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2:失了清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痛,撕心裂肺的痛,好像五脏六腑都搅在了一起,痛的人无法呼吸。热,好热,一种让人发狂的燥热中,混杂着另一种难以控制的冲动,一点一点的吞噬着她,本能的,她想要扯掉自己身上的衣服。

    怎么回事?白罗刹在心中质疑。明明是胸口中枪,为什么全身又热又痛,好像有千万只虫子在她的身体里游走,啃噬。

    身上那可怕的感觉,正不断的摧残着她,几乎要将她淹没,但是,她却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

    艰难的睁开犀利如剑的双眸,映入眼帘的是完全陌生的环境,古色古香的房间,高床软枕,红罗帐暖,红木雕花大床,精致的梳妆台,一扇织锦屏风,上面绣着大朵的牡丹图案。

    再往前是被挡了一半的雕花红木圆拱门,门上垂了红的丝帘,房内贴着很多的大红喜字,还有默默燃烧着的红烛,处处透着喜庆,这分明就是古代电视中的结婚场景呀!

    这是哪里?白罗刹疑惑不解,前一秒还和恐怖分子枪战,下一秒怎么就身处在这陌生的环境中了,那一枪应该会毙命吧!手不自觉的摸向胸口处,有伤疤,说明伤已经痊愈。怎么回事?

    白罗刹想坐起身察看周围的环境,燥热和痛却再次翻江倒海般的袭来,全身的每一寸肌肤都像是被燃烧了,撕裂了般。

    根据多年特工生涯积累的经验,她可以判断出,身体的痛不是枪伤所致,而是中了剧毒和媚药,两种药混合在一起,才会产生又燥热又疼痛的感觉,可是谁会有本事给她下毒?

    白罗刹在心中做着猜测,而身体里一浪高过一浪的燥热和疼痛折磨着她,让她无法思考。在她以为自己会被这两种毒药折磨死时,突然一阵风从窗外吹来,吹灭了房内的蜡烛,让本就昏暗的房间瞬间变得漆黑。

    白罗刹努力的克制着自己,在床上翻滚,豆大的冷汗从额上滑下,身上的衣服也早已被汗水湿透,燥热和疼痛越来越剧烈,已经要超出她所能忍受的范围。

    而在这变态的折磨和黑暗中,白罗刹仍不失一个特工的敏锐直觉,直觉告诉她,有一道冷冽的寒光射向她,而这寒光来自人的眸子。

    “谁?”白罗刹用力的摁向自己的肚子,希望能缓解些折磨,双眸染上狠厉射向床前的人。

    虽然看不到面前人的样子,但是特工在黑夜中的眼力也要比一般人好上很多,所以她能看到面前有一个人,而且是个高大挺拔的男人。

    男人有几秒钟的怔愣,显然是床上人儿的反应让他没有料到,随即长臂一伸,一把钳住了白罗刹的脖子,手上的力道加重,白罗刹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杀气,来人想要杀了她。

    可是现在的她却无力反抗,她早已被折磨的精疲力尽,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在加上脖子上的力道,让她本就不畅的呼吸变得更艰难。

    在她以为会很快毙命时,男人突然松开了她的脖子,高大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