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小心战王战王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赵阳儿冷冷一笑道:“当初承认睿儿是你儿子的人是你,如今你否定了,我也没什么可说的。

    睿儿是不是你儿子,我不知道,因为我已经不记得五年前的事情了,但是睿儿的生辰是六月份,绝不是他们说的九月份,这点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想你也肯定派人打听过吧!”

    “是啊皇上,睿皇子的生辰皇后娘娘一定不会记错的,这些村名定是受了人指使。”惠妃道。

    德妃立刻接道:“皇上,皇后娘娘的话本就前后矛盾,娘娘说记不得五年前的事情了,也不知道睿皇子是不是您的儿子,那她怎么会对睿皇子的生辰记得这么清楚呢?这很蹊跷,皇后是在利用皇上对娘娘的同情和亏欠,来迷惑皇上呢!”然后回头看了眼村长。

    村长立刻道:“皇上,之前是有人向草民村中打探睿皇子的生辰,但是皇后娘娘却在一年前莫名其妙的警过所有村民,说睿皇子的生辰是六月份,若是村民们不按照娘娘说的去说,就让村民好看,娘娘有位义兄,武功很是了得,村民们害怕他们的压迫,便纷纷说睿皇子的生辰是六月份。”

    “皇后的那位义兄现在何处?”上官傲质问道。

    村长回道:“皇上,娘娘的那位义兄在娘娘离开友情村后便消失了。”

    而在一旁听着这一切的钟国仁作势要站出来,立刻被赵阳儿用眼神制止了。现在分明是德妃想要陷害自己,若是钟国仁站出来,定会被牵连,他假扮太监已是欺君,在牵扯进此事,必死无疑。

    “皇上在问皇后娘娘话,你抢什么?”白玉莹瞪向村长凶道。

    村长吓得立刻垂下头去。

    上官傲瞪向村长道:“她的义兄叫什么名字?”

    赵阳儿心中一惊。

    村长摇摇头道:“草民不知,他的那位义兄不是友情村人,是五年前突然出现的,平日里很凶,没有村民们敢和他接触,所以不知道他叫什么。”

    赵阳儿松了口气,刚来时,自己教训了友情村的村民,害的他们畏惧自己,所以没人敢和我们来往,以至于义兄的名字没人知道。

    这也是德妃迟迟没有找到钟国仁下落的原因,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德妃怎么也不会想到,她处心积虑要找的人,竟在她眼皮子底下。

    赵阳儿冷冷道:“臣妾是被迫来到京城的,所以与义兄失去了联系,义兄的下落,我不知道。”

    “皇上,皇后娘娘这分明就是处心积虑,皇后娘娘知道自己和皇上有约定,便在皇上派人去接她之前,让众村民改口说睿皇子的生辰是六月份,好和皇上分开的时间对得上,如今帮着她威胁村民的义兄又不见了,这分明就是杀人灭口,因为这个义兄知道她太多秘密,所以才会平白无故的消失了。死无对证,皇上便查无可查了。

    皇上,你要明察,万不能被皇后蒙骗了。”德妃继续栽赃道。

    “皇上,臣妾觉得德妃娘娘说的有道理。”心美人和怡嫔立刻跟着附和。

    赵睿儿气愤道:“我母后才不会害我舅舅呢!若是说死无对证,你们说的才是死无对证呢!王秀才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你们怎么能证明我就是他的儿子,仅凭这三人的话吗?”

    “你住口!”上官傲冷冷呵斥赵睿儿,然后瞪向皇后道:“皇后,朕信任你,所以没有去深查睿儿的身世,却没想到你竟然欺骗朕,你太让朕失望了,看来女人真的是不甘寂寞的,你口口声声说爱朕,喜欢朕,会守着对朕的爱过一生,结果才三个月,你便与别的男子好上了,却还用别人的孩子来欺骗朕,你太可恶了。”

    “皇上,不可这么轻易的否定了娘娘和睿皇子。”惠妃着急道。

    “是啊皇上!”白玉莹继续帮赵阳儿。

    德妃立刻挑拨道:“人人皆知莹嫔和惠妃与皇后娘娘交好,你们这么替皇后娘娘狡辩,莫不是你们知道实情。”

    “德妃,你少在这里挑拨离间。”白玉莹气愤道。

    德妃气愤道:“莹嫔,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这么跟本宫说话。”

    “都住嘴!”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太后怒喝一声。

    众人纷纷行礼:“参见太后!”

