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6:年轻右相(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长孙悠低着头,安静的跟在公公的身后朝御花园走去,不去好奇周围的一切事物,在皇宫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稍有不慎就会惹来麻烦,好奇害死猫,在皇宫这个地方,这句话再适合不过。

    御花园内姹紫嫣红,百花齐放,蝴蝶翩飞,一片热闹祥和的景象。

    接近黄昏的时辰,天上绚丽的夕阳为美景洒下一层金黄色的光晕,让这片花的海洋增添了一份神秘。

    御花园内,美女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说话聊天,远远的便能听到嬉笑声。

    长孙悠迈着小脚步走过去,其实她不想过去的,可是领路的公公却把她朝这边带。

    这些名门千金夫人们看到长孙悠走了过来,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有的指指点点评头论足,让长孙悠很不喜,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当长孙悠走近时,众人眸中的嫌弃和厌恶瞬间被惊讶所取代,传闻中样貌平平的长孙悠,此时居然美的让人羡慕。

    特别是她头上和胸口处的两朵牡丹花,更是吸引了众人的注意,纷纷流出羡慕的眼神。

    “那朵牡丹画在额上好美,活灵活现的,和衣服上的花好协调。”

    “胸口上的也好美,让整个人都大放异彩。”

    而这这群莺莺燕燕中,三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长孙悠的视线里,这三张面孔,是本尊记忆里印象最深的人。

    “今天我们终于见识到什么叫水性杨花的女人了。”一道尖细的,充满讥讽的声音传来。

    长孙悠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是一位中年妇人,穿着打扮活像个暴发户,满头的金银珠宝,简直能晃瞎眼,脸上的粉像是批腻子似得,真的很担心她一笑那粉块会噼里啪啦的往下掉,这一脸的粉,真不知道丞相大人亲一口下去会不会中毒?健康值得担忧呀。

    此人正是左相府掌权人二姨娘,不过就这样的姿色,左相还当个宝似得宠着,真是老眼昏花了。

    二姨娘的身边站着两位年轻女子,一位生的美艳,媚眼生辉,勾魂摄魄,一身红衣更是妖娆,只是那举手投足间不经意流露出的傲慢让人很不喜,虽然看似温柔,但却给人一种虚伪的感觉。她便是平日里看似对长孙悠很好很关心,实际却把长孙悠当傻子耍,还抢了长孙悠的太子妃之位的相府二小姐,有着京城第一美人之称的长孙凝玉,如今的太子妃。

    另一位年轻的女子长的也有几分倾国倾城之姿,只是一身绿衣,头上再带一个黄花,就让人有些不敢恭维了,简直就像一根黄瓜,想要受人欢迎,不玩花不行啊!这招是不是就叫新鲜看的见呀!那一脸的鄙夷和讥讽,让人恨不得上前去扇她两个大嘴巴,她是左相府的四小姐长孙嫣,平日里可没少欺负长孙悠,几次要治长孙悠于死地。

    母女三人此时出现,定没安好心。

    “之前对太子还一副死心塌地非太子不嫁的样子,这不过是两晚的功夫,就彻底的把太子抛开了,我们左相府还真是家门不幸呀!居然出了你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瞧这妆容画的,一脸的狐媚样子,一看便是不知检点的女人,根本不配嫁给战王。”长孙嫣忿忿不平的讥嘲。

    长孙凝玉叹口气,一脸凝重和不解的看向长孙悠,温声询问:“三妹怎么就喜欢上战王了呢?太子如此出色,难道还不足以让三妹倾心吗?当初赐婚圣旨下来,姐姐可是吓了一跳的。”瞧这话说的,好似这个太子妃之位是皇上硬塞的似得。

    长孙悠最看不惯的就是长孙凝玉这样张虚伪的嘴脸,明明早就和太子勾搭到一起想要除掉她了,现在还在这装好人。

    长孙悠唇角一勾,温暖的笑容好似春风拂面在精致的小脸上慢慢绽放,让人看不出一丝敌意,缓缓抬头看向长孙凝玉,幽幽开口:“二姐此言差矣!不是太子不让三妹倾心,而是三妹没有二姐姐的好本事,三妹从小就呆傻,不像二姐姐那般厉害,能让妹妹的未婚夫成为自己的男人,所以太子会移情二姐,二姐会成为太子妃,三妹要恭喜二姐。”

    “你——”长孙悠的话一出,只见长孙凝玉再也伪装不下去了,脸色白了又青,青了又紫,紫了又黑,比调色盘里的眼色还丰富,眸中盛满愤怒和阴狠。

    长孙悠却一副无辜的表情担心的询问:“二姐姐,你没事吧!脸色怎么这么不好看,是不是妹妹说中了二姐姐的心思,二姐无需不好意思,你已与太子完婚,妹妹也已是战王妃,所以无需自责,这就是缘分。”拆穿就要拆穿的彻底,看你以后还装不装。

    长孙凝玉被长孙悠说的无言以对,只能强忍着这口怒气,这表情,让人看了真痛快。

    而身边看好戏的千金夫人们眸中纷纷露出鄙夷和瞧不起的眼神。

    在场的都是些名门正室,千金门也都是嫡女,庶女和侍妾根本就没有资格来参见这样的宴会,而长孙凝玉因为是太子妃,才有资格来。左相府因为没有正室,所以二姨娘才有机会来参加,长孙嫣也是借了长孙凝玉太子妃的光,才能进宫来,无非就是想在宴会上被一些王爷皇子的看上,嫁入富贵之家。

    长孙悠没有说这番话之前,大家也没有去在意她们的身份,而长孙悠的这番话,让她们意识到了她们的身份,纷纷议论起来。

    “庶女就是庶女,永远改不了下贱的本性,居然勾引嫡妹的夫君,真是不知廉耻。”

    “听说左相府二姨娘掌权,嫡女平日里可是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