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章 反围剿(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杀”李二一个突刺结果了对面清军性命,来不及抹掉溅到脸上的鲜血,拔出刺刀顺势向下一个对手撩去,那人也是悍勇,枪身猛地架住刺刀抬腿便踹,将用力过猛的李二一个大马趴弄地上,枪托抡直就要砸过去,不想旁边一把刺刀已捅进他的胸膛,却是李二棚里的弟兄,此人将刺刀搅动几下后抽出,看棚目爬起来赶紧与另一弟兄靠上去,这是王子安在训练中着重强调的三人刺刀配合,看着弟兄们杀得欢起,几人也赶忙找下个倒霉鬼去了。

    战斗进行的还算顺利,战场已经出项一面倒的局势,在奋勇突进的步队匪兵与马队马刀的淫威下,清军被杀的是哭爹喊娘,这群老爷兵哪见识过这种打法,这还没放几枪就开始肉搏,忒不讲究,咋说也得等子弹打个差不多啊,再说,都是一个地面的人物,哪来这大的生死仇恨。

    战斗最激烈的地方是马队之间的对决,当然,激烈也仅是相对,清军马队一百七八十号人,统领也是右路军指挥,遇伏之后此人还算镇定,将分散的骑兵拢了拢,集合了五六十匹马,见事不可为便想突围,奈何周围全是人,与响马们对冲一次死伤十几号后自己人先不干了,拨马开溜的,跪地投降的,躺地上挺尸的不一而足,等附近跪下投降的越来越多,感叹了下大势已去,便跳下马双手抱头跪地,周围人一看,得,统领都降了,那咱也别装死了,赶紧跪上吧。

    投降的人越来越多,到最后几成燎原之势,刷拉拉一个接一个,李二刚杀得兴起,有点不分青红皂白还想给人一刀,身旁兄弟眼尖赶紧拉住:“别打了,都降了,大架子喊得你没听见?”

    “啊?”李二闻言茫然望向四周,果不然王子安在那扯个大嗓门吼着“跪地投降免死,反抗者格杀勿论”,舔舔嘴巴上的血,李二咧开嘴道:“俺还没杀够呢。”旁边一清军听到,翻了翻白眼把头埋得更深,深怕这人一个不爽给自个一刀。

    王子安望着跪成一地的清军,不禁大感自豪,这仗打得,那叫一个舒坦,除了刚开始有点反抗,后期基本是在撵兔子。而且不光自己人死伤不多,对方除了堆愣头青死伤也不大,给自己后续计划添分不少,不过现在不能得意,后面还有一场呢,想了想喊道:“来人。“

    “在。”王子栓没了平时嬉皮笑脸的摸样,上前一个立正。

    “赶紧吩咐打扫战场,着王长贵收拢俘虏,有敢闹事的拉出来毙了。”

    “是。”王子栓想了想又道:“一个队是不是少点?”

    “不少,把枪收了能闹啥。再告诉那堆俘虏,有一个反抗的十个人给他陪葬。”

    王子栓得了令赶紧去通知众人,李顺子与几个队官却都联袂而来,见了王子安一个个都拱手作揖“统领果然厉害”“这短时间,清军还不如那堆土匪”“大架子神功盖世,前途无量”,开始几句还凑合,到后面已是让王子安哭笑不得,“别在这拍马屁了,都回去统计下各队的伤亡情况,还有场仗等着咱们呢。”

    看着一哄而散的众人,他也带着几个护卫跑去看那机枪。此时周围尸体已被搬走,只是枪身上还有斑斑血迹,不少人都围着看西洋镜,见统领前来赶紧让开。王子安上去拨弄几下,没弄出个所以然,这枪有两个轮子,枪身由大块黄色铁砣支撑,见实在不知道怎么弄,叫过旁边一人:“去,看俘虏里有人会用这玩意儿么?”那人赶忙出去排查,不大会儿功夫便拉来一俘虏复命:“就剩他了,是个装弹手,其余的都被二虎子给毙了。”

    “奥。”王子安望向那人:“你叫啥名字?给介绍下这东西?”

    “回大王话,小的叫张连成,这枪营里都叫它赛电枪。”张连成哆哆嗦嗦回道。

    “它的射程几许?射速几何?战斗中如何冷却?”

    张连成走上前,啪啪几下打开盖子道:“往里面灌水就成,小的只会装弹开枪,其他没听人说过。”

    王子安打量他几眼:“半小时内教会我几个弟兄怎么用,教会了有赏,教不会你自个看着办。”说完招呼几个人过来跟着学习,那张连成闻听此话,忙不迭的应声说是。

    此时战场上到处是忙碌的身影,俘虏们一个接一个的绑到一块儿被集中看押,枪支弹药等都随着清军的辎重大车就近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