    “起来吧!”太后表情严厉的来到上官傲面前道:“皇儿,此事非同小可,皇后竟敢如此藐视皇家威严,欺骗皇上,这样的女人,定不能轻饶。”

    上官傲恭敬道:“儿臣知道,此事惹母后不悦,是儿臣的不是。”

    “行了,还是处理皇后和赵睿儿的事情吧!”太后冷冷道。

    赵阳儿苦涩一笑,直视上官傲道:“上官傲,这个皇后之位,是你当初硬塞给我的,睿儿的身份,也是你自己承认的,如今有人出来指正我,所以你相信了,既然如此,就废去我的皇后之位,和睿儿的皇子身份吧!我倒高兴睿儿不是你的儿子,这样我们就不用再被困在这鸟笼一样的地方了。”

    “你以为皇宫是你想来就来,不想呆就能随便离去的地方吗?你犯了欺君罔上之罪,若是属实,你们母子休想活命。”太后脸色陡然一沉,声音冷冽道。

    上官傲无情的下令道:“皇后和睿皇子禁足凤悦宫,待事情查明后,严惩不贷,皇后禁足期间,任何人不得与之来往,违令者视为同谋。”说完便气愤的离去了。

    太后也离开了。

    众嫔妃立刻像避毒蛇猛兽般立刻离开。三个村民被德妃带走。

    惠妃和白玉莹走到赵阳儿身边,一脸的担忧。

    赵阳儿淡然一笑道:“看来是我太轻敌了,小看了德妃。”

    “娘娘不要灰心,是非曲直,真真假假皇上自有定夺,绝不会听信几个村民的片面之词。”惠妃安慰道。

    “是啊姐姐,皇上并没有立刻处置这件事,就说明皇上还是信任姐姐的。”白玉莹道。

    赵阳儿笑了,笑的有几分讽刺,看了眼二人道:“放心吧!我不会被轻易打倒的,德妃想要我的命,没那么容易。”

    看到赵阳儿依旧坚强,惠妃和白玉莹稍稍放心些。

    “惠妃姐姐,玉莹,你们赶快走吧!别让德妃抓到了把柄,皇上下令禁止嫔妃来,在我禁足期间,你们就不要来了,此事你们也就不要过问了,否则德妃会对你们不利的。”赵阳儿提醒道。

    惠妃讽刺一笑道:“她若是想对我们不利,即便我们不过问,也会想办法对付我们的,我们定会想办法帮娘娘的。”

    “姐姐,你放心,德妃娘娘不会得逞的,当初她害我没害成,这次也一样,姐姐一定会逢凶化吉的,我和惠妃娘娘会观察德妃的,若她露出蛛丝马迹,我们会立刻禀报皇上。”白玉莹愤愤道。

    赵阳儿淡淡一笑,没再说什么,有她们这番话,这对姐妹,自己就没白交。

    此事很快便在皇宫内传开了,樊仁得知后,很担心,杨倾城去找了太后,为赵阳儿求情,结果反倒遭太后一顿训斥。

    凤悦宫的宫人都被调走了,除了每天有人送饭外,没人来打扫伺候。

    钟国仁趁着夜色,潜进了凤悦宫。

    赵阳儿和赵睿儿正坐在灯下看书呢!很淡定。

    钟国仁进来后,不解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思看书,你们不想要脑袋了。”

    赵睿儿看来眼钟国仁,淡淡道:“我们的脑袋现在不还在我们头上吗?舅舅就不要担心了。”

    赵阳儿放下手中的书道:“现在你的行踪比我们重要,你就这么进来,不怕被德妃的眼线看到?若是被她抓到你的把柄,定不会放过你的。”

    钟国仁不屑道:“她的那些蠢奴才,怎么会发现我这个武功高强的人呢!阳儿,今天你为什么不让我站出来表明身份。”

    赵阳儿白了他一眼道:“你站出来不但会害了我们,更会害死你自己,假冒太监,混进后宫,心怀不轨,欺君罔上,仅凭这几条,你死八回都够了。”

    “看你们如此轻松,是不是找到什么对付德妃的办法了?说来听听。”钟国仁乐观道。

    赵阳儿叹口气道:“没有,我们现在已经被禁足在这里了,还能想什么对策。”

    “什么?没有对策你们还这么淡定,不行,我不能眼见你们被德妃害死,走,跟我走,我带你们离开皇宫。”钟国仁认真道。

    赵睿儿看向钟国仁道:“舅舅,你现实些吧!这里是皇宫,守卫森严,如今我和老娘是重要的犯人,更是对我们加大了看守,别说是离开皇宫了,就是离开凤悦宫都很难。

    更何况天下之大,莫非王土,就算我们逃出去了,也难能安宁度日,与其如此,还不如省些力气呢!或许还能找到对付德妃的办法。倒是舅舅你要小心些,千万不要被那些村民认出你来。”

    “睿儿说的没错,义兄,你要小心啊!”赵阳儿担心道。

    钟国仁大手一挥道:“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我。”然后好奇的看向赵阳儿,小心翼翼的问道:“阳儿,之前你那么想离开,现在居然不愿走了,只是因为怕不能逃出去吗?还是——你已经喜欢上了皇上?”

