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49:至理名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范瑾被关在木质的囚车里,一身白色带着“囚”字的狱服,披头散发低垂着头,白色的衣服上被打的满身血道,囚首垢面,手和足都被铁链锁住,虽然看不到脸,但这模样已经够惨的了,让有些胆小的百姓都不敢看,而胆大的则拿着鸡蛋,泥巴,青菜之类的东西朝女刺客身上扔,口中还责骂女刺客找死,竟敢刺杀他们心目中的大英雄。

    马车沿着街道一直朝前驶去,街道上围的人越来越多,而在这些人群中,却有几个眼神冷冽,充满杀气的人混在其中,他们身上藏着兵器,看着慢慢从眼前驶过的囚车,朝彼此使了个眼色,戴上蒙巾,纵身一跃,抽出身上藏着的兵器,朝囚车飞去。

    众人见状,纷纷惊恐的尖叫,四下逃散,街道瞬间混乱不堪。

    几名蒙面人的目标很明确,直奔囚车。

    而羁押犯人的士兵见状,立刻和蒙面人交手,乒乒乓乓的兵器声在囚车前响起。

    而在街道不远处的一个赏景亭内,亭子里对坐的两名女子把这一幕尽收眼底。

    长孙悠黛眉微挑,嘴角勾起坏坏的笑。

    而坐在她对面的是范瑾,其实囚车里拉着的只是一个死囚犯,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范瑾。

    范瑾则被长孙悠带来这里,从这个角度望下去,能把整条街道尽收眼底,这就是长孙悠向慕容权说的主意,假装让范瑾游街,让她看看太子的反应。

    “你说太子不会派人来救我,而现在太子派人来了,你输了。”范瑾眸中难掩喜悦,看向长孙悠,眸中滑过胜利的喜悦。刚才的紧张,担心现在统统化作了感动。

    长孙悠却悠闲的品了口手中的茶,淡淡道:“是嘛!可是我看到的却不是这些,我怎么觉得那些死士是来杀你的呢!”

    “你胡说。”范瑾气愤的吼道。

    长孙悠却不生气,继续看向下面的打斗。

    而就在此时,一位死士纵身一跃,朝囚车飞去,挥起手中的长刀,砍掉了囚车里囚犯的头,血淋淋的脑袋滚到地上。

    蒙面人见范瑾已死,立刻喊道:“走。”纵身一跃,离开了。

    站在亭子边上观看这一幕的范瑾,震惊的朝后退了几步,小脸苍白,眸中写满失望和绝望。前一秒的喜悦在下一秒被击碎,粉身碎骨。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我那么全心全意的付出,换来的竟是他的杀人灭口。他可以不派人来救我,为什么还要派人来杀我?为什么,为什么?”范瑾一时间不能接受这个现实,伤心欲绝的大喊。

    长孙悠走上前拍了拍她的肩安慰:“因为你知道的太多了,所以他不能留你,你对他全心全意,他却对你不信任,为这样的男人伤心不值,清醒点吧!”

    范瑾拼命的摇头:“我不甘心,我不甘心,为了他我付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