拿他们寨子开刀,回头灭个村庄弄点死人交差,反正这沂州府周边偏远地方就没不通匪的。

    曹旭川吃了两个馒头便吃不下,出门看了眼尚在吃饭的手下兵丁,不禁骂道:“都他娘一堆饭桶。”—他看到有人手里拿着两个窝头,嘴里还叼了一个。

    在曹大人将混个半饱的兵丁撵得鸡飞狗跳的当口,王子柱已经带人在山腰处构建起工事来,得到哨兵报告的清军顿时更加忙碌,昨日下午只来得及放出一个弹链的神机炮也被推了出来,就等给这群土匪点颜色看看。

    战斗在九点左右打响,不愧总兵大人直属营头,左路清军要好过右路那堆混杂货不少,至少几挺神机炮砰砰作响声一直未停歇。看着匪兵被己方火力压制,曹旭川佩刀往前方一指:“冲,杀一人赏银贰两,杀匪首王子安者官升一级,银百两。”

    “杀啊”“杀”随着赏格的开出,一个营头的清军士兵甩开膀子便往上冲,有那悍勇之辈更是光了膀子嗷嗷直叫,看着士气大增的部下,曹旭川不由志得意满的点点头,士气可用,要是再有几门快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