    赵阳儿自嘲一笑道:“我承认,在这件事情没有发生之前,我是对上官傲的态度有所改变,我觉得他其实也没有那么讨厌,没有那么冷漠无情,有时候,反而有些可爱,有些孩子气。

    但现在,我很失望,他居然这么不信任我,几个人的一番话,就否定了我,不管睿儿是不是他的儿子,如果他对我有足够的信任,就不会轻易的相信别人的话,如今看来,我在他心中,和后宫那些嫔妃没什么区别,都不曾走进他的心,不曾赢得过他的信任,什么我和她们不一样,都是花言巧语骗人的。”

    “老娘,你不要伤心了,都是睿儿不好,如果不是我那么渴望留在父亲身边,不和冷铭争太子之位,而和老娘逃离皇宫,就不会害的老娘有今天的下场了。”赵睿儿自责道。

    赵阳儿抚摸了下儿子的头道:“傻孩子,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你从小就没有父爱,渴望父爱的心情老娘能理解,老娘也希望你能开心,所以几乎打消了要离开的念头,可如今,是老娘害了你,都怪老娘离开的心不够坚定,才会落得今天的下场。如果我们能拜托这个恶运,老娘一定会带你离开。”

    赵睿儿用力的点点头。

    “阳儿,睿儿,或许事情还有转机,依我看,皇上并没有完全相信德妃,否则凭你们的罪,早就被拉出去问斩了。”钟国仁分析道。

    赵阳儿瞪向他训斥道:“哼!你还站在他的立场替他说话,你到底是谁的义兄和舅舅啊!”

    钟国仁贼嘻嘻一笑道:“我倒想做皇上的义兄或舅舅呢!可惜没这个机会。”

    “你——呵呵,讨厌!”赵阳儿乐了。

    钟国仁长吁一口气道:“看到你笑就好了,放心吧!有义兄在,绝不会让你们掉脑袋的,大不了闯皇宫,劫法场,也会把你们救走的。”

    “现在还没到那一步呢!你先回去,静观事情的发展吧!”赵阳儿乐观道。

    钟国仁点点头:“好,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你们也累了,早些休息吧!歇歇脑子,定能想出好办法的,我会找机会再来看你们的。”说完纵身一跃,消失在了凤悦宫。

    御书房内,上官傲的耳朵也不得安宁,自从皇后的事情发生后,就已经有好几拨的人来到这里为她求情了,先是惠妃和白玉莹,接着是杨倾城来质问,现在是上官魅。

    上官傲和三位正在谈事情呢!上官魅气冲冲的冲了进来,开口便是质问:“皇兄,你真的相信睿儿不是你的儿子吗?”

    三王见状,提醒道:“七弟,不得无礼。”

    上官傲一挥手,阻止了三王,看向上官魅道:“证据确凿,你让朕如何相信睿儿是朕的儿子?”

    “睿儿和你长得那么像,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那些刁民是在撒谎,当初你不是派韩风去打听睿儿的身世了吗?现在居然否定了自己打听来的结果,相信了德妃的话,不觉得太可笑了吗?”上官魅愤愤道,从来都是嬉皮笑脸的他,难得有这么认真,气愤的时候。

    上官傲讽刺一笑道:“人都是一双眼睛,一个嘴巴,一个鼻子,有些相似,很正常,不能因和朕长得有几分相似,就是朕的儿子,朕是派人打听过睿儿的身世,但也只是打听他的生辰,若是皇后有心,足以让人做假证,现在想想,当初朕认睿儿是太草率了,皇室血统何等的重要,朕怎么能把太子之位交给一个身份不清的孩子呢!幸好太子还未立,否则朕真是铸成大错了。”

    “这么说皇兄否定了睿儿?”上官魅觉得不可思议:“德妃是什么样的人,皇兄不是不知道,她为了自己的儿子能做太子,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凭文家的势力,威胁别人做假证,太轻而易举了,友情村本就不大,威胁整个村子的人,简直易如反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